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一章影視劇我們都看的多
loading...

待三個男人完全消失在視線中,林蘇寒伸長的脖子這才收回來,然後迅速變臉掛上笑容,拍拍手活動一下,做了個加油勝利的手勢:“耶!”


她左右走了幾大步,大拇指鼻子上一抹,雙手插腰,下巴一抬:“小樣!跟我鬥!”


那邊阿竹已經揀起包袱,林蘇寒一把挽住她的胳膊:“阿竹,我們回屋。今晚上弄點好吃的慶祝一下。”


“小姐!”阿竹小聲試探著問道:“剛才,剛才那個人自稱是……難道他會是…皇上?”


“應該錯不了吧?畢竟是程明宇帶來的人。”林蘇寒歪頭答道。


“那我們,我們見著皇上了?”阿竹一手按著心髒說道,表情激動驚訝。


林蘇寒抬眉點點頭,“應該是的。”


“真沒想到,我還有見到皇上的一天!”阿竹說著抓了林蘇寒的手臂,“小姐,現在就連皇上都知道我們跟候府的恩怨了,皇上肯定會責罵懲罰候府的。往後,他們不會再為難我們了吧?”


“這全得看皇上如何處理了。唉!希望我的‘戲’沒有白演吧。”林蘇寒有些不抱什麽希望的答道。


剛才皇上絲毫沒有過問此事,臨走時又給了她一個神秘的笑容,這讓林蘇寒心裏實在是沒底。她總有一種直覺,和候府,和程明宇的糾纏,沒那麽快結束。


“那小姐剛才,全都是故意的嗎?”阿竹也斂了興奮激動,小聲問道。


“當然了!兵不厭詐,可懂?跟強自己數倍的惡勢力鬥,不用點策略怎麽行!這次我用的就是:示弱!”林蘇寒聲音略有些撥高,掩蓋自己對自己撒潑打滾行為的窘意。


說起來林蘇寒自己都佩服自己了,沒想到第一次‘演戲’就演的這麽爐火純青。那些年追的劇還真是沒白看!


阿竹卻低下了頭,“是阿竹太沒用了,小姐在這裏想方設法,我卻一點忙都幫不上!”


經過這段時間相處,阿竹知道自家小姐雖然平時愛說愛笑,人也隨和,但心氣極高,討厭下跪,討厭誰比誰高貴,討厭誰又比誰低人一等。這樣的哭泣哀求,是小姐最不能接受的吧?——哪怕是為了演戲!


以後倘若再遇上什麽難事,自己可不能再躲在小姐身後了。


林蘇寒咯咯笑起來,阿竹這個小丫頭還真是難得,居然埋怨自己沒幫上忙!


“這次時間太急了,所以就沒和你商量。再說我是演戲給他們看,你什麽都不知道最真實的反應才能更好的麻痹他們嘛!”


“可小姐說的都是事實啊,阿竹也能說的好。而且隻要讓皇上聽到就行了,至於殿下……”阿竹說著有些困惑的皺了皺眉。


“是啊,那個殿下是誰?”林蘇寒問。


“如果沒猜錯的話,應該是皇上唯一的弟弟——懿王!可是,不是說懿王殿下從小燒壞了腦子嗎?剛才可是看不出來!”阿竹說道。


“是嗎?可見謠傳有誤!算了不管他,走,我們煮晚飯去,今天有什麽好吃的?……”


※※※


皇帝許睿是英明的——至少許懿是這樣覺得的。


他的皇帝兄長既不追問那古典美人,也不去定遠候府查證,而是換了尋常裝扮去了酒肆茶樓。


不過許懿其實也深度懷疑,他這位皇兄難道不是借著微服私訪的最後時光,肆意一回?


嗬嗬!


果不其然,候府與那林家小姐的故事在市井傳得那叫個沸沸揚揚!


酒肆也好,茶樓也罷,茶餘飯後間人們總少不了議論幾句,大多數人,都在口伐候府無義——說是報答林家的兩次救命之恩,怎麽報答來報答去,林小姐從候府少夫人變成小妾現在更是成了不相幹之人,被趕出了候府?


這以後還有人願意做救人於危難的好人好事嗎?


當然也有人說林家小姐不對,先是有做失德之事,被送去嚴法寺便是鐵證。後又膽大妄為,用丫鬟代替自己戲弄候府,候府是報恩人,不是養仇人!這樣做也無可厚非。


每當有人提出這樣的觀點時,便是雙方激烈討論之時。


而更多的嘴閑婦人,則是當作八卦趣事來傳頌,這個正妻變小妾,小妾被調包的故事,很快就被津津樂道的人們演化出了好幾個版本。


不過事情的大體經過,許懿、皇帝,包括程明宇,很快就弄清楚了。


古典美人林小姐說的,基本都……屬實。


三個人都明白,如果不是定遠候橫插一手,林家行善、候府報恩的故事,將會以另一種方式,繼續美談下去。


以至於程明宇要派護衛回去稟了父母,大開中門迎接皇帝時,被皇帝以不宜打擾為由阻止了。


並告誡他:“此事還是早些想個法子妥善解決為好!”


朝堂裏,這種事極易受人以柄,遭到言官彈劾。皇帝顯然不希望,他的這名悍將,被這些本不該有的過錯困擾。


“是!”程明宇認真應下,心底卻有些無奈。


這件事情的口誅筆伐,對候府會有什麽影響,程明宇是清楚的。他更清楚的是,皇帝對父親更瞧不上了……


否則,以定遠候的爵位,父親怎麽年紀尚輕就沒有了任何實質官職?隻是從現在起,以後恐怕都不會再有任何機會了吧?


即便他從來沒有想過要依靠父親,但被人這樣赤-裸裸的嫌棄,他臉上無關,父親心裏也不會好受到哪裏去吧?


程明宇心底雖然鬱悶,但腦子並沒有糊塗。弄清楚事情經過、喝了一肚子茶後,準備把皇帝懿王帶到慶州城最好的酒樓裏盡盡地主之誼。


而且他沒選擇坐馬車而選擇步行。


此時天色盡黑,街上華燈盡上,夜市逐漸熱鬧起來。皇帝顯然很感興趣,刻意放慢了腳步,逐街逛了起來。


這一路走來,鮮少有這樣放鬆的機會。以百姓或皇帝的身份,走在這大街上,這感覺是截然不同的。


這朝代名唐,雖與曆史上的唐朝不相幹,但民風似乎相同,相對其他朝代來說,要開放很多。此時夜市上閑逛的大姑娘小媳婦,就不在少數。


而且因為三人俊朗的外貌,不凡的氣度,一路走來,收獲了不少大姑娘小媳婦或偷偷或大膽打量的目光或拋送的秋波。


要不是麵無表情、目不斜視、渾身散發著生人勿擾氣息的程明宇,許懿估計恐怕有些大膽女子會衝上來送個手帕香囊什麽的。


看著皇帝臉上越發英俊溫和的笑容,許懿心裏不由嘀咕:“皇兄,你這是準備邂逅‘大明湖畔的夏雨荷麽?’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