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七章 有風起
loading...

第二天,白氏起得有些晚。


同樣起得晚的,還有林蘇寒。


裹在溫暖的被子裏,林蘇寒不想聽阿竹的呼喚。


阿竹隻好伸手去搖她,“小姐,快起來了,早上都是要去給夫人問安的,遲了可不好!”


“哎呀,‘敬老院’的那位沒那麽快起來的,我昨晚上在那呆了半宿。”林蘇寒眼睛都不睜,拉過被子蒙頭繼續睡。


敬老院?


阿竹不解,但很快就明白過來,她不由暗暗搖頭,小姐嘴裏稀奇古怪的詞可是越來越多了。


“小姐別賴床了,快起來,以前住宅子那邊的時候,你不是早早就起來圍著院子亂跑的嗎?怎麽到了候府就不肯起來了呢?”


林蘇寒知道,她不起身阿竹不會停止念叨,隻好耷拉著眼皮坐起來,擁著被子有氣無力的說道:“阿竹,你也知道這裏是候府啊!隻著裏衣,圍著院子跑的小姐我,難道不會被人像看猴戲一樣圍觀嗎?還有,什麽叫亂跑啊?”


阿竹抿了嘴隻管笑。


嬉笑後收拾妥當,等林蘇寒主仆二人來到秋華院時,院子裏靜悄悄的,並沒有昨日排隊等候請安的場麵。


門口小丫環去通稟,不一會兒掀了簾子出來說道:“夫人說,她現下不得空閑,請安就免了,少夫人請回吧!”


“這樣啊!”林蘇寒不在意的笑,轉身招呼道:“阿竹,我們回吧。”


阿竹低著頭跟在林蘇寒身後,咬著唇,既委屈又擔憂的模樣。


“瞧這生無可戀的小模樣,這是怎麽啦?”林蘇寒笑著去捏阿竹的臉蛋。


阿竹偏頭躲,眼淚都快掉下來了:“現在時辰還算早啊,夫人也不知道就在忙什麽了。怎麽說小姐也是奉了聖諭嫁入候府的,這才剛進門就能這樣草草打發了,那以後的日子……”


阿竹咬唇沒繼續往下說。


“這有什麽,很正常啊,要是她們對我親熱的不得了我才是擔心呢!這樁婚事本來就不合夫人心意,隻是迫於皇權才不得不把我娶進門,夫人能這樣對我,也算是性情中人了。”林蘇寒笑著解釋。


阿竹就老氣橫秋的歎了口氣,“唉!誰讓我們是平民白身呢?”


這邊主仆倆的討論白氏自然不知情,她正在同程明宇程明謹兩兄妹一桌用早膳。


聽了小丫環的通稟,程明謹忙道:“嫂嫂真是有孝心,也不知道用過早膳沒,母親快讓她進來一起用些吧!“


程明宇就敲敲了桌子:“食不言,寢不語!”


程明謹就不滿的撮唇瞪了他。


白氏倒是滿意的笑了笑,轉頭吩咐小丫環,“就說我正忙著,讓她回吧,今兒個請安就免了。”


程明謹無奈,隻好低頭繼續小口小口的喝粥。


而程明宇碗裏的粥,一兩口就見了底,白氏笑著阻止:“慢點喝,小心燙!”


程明宇放下碗,“習慣了!”在外行走,特別是行軍打杖時,哪容得你在那裏細嚼慢咽!


白氏眼中就露出心疼來。


“整整三年了!你隻身在外,刀槍劍雨裏來回,不知道遇到多少危險,受了多少罪!偏生你這孩子又是個報喜不報憂的,我隻好天天念經拜佛,祈求菩薩保佑你平順安泰!”


“兒行千裏母擔憂!”程明謹也擱下碗筷:“就算哥哥出門遊玩,母親一日不看不見哥哥,心裏也是擔著的。”


“母親妹妹盡管放心就是,我這麽大的人了,難道還照顧不好自己不成?”程明宇笑道,又看向白氏:“母親,兒子要陪懿王殿下出去走走,中午不用等我用飯。”


白氏首肯:“你去吧!懿王殿下靈智有損,最近聽說又被天雷劈中,那天還聽你父親說殿下曾責難於他。要是他身邊沒人陪同,指不定闖出什麽禍來,你可要照顧周到了。”


程明謹就輕輕歎了口氣:“懿王殿下本就可憐,還不知怎麽就觸怒了天威,天降然懲罰,現下又被遣返封地,日子恐怕更難過了。”


程明宇看看母親一臉感慨,又看看妹妹悲憫的表情,想到懿王這段時間龍精虎猛調侃他的勁頭,不由愕然笑著搖頭。


程明謹不由疑惑的眨眨眼睛,長睫毛像兩把小扇子似的忽閃忽閃:“哥哥那是什麽表情,謹兒可是說錯了什麽?”


“如有機會,妹妹見一見“可憐”的懿王殿下就明白了。”程明宇目光狡黠。


“行了,這可是陛下交給你的差事,快忙去吧。小時候把謹兒當塊寶似的生怕她受一點委屈,如今倒好,兄妹倆每天不鬥上幾句嘴,還不行了。”


白氏嘴裏說著責備的話,眼睛裏卻滿滿是笑意——所謂天倫之樂,不過如此吧。


“對了母親,”程明宇突然轉變話題,“你給林蘇娘的鋪子什麽的,都在哪些位置?年底了,沒聽那女人說起過對賬收益的事,兒子想要去看看。”


白氏臉上的笑就更滿意了。


※※※


街上人潮湧湧。


年關將至,街上的年味又重了幾分。


鋪子裏夥計們大聲賣力吆喝,要在年底鋪子關門的最後兩天再狠狠的賺上一筆;百姓們則有看到中意的,一邊高高興興買下,一邊默默盤算,家裏還差什麽年貨沒置齊,可別算漏了。


程明宇和許懿同乘一輛馬車,慢慢行駛在熱鬧的大街上。


許懿掀了車簾去看,隻是很快就沒了興趣,焉焉的坐回座位上:


“唉!這有什麽好玩的,人多車多,又擠又吵,我們又不用買年貨,往這些地方湊什麽呢?”


沒wife沒電視,就沒有微信、遊戲、新聞、體育、電影等等一係列娛樂休閑的東西,這讓‘手機病’普遍的現代人,文明一下子倒退一千年,這日子著實不好過啊。


“又擠又吵?”程明宇好整以暇的抱臂看向許懿,“今年不少地方遭遇旱災,百姓們日子不好過,如今慶州城裏還有這般繁華景象,殿下應該感到高興才是!”


許懿擺擺手,不以為意道:“屁股決定腦袋,這是坐在龍椅上的皇兄操心的事。”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