第六十三章 再見柳玉
loading...

屋外陽光普照,看著就覺得一股暖意,屋子裏就更顯得冷清了。


柳玉擁著被子坐在床上,一雙木然的眼睛半天也不眨一下。


門‘砰’的一聲被人從外麵踢開,陽光一下子湧進來,照在了柳玉蒼白的臉上,她下意識的抬手擋住眼睛。


“柳玉,吃飯了!”有丫鬟端著飯菜進來,不甚耐煩的喊道,看到桌上昨日幾乎未動的飯菜,心中火氣更甚了。


她把手中托盤重重一放,不顧灑了一半的湯粥,罵道:“既然你不願意吃,我還難得送呢!也是,像你這樣的,還吃什麽飯,簡直就是浪費糧食。要是是我,早就找根繩子上吊去了!”


柳玉眼神空洞,似沒聽到一般。


“她什麽樣的啊?”


一個聲音突然從屋外響起。


那丫鬟先是嚇了一跳,隨後看到地上往屋子裏走來人的影子,沒好氣的拍著胸脯罵道:“作死啊,知不知道人嚇人是會…”


丫鬟轉過頭來,看清楚來人,怔住了:“少,少夫人…”


林蘇寒走進屋來,一眼就看了個清楚,屋子挺大的,隻是能搬的東西都搬走了,顯得很是空蕩,床上焉焉坐著的柳玉跟她看了個對著。


“柳玉,好久不見!”林蘇寒笑道。


“林小姐!”柳玉的雙眼終於有了神采,不可置信的驚喜。


“你,你終於進府了?”她丟了被子下了床站起來,結結巴巴說道。


“是啊,沒辦法,我不得不住進候府。”林蘇寒無奈的聳聳肩。


“還好你進府了!”柳玉掉下淚來,跪在林蘇寒麵前:“林小姐,你可要救我出去啊!夫人說了,隻有你才能放我出去,我不要再關在這裏了!”


阿竹故意咳了兩聲,說道:“柳玉,現在該叫少夫人了!”


少夫人?


柳玉瞪大了眼睛看著林蘇寒。


林小姐成了候府少夫人?這是什麽時候的事?哦,兩日前府裏鼓樂爆竹聲鬧哄哄的,難到就是世子爺娶林小姐過門?


“林小姐,不,少夫人!你,你和世子爺成婚了?”她問道。


林蘇寒點點頭,“對,奉旨成婚。這不,我一進府就來接你了。”


成婚了,還是奉旨,這真是,難以相信啊!


她那時費盡心機,都未能幫林小姐達成所願,結果她不過被關起來月餘,事情就有了這樣的轉機。


這真是,好得不能再好了!


柳玉的眼睛快速的眨動,臉上的表情也生動起來,一掃先前的絕望頹廢。她再次哭出聲來,一把抱了林蘇寒的大腿:“少夫人!奴婢沒用啊,奴婢沒完成你派的差事,給你丟臉了!候府的轎子抬了我進來服侍世子爺,結果我卻被困在這小小屋子裏,世子爺沒服侍好不說,還天天受這些個小蹄子欺負!我真是,太沒用了!”


林蘇寒和阿竹麵麵相覷,驚愕的張大了小嘴。這怎麽,學了她們的招數啊?


那送飯的丫鬟嚇得噗通跪下了,連連磕頭:“少夫人,我沒有,我沒有欺負柳玉啊。”


正傷心哭泣的柳玉突然轉身就給了她一巴掌,“你叫我什麽?”


那丫鬟被突如其來的一巴掌打傻了,半晌才說道:“柳,柳玉姐姐。”


柳玉反手又是一巴掌:“你叫我什麽?想清楚了再叫!”


那丫鬟的眼淚漱漱的往下掉,又死死咬住唇不讓自己哭出聲來,害怕再次不明不白的挨一巴掌。


不過,這一巴掌倒是把她打醒了,她說道:“是,是柳姨娘!柳姨娘我錯了!柳姨娘請饒恕我吧!”


這三聲柳姨娘叫得柳玉舒服極了,她愉快的哼了聲,不再管那丫鬟,轉頭對林蘇寒道:“少夫人,我受的欺負已經討了一半回來,剩下的一半我也會討回來的。從今往後,我會像從前那樣,好好的服侍少夫人左右,不會再給你丟臉的!”


阿竹很嫌棄的斜了她一眼,這柳玉,還跟從前一樣會打算盤,不,應該說更甚從前。“你是想服侍少夫人呢,還是想服侍世子爺啊?”她不客氣的問道。


哪知柳玉絲毫不為意,道:“柳玉自然是以少夫人為尊,日日給她請安問好、端茶倒水、鋪床疊被,閑暇時再陪陪世子爺解解悶。”


阿竹瞪大了眼睛。


這柳玉,還真的是,敢說啊!


林蘇寒倒是爽快的笑了,“正好,這原也是我來找你的目的。再說,你本來就是程明宇正兒八經的姨娘嘛!不過這事還得跟夫人說一聲,走,我們一起去吧。”


“請少夫人稍等片刻,我還有一半的債沒討呢!”


柳玉目光不善的盯著那丫鬟,那丫鬟條件反射般的捂住了臉。


柳玉翹了嘴角笑,眼裏卻沒有半分笑意:“你放心,我不會再打你了。不過我也說了,剩下的那一半也要討回來。你呢,隻需要把你送來的東西全都給吃了,我就饒了你!”


她圍著桌子繞了一圈,把食物推到那丫鬟麵前。


丫鬟看看柳玉,又看看沒出聲的林蘇寒,把牙一咬,抓起自己拿來的黑饅頭就大口啃了起來。


又幹又硬,好難吃啊,丫鬟苦著一張臉,忙端了沒幾粒米粥喝。


結果粥一入口,她‘噗’一聲全吐了出來,沒想到餿了的米湯這麽難喝,又酸又澀又臭。


柳玉臉上露出怨憤來,一把拉過丫鬟,端了裝粥的碗,就往丫鬟嘴裏灌。


“什麽叫我不肯吃,這是人吃的東西嗎?連豬都不吃的東西拿來給我吃,真當我沒有翻身的一天啊?”


罵著還不解氣,抓了昨夜的剩菜就往丫鬟嘴裏塞。


那丫鬟的嘴很快就塞滿了,嗚嗚的搖頭叫。


阿竹看不下去了,忙要去阻止。“行了,柳玉,你這樣跟她又有什麽區別。”


林蘇寒也暗暗歎氣,知道她是這段日子裏被欺負狠了,突然給了她雪恥的機會,自然血衝腦門,她忙道:“一個丫鬟而已,跟她計較就是失了身份。柳玉,別把正事忘了!”


柳玉這才停下手來,拍了拍手,輕蔑的斜了那丫鬟,跟著林蘇寒出去了。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