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章 亮相
loading...

圍觀的人群再一次沸騰起來。


程明宇淡淡吩咐:“都抓起來吧。”


他身邊的這個捕頭忙下令:“都給我抓起來!”


這個捕頭自己也沒閑著,忙上前拘了袁剛。


龍銀貴、王氏母女,就連袁姐姐也被捕頭反綁了雙手拘了起來。


因為老王氏的話,眾人的目光不免在袁娘子腹部打量。果然,因為袁娘子的消瘦,顯得她肚子確實有些凸出,大冬天裏穿得有些厚,估摸著像是懷孕三四個月的樣子。


可是她的丈夫去從了軍,結果卻病死在了西北,這已經差不多是一年前的事了,那這肚子……


人群倒是因為他們的被抓安靜了下來,官爺們都動手抓人了,這火可別燒到他們身上才好。


可被抓的人當然不願束手就擒,龍銀貴和王氏母女就要大聲喊冤,被捕頭大聲喝止:“別吵了!再吵,無論你們有罪沒罪,都去衙門裏吃幾天牢飯再說!”


三個人隻好閉上嘴巴,倒是袁娘子兩姐弟,既沒掙紮也沒喊冤,捕頭不由看了他們兩眼。


這邊陳老頭可沒管這些,他已經認真開始了他的工作。他看的比許懿還要細致些,甚至捏開了死者的嘴巴。


半晌後,他站起身來,拍了拍手,問許懿:“卑職仔細看過了,確實如大人所言,死者確實不是因為上吊而亡。對於他的真正死因,大人可有什麽看法?”


杵作並不認識程明宇和許懿,又來晚一步並沒有聽到程明宇自報家門,不過程明宇一句話,捕頭就立馬行動了,那麽這兩人顯然不是一般人,叫聲大人總不會錯的。


許懿想了想,道:“死者身體消瘦厲害,膚色發黑,腹部有腫脹,我懷疑他是晚期……哦,就是肝脾不和之症引起的死亡。”


杵作不住點頭,補充道:“而且死者嘴巴裏有出血現象,還有一股很大的酒味,說明死者生前曾大量飲酒。”


口腔粘膜出血?這也符合重度晚期疾病的症狀,比如說後期肝硬化。許懿思考著點頭:“如果病情已經很重了,死者還大量飲酒,確有可能導致死亡。不過,這一切都是我們的猜測,確切結果還得以解剖結果為準。”


袁剛這時撲通一聲跪下,朝著許懿猛磕頭:“大人明查!一定要還猛哥一個公道!猛哥已經病得很重了,為了供養王氏母女,強忍著病痛天天出去做工,多麽強壯的一個人哪,生生給磨成這副模樣。”


“可恨那王氏母女,非但絲毫不體諒他,還總是嫌他賺的少了,更不給他請醫看病。昨日小王氏出門,到晚間還沒回來,猛哥就出去尋,結果就看見小王氏跟龍銀貴這個奸商勾搭上了!猛哥知道後憤怒心傷,本就病重的身子更加嚴重了。一氣之下喝了半宿的酒,等他敲開我家門時,已是奄奄一息了。”


“等他給我講了事情原委,就永遠閉上了眼睛。我初時很傷心,後來越想越憤怒,心想著總得讓這對狗男女對猛哥的死負責才是!我想來想去,就想出了這個辦法,把猛哥弄成自縊的樣子。各位請試想一下,家裏頂天的男人吊死在自家大門上,其中有何緣由!還怕這對狗男女的奸情不大白於天下!隻恨老天眼瞎,居然就被這淫棍給看見了!”


袁剛雙眼怒紅,一番話說的有始有終,神情不似作偽。


但許懿並不是破案專家,一時間並不能分清誰真誰假,他想了想問道:“你說的可是事實?”


“是!”袁剛再次磕頭。


許懿又轉頭問龍銀貴:“你說的可是事實?”


“是!”龍銀貴也答道,非常肯定。


“既然你們都說是事實,那就請去官府住上幾日,待官差仔細查證之後,自會還你們一方清白!”


“是!”袁剛馬上恭敬應道。


那龍銀貴卻遲疑著不敢表態。


許懿就盯了他問:“你可敢去?你放心,有我盯著,絕不會庭一個壞人,也絕不會冤枉一個好人!”


“敢問大人是?”程明宇身邊的捕頭機敏接話了,這要是上頭的大人物,可不得好好巴結一番!


程明宇故意橫了他一眼,大聲說道:“懿王殿下在此,還不跪拜?”


懿王?皇帝的兄弟啊!


眾人激淋淋趕快跪了下去。


“參見懿王殿下!”眾人齊聲說道。


這突變的陣仗倒是嚇了許懿一跳!


除了程明宇單膝下跪行的是軍中之禮,其餘人可都是雙膝跪拜匍匐在地的。


這麽多人齊齊向自己下跪,這感覺真tm的……


他不由自主後退一步,半晌後才穩住神,訕訕笑道:“你們,快起來吧,不必多禮!”


眾人謝恩站起身來,這才後知後覺好像想起什麽事來。


不是說…懿王是自幼癲傻的嗎?


眼前的公子可是言語清晰,還能機智聰慧的判斷出死者的死因,哪裏有半分斜眼歪嘴癲狂癡傻的樣子。


不是說…懿王遭雷劈了嗎?


眼前的公子可是膚白貌美…呃,不,是玉樹臨風身材俊朗,哪裏有半分烏漆抹黑缺胳膊少腿被雷劈的樣子。


這人,真的是懿王殿下嗎?


看到大家疑惑的眼神,程明宇道:“陛下洪福!祈天時不但天降甘霖,解了天下百姓之旱災,更是天降神雷,除了懿王殿下神智之混沌!是以,殿下如今已完全康健!”


原來是這樣啊,眾人忙又跪了下去。


“陛下洪福!殿下萬安!”


這一下許懿鎮靜多了,笑道:“諸位請起吧!”


龍銀貴的額頭上卻滲出密密的汗珠來。


家裏夫人本就管得嚴,想要碰碰別的美人隻能偷偷嚐嚐腥,就連偷歡之餘都不敢忘吩咐趕去丈母娘家接人,沒成想到了新歡門前看到了這驚人一幕。


本來心中暗喜,以為出來作個證就能免了這趟差事,更何況事關相好,於公於私也不能袖手旁觀,結果倒好,反倒把自己的事情給抖出來了。


拌出來也就算了,可為什麽要在他無論如何也惹不起的親王麵前抖出來呢?


天王老子,誰來救救他啊?


在百姓們恭敬崇拜的目光下,許懿笑著再次問他:“想好了嗎?你可敢去?”


“殿下!”龍銀貴哀嚎,一手指向小王氏,“是那個賤人勾引我的!!”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