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二章 新婚之夜(二)
loading...

林蘇寒快步竄回床上,一陣擺弄。


阿竹不明所以,問:“小姐,你這是做什麽啊。”


“等會兒就知道了。”林蘇寒手下不停。


等到林蘇寒拍手說“搞定”,阿竹也看出明堂來。


一眼望去,床上,就跟躺了個人睡著似的!


阿竹不由好笑:“小姐,這樣就能騙過世子爺了嗎?”


“管他呢,戲弄戲弄一下他也是好的。”林蘇寒無所謂道。“我們走吧!”


兩人抱著被子,悄悄進了隔壁的書房,沒有驚動門口值守的小丫環。


其實書房一角的床上,被褥枕頭什麽的,都很齊全。阿竹快手快腳抖開被子,說道:“小姐,你快些睡吧,時辰不早了。我還是睡在外麵,世子爺如果回屋的話,我還能看著點。”


“好!”林蘇寒打了個嗬欠,坐上床:“你也早點睡吧,程明宇今晚上也喝醉了不回來也說不定啊。”


“是,小姐就別操心我了,快睡,明早還要給候爺夫人請安呢。”阿竹說著輕輕掩上門,出去了。


林蘇寒躺好,拉上被子直蓋到下巴上,很快沉沉睡去。


阿竹也依舊和衣睡下,一開始還睜著眼睛揣揣不安,但很上下眼皮止不住打架,迷迷糊糊睡了過去。


※※※


程明宇跟許懿告別後,慢慢走回自己的院子。


今晚上宴請賓客時就喝了不少酒,又和許懿在屋頂喝了一輪,程明宇其實已經醉得不輕,否則也不會借了酒性,戲弄許懿。這時更能從他有些踉蹌的腳步看出醉意來。


進到院子,房間裏大紅喜燭點亮的火光映入眼簾,在這深夜裏讓人感到幾許溫暖。程明宇眯眼看了半晌,才邁步進門。


值夜的小丫環腦袋像小雞啄米似的一點一點打著瞌睡。


程明宇並沒有訓斥。


這場婚禮辦得如此急促,整個候府上上下下都忙得人仰馬翻,可以說每個人都貢獻出了十二分的力量,這一場忙下來不疲累才怪。


大概是睡得有些沉了,小丫環身子狠狠一歪,人反而被驚醒過來。她睡眼惺忪的抬手捂嘴,打了個長長的嗬欠,一睜眼卻看見迎麵而來的程明宇。


小丫環嚇得一激淋,忙站直身子道:“世…世子爺回來了?”


程明宇看也沒看她一眼,越過小丫環兩步才問道:“林…少夫人呢?可歇下了?”


看程明宇沒有發怒的跡象,小丫環小心髒才落了地,忙說道:“少夫人酒醉早就歇下了,一直就沒醒,阿竹姑娘在屋裏守著。”


“嗯。”程明宇嗯了一聲表示知道了,進了屋。


外間屏風處睡著那個叫阿竹的丫鬟,而裏間的婚床上,林蘇娘蒙著被子一動不動睡在大床裏側,倒還給他留了一半的床。


程明宇不由皺眉,他的地盤,就這樣突兀的被這個女人占了一半!


真是麻煩!


要是能趕走就好了!如果可以,他真想把她從他的床上一把掀下來!


還給他留半床被子半張床,哼!她以為她進了門,就那麽篤定他願意跟她同被而眠嗎?


笨!


他先是去淨房洗漱一番,出來後看也沒往床上看一眼,徑直往書房而去!


屋子裏有些黑,他一貫是不知道火折子蠟燭之類物品放在哪裏的,更何況是他平時也鮮少來的書房。此時他也乏得很了,隻想倒頭就睡,也懶得喚丫鬟前來服侍。


等眼睛適應了黑暗,辯明床的方位,程明宇摸黑走了過去。


他一邊走一邊解衣袍,走到床邊掀開被子直接就躺了上去!


嗯,熱乎乎的被窩,真舒服啊!


嗯?熱乎乎的被窩?


他睡覺從來不讓丫鬟們放湯婆子什麽的!而且這觸感……


程明宇驚愕轉頭,就看到近在咫尺的女人閃閃發亮的大眼,以及,她張著嘴就要奪口而出的尖叫!


他忙翻身捂了她的嘴!


新婚洞房之夜,新娘子尖聲厲叫,這不是……讓人看笑話麽?


林蘇寒眼睛睜得更大了,這程明宇力氣大得驚人,一隻手壓了她的肩膀捂了她的嘴就讓她動彈不得,更何況這人翻身的時候,一條腿就像鐵柱子似的壓住了她的腳踝,這讓她心裏有了幾分恐慌。


但束手就擒從來就不是林蘇寒的風格,她嘴裏嗚嗚叫著試圖引起阿竹的注意,同時手腳並用的朝程明宇身上招呼——做醫生就是這點好,知道人體的弱點在哪裏。


林蘇寒眼裏的恐慌程明宇看了個清楚明白,也知道自己的動作嚇到了這個女人,而且這女人力氣不怎麽地,可往身上招呼的地方還真是讓人吃痛,他不由說道:“我不會對你怎麽樣的,你不亂叫我就放開你。”


話一出口程明宇就恨不得咬了自己的舌頭!


什麽叫他不會對她怎麽樣!!


身旁的女人倒是聽了這話慢慢停止了動作。


他心裏當真是氣不過,一下子坐起身來,連人帶被的一把把人摔下了床!“你若膽敢再上我的床,後果自負!”


林蘇寒‘啪’一聲摔地上,吃痛悶哼出聲,好在有被子墊底,沒受什麽傷。她一骨碌爬起來,抱起被子就向程明宇砸去。


“程明宇,你還是不是人啊?到底是誰上了誰的床啊?我都躲到這裏了,你還是不放過欺負我!”她罵道,越罵越生氣:“你以為誰稀罕嫁你啊?沒有這道聖旨,有多遠你就給我滾多遠去!”


程明宇偏頭躲過,伸手一把抓住被子,冷笑道:“沒有你在陛下麵前的那番話,哪裏來的聖旨?如果你真像你說的那樣,怎麽新床上躺著一個‘你’,真正的你卻睡在了這裏?看來你還是有幾分自知之明,知道就算成了婚,我也不會把你怎麽樣,所以,又用到軒榭那招了吧?”


林蘇寒手裏正費力拉扯被子,聽到程明宇說“新床上躺著一個‘你’”,不由不自在的咳嗽兩聲:“咳!咳!告訴你兩件事:一,聖旨不是我請的,那天我也不知道有這樣的後果。二,你有病,腦子想得太多了,得治!”


她放下被子拍拍手,接著道:“正好,你願意睡這裏,那我去睡大床。從此你睡你的屋,我睡我的床,互不打擾!”


她轉身向外走去,隻剩一句話在程明宇耳邊飄蕩:“真是有病,大房大床不睡,偏要睡書房!唉!藥不能停啊!”


程明宇隻感覺自己肝氣得一下一下疼,偏生又說不過人家,隻好把被子狠狠擲地上泄泄火氣。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