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五章 溫婉的小姑
loading...

一屋子人就魚貫而出。


程明天和四小姐六小姐七小姐一齊走到程明宇林蘇寒麵前,施禮道:“大哥大嫂新婚大喜!”


林蘇寒大大方方笑:“謝謝!”


程明宇則麵無表情的嗯了聲,說道:“嗯,下去吧!”


林蘇寒不由斜了程明宇一眼:沒禮貌!


柳姨娘和黃姨娘也走上前來,施禮道:“恭喜世子爺少夫人新婚大喜!”


不待林蘇寒說謝謝,黃姨娘又道:“楊姐姐本來也要親自跟世子夫人道聲賀的,無奈病中,實在是下不了地,就托我代她道聲祝賀,還望世子夫人不要怪罪!”


程明宇抿緊了唇,沒有半點要說話的意思。


林蘇寒隻好笑道:“不怪不怪,身體才是最重要的嘛!”


柳姨娘淡淡一笑,眼角眉梢都是風情,“沒大婚前,跟少夫人來往比較多的,大概也隻有妾身了。所以我跟黃妹妹你說過,少夫人絕對不會責怪楊姐姐的,你看我說的果然沒錯吧?”


這女人,真是,風韻無限啊!


林蘇寒感歎著,瞪大眼睛看著她說話。


柳姨娘轉頭從翠兒手中拿過一個小匣子,裏麵裝著一件首飾:“隻是少夫人成婚實在太倉促,妾身沒時間精挑細選,這是候爺送的一支鏤空飛鳳金步搖,妾身就作為新婚賀禮,送給少夫人,望少夫人不嫌棄!”


“姨娘太客氣了,都一個府裏住著,不用那麽客套的!而且這步搖可是候爺送給姨娘的,我怎麽能要!”林蘇寒擺手,說道。


“誒,候爺可是叮囑過妾身,不能失了禮數的!少夫人要是嫌棄,才是讓妾身為難呢!”


黃姨娘尷尬笑,埋怨的盯了柳姨娘一眼,從手腕上褪了個翠綠的手鐲下來,也遞給林蘇寒,說道:“是啊,我們的東西都是候爺賞的,見我們懂事知禮,候爺又賞就是。一片小小心意,少夫人莫推辭!”


林蘇寒這才吩咐阿竹:“收下吧!有勞兩位姨娘惦念,蘇娘謝過。”


等到兩位姨娘走了,程明宇才開口說話,不過卻是對程明謹說道:“謹兒,你前段時間不是鬧著要學騎馬嗎?今天大哥有空閑,護著你騎一會兒?”


“大哥,今天可是你新婚第一天,你都不用好好陪陪嫂子嗎?”程明謹說道。


“我不用他陪!”


“她不用我陪!”


程明宇和林蘇寒異口同聲。


“哼!”


“哼!”


兩個人說完發現同時說了同樣的話,不由又同時各自冷哼扭頭表示不屑。


程明謹看著這有趣的一幕,噗嗤笑出聲來:“大哥大嫂還真是夫妻同心啊!”


“沒有的事!”


“沒有的事!”


連續三次跟這個‘渣男’異口同聲,林蘇寒有些抓狂,她有些煩躁的抓了抓頭發,說道:“阿竹,我們回去!”


程明謹忙叫住她:“嫂嫂別急著走!”


林蘇寒忙停住腳,“還有事嗎?”


她挺喜歡這個溫婉善良的古典小美女的!


程明謹忙從貼身婢女紫蘇手中拿過一個小包袱,打開,是一雙鞋襪。“這是謹兒親手做的,送給嫂嫂,嫂嫂新婚大喜!”


哇噢,藝術品誒!


粉紅的鞋麵,繡了大朵大朵的牡丹花,針腳勻稱細密,牡丹迎風開放,就連白色襪子的襪口邊繡的纏枝紋,都是栩栩如生。


“這要是發朋友圈,得有一萬個讚吧!”林蘇寒嘖嘖讚道。


“嫂嫂說什麽?”程明謹不解問道。


“啊?噢,沒什麽!”林蘇寒驚覺失言,忙道:“我是說這東西太漂亮了,我很喜歡!”


“是嗎?嫂嫂喜歡就好!”就在林蘇寒以為已經成功岔開話題時,又聽程明謹道:“隻是嫂嫂明明說了什麽朋友圈,一萬個讚什麽的,到底是何意呢?”


林蘇寒逃不過,隻得絞盡腦汁:“嗯,就是說,我們謹兒的手藝實在是太好了,要是你交好的朋友們知道了,都會豎起大拇指稱讚你的!嗯,對,就是這個意思!”


“哦。原來是這樣啊,還蠻有意思的說法。”程明謹恍然。


“是啊,這可是另外一種最新潮的稱讚方式哦!”林蘇寒幹脆誤導,反正這些東西是不可能跟他們解釋清楚的。


“什麽亂七八糟的,謹兒可別跟著學壞!”程明宇聽得皺眉,喝道。


“哥哥可是覺得,謹兒是容易受人蠱惑的嗎?”程明謹小臉含笑,淡淡反問。


“當然不是,可是有些人……”程明宇知道自家妹妹說話細聲細語,看似柔弱不堪,實際上卻是個極有主見的人。隻是他話沒說完,就被林蘇寒沒好氣打斷:


“我就站你麵前呢,用不著指桑罵槐!”


轉頭對程明謹卻是燦爛笑臉,她揚了揚手中鞋襪:“這個,我真的是超愛,謝謝謹兒!我要先回去了,你要不要去我那兒坐坐?”


程明謹笑著看了眼自家大哥:“今天我就不去了,改天再找嫂嫂說話。”


“好,你隨時可以來找我的。那我先走了。”林蘇寒和程明謹告別,看也沒看程明宇一眼,轉身走了。


程明謹看著林蘇寒的背影,小聲說道:“看來嫂嫂還在生大哥的氣呢!”


程明宇不耐煩,道:“你還要去騎馬嗎?不去我走了!”


都沒等程明謹回答,程明宇己經邁步。


程明謹溫溫柔柔笑,看著一前一後遠去的兩人,才轉身慢慢往自己院走去。


“這下好了,林小姐已經和世子爺大婚了,小姐你不用再擔心她了。”紫蘇跟在程明謹身後,開心道。


“紫蘇,你有沒有發現,嫂嫂好像是換了一個人似的,整個人既自信又大方。以前別說在母親麵前大聲說話了,就是見了我,都不敢抬頭的。”程明謹說道。


“嗯…興許是去了回嚴法寺,少夫人在菩薩麵前大徹大悟了?”紫蘇歪頭想到。


程明謹沉下臉,“子不語怪力亂神!這種話以後可別再說了!”


“是,小姐,紫蘇知道了。”紫蘇認真說道。


見紫蘇認了錯,程明謹麵色緩和下來,說道:“不管怎麽說,嫂嫂的轉變總歸是好的,隻要再討得母親的歡心,她在候府的日子,可就自由舒心了。”


“是啊,小姐也就不用再悄悄托了人四處打聽少夫人的下落,好不容易打聽到,還因為不敢動用月例銀子,又派奴婢悄悄去當首飾而發愁了。奴婢也不用跟著發愁了!”紫蘇知道自家小姐隻是告誡自己,並沒有真要怪罪於她,於是掰著手指說道。


“你不用愁的是小姐我不愁了呢?還是不用愁要你去當首飾這差事啊?”程明謹笑著問道。


“嘻嘻,當然是小姐不用愁我就不用愁了!”


主仆二人就這樣繞著口令漸行漸遠……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