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章 大婚
loading...

大紅喜慶的嫁衣,璀璨奪目的鳳冠,靚麗明豔的妝容,林蘇寒看著銅鏡裏那個十七八歲的女子,不由自己都被自己驚豔了一下!


“林小姐可是我見過最漂亮的新娘子了!”梳頭的嬤嬤由衷讚道。


“是嗎?謝謝!”林蘇寒笑道。


梳頭嬤嬤反倒愣了下,新娘子此刻,不都該嬌羞的說聲“嬤嬤謬讚”嗎?就這麽大大方方的承認了?


再看向林蘇寒坦誠的笑臉,梳頭嬤嬤也不禁笑了,她讚得誠心,她聽得開心,這有何不妥呢?或許就是因為這樣的性子,才跟候府發生了那麽多事吧!


她從頭到腳仔細看了看林蘇寒:“嗯,都收拾妥當了,小姐就等著上花轎吧!”


劉嬸帶著一陣風到門口:“快快!世子爺的花轎到門口了!”


“哦,那出去吧。”林蘇寒說著邁步。


“蓋上蓋頭!”梳頭嬤嬤忙攔了她。


原本,出閣的女兒是要給父母磕頭辭別的,要由本家兄弟背上轎子的,林家小姐,什麽親人都沒有了,就這麽孤零零的一個人走出去,,,劉嬸和梳頭嬤嬤看了,忍住要掉的眼淚,忙跟了上去。


門口鑼鼓喧天,爆竹聲聲,圍觀的百姓裏三層外三層,翹首盼著新娘子的到來。


“哎呀,今早上聽到候府敲鑼打鼓的叫大夥來觀禮,真的是好意外!”


“可不是!昨天還有人在罵候府忘恩負義,今天說不出話來了吧?”


“要我說,這段時間候府發生的事,都能寫入戲文了!”


“其實吧,還是林小姐有福,靠祖輩積德,如今嫁入候府享福了。”


“哎呦,是福是禍還說不清楚哦!”


眾人七嘴八舌,議論聲不斷,忽有人大聲說道:“新娘子來了!”


紅妝的新娘子在丫鬟的攙扶下款款而來。


炸響,鼓樂奏鳴,轎簾掀起,一身爆竹迎著新娘子上轎。


新娘子卻在喜轎旁站定,一把掀下頭上的蓋頭。


一時間,鼓樂爆竹驟停,人群嘩然後安靜下來,所有的視線都落在新娘子身上。


程明宇紅衣紅袍大紅花,坐在馬背上麵沉如水,可看向林蘇寒的瞳孔也忍不住縮了下:這女人,穿上這一身,當真才叫驚豔絕綸!


但是!她這又是要搞什麽名堂?


林蘇寒掀下蓋頭,環顧四周,對著圍觀百姓朗聲道:“父母兄弟不在,蘇娘孤身一人在此,今日出嫁,承蒙各位父老鄉親相送!蘇娘在此有禮了!”


她聲音動人,如黃鸝輕啾般娓娓道來,


又款款一福,不卑不亢,瞬間就引起了民眾們的共鳴。


“好好!成婚後,就是大人了,上要孝敬公婆,下要綿延子嗣,還要和順姑嫂妯娌,好好做人兒媳婦才是!”


有熱心的長者說道。


“是,蘇娘謹記!有各位父老送的祝福,蘇娘今後一定會生活的很好的。”林蘇寒再次一福。


程明宇嘲諷的看了林蘇寒一眼,抱拳道:“也請各位父老鄉親見證,我與林蘇娘之間的事,一切以林蘇娘意見為先!”


人群再次嘩然。


有人投去讚揚的眼神,有人喃喃念叨:“世子爺對林小姐真是太好了!”尤其是一些待嫁女兒,險些尖叫出聲,望向林蘇寒的眼神,那叫一個羨慕嫉妒恨。


林蘇寒暗暗皺眉,這程明宇,什麽意思啊?


阿竹給她蓋上蓋頭,小心扶了她上轎,轉眼,世界隻剩下紅豔豔一片。


鼓樂聲再奏,爆竹聲再響,一片嘈雜中,轎子被抬了起來。


有孩童們呼道:“噢!新娘子起嬌了!”跟著轎子跑了起來。


林蘇寒掀起蓋頭,悄悄掀了轎簾去看。


一路上,鼓樂爆竹聲不斷,迎親隊伍跟了長長的一路。道路一旁全是擁擠看熱鬧的人,他們笑著鬧著說著,人聲沸沸。


就這樣一路喧鬧著進了府。


定遠候看著並排站在自己麵前的一對新人,臉上帶著得意的笑。


白氏也高高在座,神情冷淡,看不出喜怒。


滿堂匆匆忙忙而來的賓客,穿著喜慶的衣裳,互相寒暄,談笑間總是不由透露接到喜貼時的意外。


許懿端了一杯酒,混跡在賓客中,看著紅彤彤的兩人,各自拉了大紅綢花的一頭,拜天地,拜父母,再夫妻對拜。


送入洞房的唱諾聲響起,新郎新娘進去新房,目送兩人的身影消失,許懿一口喝幹杯子裏的酒,笑著走開。


這古人結婚還真有意思,有那麽多程序,聽說新房裏還有更多規矩,坐床撒帳掀蓋頭喝交杯酒什麽的,嗯,到時候跟蘇蘇結婚,也得這麽來一遍!!


林蘇寒坐在床上,任由人說了一番吉祥話,撒了一堆花生桂圓什麽的,才聽到:”世子爺可以掀蓋頭了!“


林蘇寒眨眨眼,自己一把掀了起來。“就不勞世子爺動手了。”


屋子裏氣氛頓時一窒。


程明宇剛俯身,就看到紅唇開開合合後,一雙亮晶晶的眸子,桀驁不馴的望著他。


他慢慢直起身,說道:“那合巹酒呢,少夫人可還喝?”


少夫人!


林蘇寒眨了眨眼才反應過來程明宇說的是她。


“呃,合巹酒啊……”林蘇寒話沒說完,屋子裏忙有人遞了過來:“一朝同飲合巹酒,夫妻長長又久久!這合巹酒,哪有不喝的道理!”


切成兩半的葫蘆,就像兩個小瓢,用紅線拴在一起,一半遞給程明宇,一半遞給林蘇寒。


程明宇接過酒壺,親自滿滿的倒了兩瓢,道:“不錯,這合巹酒不但要喝,而且要連喝三杯才對!”


他說著舉杯,一飲而盡,舉了空的葫蘆,朝林蘇寒示意。


林蘇寒露出不屑的笑來。


這個時代的釀酒技術還處於起步階段,幾杯低度數的酒而已,就能為難她嗎?


林蘇寒二話不說也舉起酒杯,一飲而盡。


程明宇突然一笑,露出一口白牙。


林蘇寒再眨眨眼,這混蛋,咋就長的這麽帥呢?


很快第二杯第三杯酒下肚。


林蘇寒不眨眼了,她半眯起了眼,抬頭間感覺自己在雲裏飄啊蕩啊,一上一下忽左忽右的,程明宇的俊臉一會近一會遠。


林蘇寒不由伸手去抓,“別亂動!你這張臉…360度無死角…玩自拍最好了。”


程明宇拉下林蘇寒作亂的爪子,吩咐道:“少夫人喝醉了,你們服侍她早些歇下吧!”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