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二章 爭論
loading...

每個人都有好奇心,皇帝也不例外,所以他走上街頭,近距離接觸體驗自己治下的平民生活。


但他同時也是個勤勉的君王,任何時候都沒有忘記自己的身份,否則也不會借了許懿的東風有了這次微服私訪。


至於邂逅‘大明湖畔的夏雨荷’——好吧,許懿表示他是瞎操心的,皇帝許睿表示他沒遇到合適的……


程明宇選擇的這條路,距離酒樓並不遠,在大姑娘小媳婦們依依不舍的粘人目光中,三個人進了酒樓。


酒樓的位置極好,三麵臨街,此時正是人滿為患時。程明宇熟門熟路徑直上了最好的雅間,請了皇帝許懿在臨窗的位子坐下。


喧囂的夜市絡繹的人群盡收眼底。


招牌酒菜迅速的端了上來,程明宇端起酒杯:“這鋪子是家母的陪嫁,請了掌櫃管事的打理,生意還算不錯,我看這裏環境不算吵,嚐著酒菜味道也還過得去,故帶了陛下和殿下前來。雖然比不得宮廷禦製,倒也別有一番風味。”


皇帝拿起筷子嚐了一口,點了點頭表示讚賞。


許懿對滿桌的菜肴不是很感興趣,雖然這滿桌菜肉絕對是有機的純天然無公害的,但是被現代各種香料佐料各種化學添加劑重重刺激過的味蕾,這裏的食物味道無疑要寡淡無味些。


他感興趣的是酒。


之前他先是在養傷,禁止飲酒。後又扮演癲傻懿王,沿途官員們也不敢用酒招待,所以這裏的酒許懿還沒有嚐過。


而金庸大師小說裏大俠們豪飲的女兒紅竹葉青,今天他就要嚐到味道了!


他仰頭一飲而盡。


入口酒味淡,味甜,微辣,如同現代帶酒精的果汁飲料。


“這是?什麽酒?”他皺眉問道。


“是府裏酒坊裏秘製的漿酒,色清,味烈、甜,每年是要向宮裏進貢幾批的。怎麽,殿下可是嚐出熟悉的味道了?”程明宇答道,非常自信。他的祖父,定遠候老候爺除了酒之外沒有其他愛好,這酒坊就是他為了滿足自己對酒的品質追求所開的,集結了好些有經驗手藝的師傅,不敢說全唐朝第一,但全慶州撥尖,是毋庸置疑的。


看著程明宇睥睨自信的眼神,許懿吧唧吧唧舌頭咽了口口水,道:“這酒,要是再烈些就更好了。”


那邊皇帝開口了,“記得以前沒讓你沾過酒,第一次喝,還知道酒烈不烈了!”


許懿嗬嗬笑沒再說話,忽然就想起了一個成語:千杯不醉!


這酒,酒量好的人,想要喝醉估計要喝的數量肯定不會少。文人騷客的豪飲牛飲估計就是如此來的。要是這些個古人喝過二鍋頭,又或是又看又聞又含的折騰過高端紅酒,估計就不會有諸如“烹牛宰羊且為樂,會須一飲三百杯”之類的詩句問世了。


皇帝突然放下酒杯,上下打量起許懿來,直看得正低頭研究手中酒的許懿有些莫名其妙了,才摸著下巴道:“程明宇倒是提醒了朕,有件事得提上日程了。”


“何事?”許懿問道。


“該給你納王妃了!唔,待回宮朕就跟母後說一聲,讓她老人家操操心,盡快把這事給辦了。”


許懿嚇得一激淋,手一抖,杯子裏的酒就灑了一身,他忙拒絕道:“不用了不用了,皇兄國事繁忙,母後安康為重、不宜操心,我怎敢再給皇兄母後添麻煩!”


許懿冷汗都下來了,逢年過節時被家人逼婚的感覺撲麵而來!但這不是關鍵,關鍵的是他要找尋林蘇寒啊,要是皇上太後依禮製給他指個門當戶對的古代女子為妻,那他來到這個時空,還有什麽意義?


“說的什麽話!這是添麻煩的事嗎?男大當婚,你已經整整十八歲了,該是成婚的時候了。既然你孝順,不想勞動母後,那就讓皇後操持好了!”皇帝皺眉說道。


“我才十八歲,還小著呢!你看程明宇都二十四了,不是還沒成婚嗎?我也要先立業後成家!還有好多事等著我去做呢!”許懿為了跳出被指婚的火坑,拉了程明宇這個現成例子墊背。


程明宇無故躺槍,正端著酒杯的他,聞言被酒水嗆了一下,咳嗽道:“殿下說笑了。我之所以到現在還沒成婚,是有原因的。一是因為祖父的離世,我守製三年自然不能大婚。二就是陛下和殿下所看到的,我與林家小姐的婚約糾葛,自然耽擱我成親的時日。所以殿下要趁早把親事定下來,千萬別跟我似的弄得一團糟。”


程明宇又把皮球踢了回去,想要用他當墊背,也不是那麽容易的。


“哼!說得你好像才是受害者似的,也不知道是誰居然對女人動起了拳頭!”許懿挑眉斜眼諷刺道,為了轉移皇帝的視線,也為了替那個古典美人抱抱不平。


程明宇苦笑,“殿下,我其實真的半個指頭也沒有碰她。”


“狡辯!即使你沒動粗,但是你已經在人家心裏狠狠的劃上幾刀了!退婚是你提出來的吧?人家是你們家的救命恩人沒錯吧?強納恩人為小妾是你們家人幹出來的事吧?程明宇,那位小姐的一片癡心,你敢說你從未負過麽?”


大概也是因為他辜負了林蘇寒的緣故,所以即便了解了事情經過,對於程明宇主動毀婚的行為,他自動歸類為負心漢癡情女一流,此時他的氣憤,許懿自己也說不清,到底是氣自己還是氣程明宇。


“殿下!”程明宇口吻像是在哄小孩子一般,“你就別鬧了!陛下在商討你成親的事呢!我的事陛下自有決斷,你往我身上扯也沒用的。”


程明宇敏銳的覺察出許懿不想成婚的打算,並且拉了他做擋箭牌,所以他回應總是直切要害。


“不行!先把你的事處理妥當了再說我的事。這樣我還能借鑒些經驗嘛。”許懿幹脆耍起混來。拋開工作時的冷靜縝密不談,私底下的他,其實是個性子跳脫的人,否則林蘇寒也不會常說他們倆是不打不相識了。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