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九章 撲朔迷離
loading...

“袁剛這小夥子脾氣是衝動了點,但心地好著呢,說他殺人,真不敢讓人相信!”


原來那個小夥子叫袁剛。


“是啊,雖然兩家人平日裏沒什麽來往,也沒見有什麽爭執,況且還是親戚呢。”


三個上了些年紀的大叔在一旁議論著,他們都是住在這一片的鄰居,可以說是看著袁剛長大的,那個男人對他的指證,他們並不是很相信。


隻是還有一老者從始至終並沒有吭一聲。


“哎,老李,你怎麽不說話?平日裏就數你跟袁剛關係最好,這小夥子沒少幫你推倒夜香的車吧?”


“是沒錯。”老李苦澀的笑了笑,“可是,那人說的,我親眼看到了!”


“啊?”兩老者色變。


倒夜香是個惹人厭的活,從來都是大清早人們還在被窩裏時工作,老李確實有可能看到別人沒看到的事。


那邊捕頭已經在問話:“你叫什麽名字,什麽時候看見的,詳細說來。”


作證的男人答道:“官爺,我叫龍銀貴,在南街這邊開了個綢緞鋪子,今兒個天還沒亮就出門準備去進點貨,沒成想走到這裏的時候看見這人推開自家門鬼鬼祟祟的左右張望,我就躲在一旁注意著。”


“看見街上沒人,他先是拿了一根草繩進了這小娘子的門,不一會兒就又回來扛了個人過去!我當時並不知道他到底在做什麽,隻見他不久又折了回來,我覺得不對勁,就躲著沒走。果然天亮後不久他就去推開了小娘子家的門,氣勢洶洶罵了一頓就跑著去報官了。”


“我忙上前去看,就看到死者吊在小娘家大門口,已氣絕多時,我頓時明白到底是怎麽一回事了!所以就幫助小娘子母女倆把死者抬到真凶門前來,希望討回公道!”


龍銀貴連指帶比的一番話,有理有據,有始有終,圍觀的人們看向袁剛的眼神就帶著質疑憤恨了。


小娘子抽抽噎噎己哭得花枝亂顫。


小娘子的母親自然不甘示弱:“官老爺,可不能放過殺人犯,你得為我們作主啊!…”


袁剛的姐姐袁娘子這時也跪了下來:“請官爺明查,請官爺明查,我弟弟不是真凶,不是真凶啊!”


一時間場麵無比嘈雜!


程明宇上前兩步,沉聲道:“官府查案,肅靜!喧嘩者一並抓入縣衙!”


聲音沉著有力,清晰的傳入每個人耳中,圍觀的人群漸漸安靜下來。


有捕頭已精明的上前,施禮問道:“請問大人是……”


“定遠候府,程明宇。”程明宇簡明扼要。


這捕頭眼睛一亮,“啊!是世子爺!失敬失敬!卑職見過世子爺!世子爺請放心,我等一定會認真查辦此案!”


要是他表現出彩,博了世子爺的好印象,在他上官麵前這麽隨便一提,那他…還愁沒機會升遷麽?


這個捕頭這裏心裏正偷偷的笑,那邊一捕頭正大聲喝止:“你是什麽人?別靠近!”


許懿已經徑直上前,在死者麵前蹲了下來。


那捕頭要伸手去拉,程明宇已冷哼道:“放肆!”


那個捕頭抬頭,看到程明宇身邊的那個捕頭一個勁兒對他使眼色,忙恭敬順從的退立一旁。


許懿已仔細的察看死者的情況,他看得很認真詳細,脖頸、眼瞼、嘴巴、指甲……


圍觀的人也靜靜的沒人再說話,視線都落在他的身上。


剛才有捕頭已經看過了,這個人又能看出什麽來呢?


“世子爺,我們的杵作應該馬上就要來了,這種事怎麽能勞動這位大人呢?”那捕頭舔著臉笑道。


程明宇就似沒聽到一般。


那捕頭自然也不會惱怒,剛好這時有一人從人群中擠進來,他很自然的轉了話題:“哎呀陳老頭,你可算來了,現在就等你初步判斷的結果了,你看大人都等不了親自上陣了。你快去看看,如果需要,再弄回去仔細檢查不遲。”


這陳老頭是衙門裏的老人了,因年紀最大,人也風趣不講究,跟大家夥都嘻哈一片,所以大家夥都喜歡陳老頭。不過他能得到大夥的愛戴,也跟他豐富的杵作經驗有關。


一聽有人做了他的活,陳老頭有些著急,這要是什麽都不懂,搞了破壞就不好了。


定睛一看,還好,這人並沒有莽撞,隻是蹲在那裏盯著死者一寸一寸的看。


而許懿這時已經觀察的差不多了,他慢慢的站起身來,說道:“他,至少己經死去三至五個時辰了。”


死了這麽久了?


從龍銀貴這個目擊證人說的來看,上吊的時間怎麽也不會超過兩個時辰的啊。


“他的喉頸部有淤痕,但色淡,並且死者麵部並沒有腫脹發紺,雙手鬆軟並未緊握,也沒有雙眼充血凸出或吐舌的表現,不太符合因縊而亡的特征。”許懿又說道。


這麽說,就不是因為上吊而死咯?


那袁猛是怎麽死的?


這時龍銀貴又道:“我那時候看他扛人出來的時候,死者就沒掙紮反抗,肯定那時候就已經被他害死了!”


他似乎有些著急,大冬天裏手裏也沒放的扇子直直的指向袁剛。


袁剛冷笑:“先不說猛哥是我堂哥,就算是鄰居,往日無冤近日無仇的,我為什麽要殺他?倒是你,龍大老板,王氏,你們昨夜又在什麽地方,做了些什麽?”


此話一出,頓時引起一片驚呼。


該不會是妻子不僅偷人還謀殺親夫吧?


這小王氏母女倆平日裏作風作派是有些輕浮,但並沒有真聽說跟哪個男人暗通渠款,夥同奸夫來殺害自己的丈夫,讓圍觀的街坊鄰居們一時間還是有些不敢置信。


可是這兩人臉上一閃而過的心虛不自在,還是被不少有心人看到了,就連王小娘子嬌滴滴的哭聲,都突然的停頓了下來。


老王氏一下就撒起潑來:“你個殺千刀的,狗嘴裏吐不出象牙!你那寡姐不守婦道我還沒說呢,倒還編排汙蔑起我女兒來了!你問問她看,她肚子裏到底懷了誰的種!”


袁剛爆怒:“你胡說什麽?小心我你撕爛你的嘴!”


正兀自傷心哭泣的袁娘子也抬起頭來,麵色蒼白,一臉驚恐。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