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一章 新婚之夜
loading...

賓客散盡時,己是夜深時分。


程明宇站在廊下,抬頭望向夜空。今日天氣放晴,天空萬裏無雲,是以今夜的星空,格外璀璨。


密密麻麻的星星一閃一閃,跟今日白天慶州城的百姓們似的,趕著趟兒湊熱鬧,真叫一個群星薈粹。


程明宇靜靜看著,不知是在看牛郎織女,還是北鬥七星,淡淡星光下,程明宇挺撥的身影,拉得老長老長。


身後有人走過來:“春宵一刻值千金,你居然還有閑情在這裏看星星!”


程明宇知道來人是誰,動也沒動一下。


來人搭上他的肩:“唉!單身結束的太突兀,也難怪你心裏邊忐忑。不如,我燙上一壺酒,找個好一點的地方陪你看星星?”


程明宇轉頭沉默的看了許懿片刻,然後拽了他就走。


“哎!哎!”許懿被程明宇拖著大步向前,叫道:“我不過是想陪你喝一杯慶祝脫單而已,你千萬別想’歪’了!”


不久後,軒榭屋頂上,出現了兩個身影。


許懿縮縮腳,緊了緊身上的鬥蓬,臉上肌肉有些發僵:“嗬嗬,這裏,還真是適合看星星哈!”


打死他也不會在程明宇麵前,承認他有恐高症的。


軒榭位於候府靠後的位置,本身地勢就不矮,又建於壘起的高台上,就成了候府的最高建築。


程明宇往口裏灌了一大口酒,指了指隱沒在夜色裏、點點燈火閃耀、起伏連綿的大片建築,說道:“看,候府不小吧?”


頓了頓,又道:“這麽大的一個家,熱鬧吧!”


“唉!再熱鬧,也跟我無關啊!”許懿抬頭看向遙遠的星空,幽幽歎道。


“是啊,再熱鬧,也跟我無關。”程明宇也笑著說道,又灌了一大口酒。


許懿笑著斜眼看他:“說得好像娶媳婦的人不是你似的!”


程明宇再次笑了笑,深深看了眼靜默矗立候府庭院,狠狠的吸了口氣,說道:“是啊,娶媳婦的是我!我還是要娶媳婦的!來,喝酒!”


兩人就一下一下的碰起杯來。


夜深清冷,酒也喝得差不多時,許懿小心翼翼站起身來,拍了拍程明宇:“怎麽說也是新婚之夜,別在這耗著了,早點回去吧!新娘子該等急了。”


程明宇沒有說話,站起身來,跟著許懿慢慢的爬下屋頂。


一步步下得屋頂,許懿踩上長梯,突然抬起頭對還留在屋頂上的程明宇說道:“程明宇,你媳婦是不是叫林蘇娘啊?”


“沒錯。”程明宇有些奇怪許懿這樣問。


“那她,有沒有什麽姐姐或妹妹,名叫…林蘇寒的?”


程明宇聞言,狹長的鳳眼直直盯著許懿,邪笑著抓了長梯頂端,輕輕推離了屋簷:“殿下,林蘇娘若真是入了你的眼,你又何必在陛下麵前,拾掇我與父親呢?”


他說著再次推動長梯,似要把許懿晃掉一般。


“哎!哎!程明宇,我不過就問問名字怎麽了?你這可是犯上!是要殺頭的!”許懿抓住樓梯搖搖晃晃,叫道。


“全慶州誰不知道,林家隻剩下林蘇娘一根獨苗,哪裏來的什麽叫林蘇寒的姐姐妹妹!”


“原來是這樣啊——不過你也是想多了,沒聽說過一句話嗎?——朋友妻,不可欺!”


程明宇哼一聲,這才停止了動作,把長梯歸位。


許懿沒繼續糾纏,而是正色道:“程明宇,我這不是說來玩的,你得幫我留意一下,就是我遭雷劈那天,這裏有沒有什麽其他奇異的事情發生。”


“奇異的事?”程明宇皺起眉頭。


“對,比如說死而複活啊之類謠傳的事情,疑惑不解或者從未遇過聽過的事情,統統告訴我,我要去查證。”


“殿下查這些事情做什麽?”


“這你就不用管了,”許懿揮手,沒忘記程明宇的戲弄,挑眉道:“你還是管好自己,認真對待你的婚姻吧!否則,再聽到那位小姐的狀告,哼哼,你懂得!”


程明宇不由撇過臉去,說得好像——跟他舅兄似的!人家林蘇娘跟你有半文錢關係嗎?


※※※


新房裏,楠木雕花架子床上,大紅的鴛鴦戲水被子裏,有人正在翻滾。


林蘇寒接連翻了好幾個身,手啪一下搭上床沿,醒了過來。


屋子裏大紅蠟燭靜靜燃燒,亮堂堂卻空無一人。林蘇寒按按額頭,坐起身來。


頭有些痛,身子也有些沉,說實話,拜堂成親也是個體力活,加上又跟候府鬥智鬥勇一番,確實有些累了。


所以她就這樣睡了過去嗎?還是因為——喝醉了酒?


現代時她的酒量還算一般,五六瓶啤酒是沒問題的。如今這麽容易就醉了?


唉!身體素質不行,酒量也不行,她也是‘醉’了!


林蘇寒胡亂披了件衣服下床,想去找口水喝,不小心卻打翻了桌上的杯子。


杯子碰撞的聲音驚醒了睡在屏風後的阿竹,她忙喚道:“小姐!你要做什麽?”


人已經三兩步走了進來。


“怎麽還沒睡?”林蘇寒一眼看到她身上一件未除的衣裳,問道。


“今晚是小姐的新婚之夜,小姐酒又喝多了些,等世子爺回屋,我,我想著是不是,還要服侍小姐啊。”阿竹臉漲得通紅,小聲說道。


林蘇寒一愣,倒把這荏給忘了。。。


這個,這個,結婚後就得同床共枕啊!


真是麻煩!


她想了想問阿竹:“我酒量一直這麽差嗎?”


“是啊,候府人人都知道的。”阿竹說道:“當初小姐就是因為喝了表小姐的一杯酒,才跳到軒榭湖中去的。”


林蘇寒當然知道落湖事情真相,但她也沒揭穿這丫頭,畢竟,人家可是維護她這個做主子的嘛。


隻是,人人都知道她酒量不是一般的差,程明宇還灌了她三瓢酒……


不管怎麽說,提高警惕總是好的。她問阿竹:“這裏還有沒有空房間?”


阿竹雖然不知道林蘇寒心裏全部的想法,但還是顯然一下就明白了她的意思:“有啊,書房裏就有,抱了被子過去鋪好就能睡!”


“好,我們不要提燈,悄悄摸黑過去就是。”林蘇寒說道。


主仆二人一人抱了床被子,正要走,林蘇寒突然道:“等一下!”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