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六章術後
loading...

冬日的清早是安靜的,沒有飛鳥啼蟻蟲鳴。冬日的清早也是嘈雜的,伴著寒風吹雪花落。許懿披著大氅,坐在炭火旁靜靜看著醫書。


冬日的夜晚又長又冷,期間許懿手中的書差點掉進了火盆。沒辦法啊,從來享受慣了冷熱空調,再用炭火取暖還真有些不習慣。


程右做完手術後,就被大家移到了床上。此刻他正慢慢睜開眼睛,噝噝抽了幾口涼氣。


“醒了?感覺怎麽樣?”許懿馬上走到床邊問道。


“我沒事!”程右說這話的時候不知道自己皺著眉。


許懿不由有些失笑,也不由有些佩服。


這小子才多大,裝出一副堅強不屈的硬漢樣來,這要擱現代還是個離不開媽媽的莘莘學子吧!


不過人家今早和昨天的表現來看,還真不能說人家‘裝’!


“那等會兒看看李太醫那裏有沒有止疼的草藥。來,我們先測個體溫。”許懿笑著揭開被子,看了看傷口情況,然後把體溫表塞到程右腋下。


程右感覺有個冰冰涼的東西放到了自己的胳肢窩裏,偏偏懿王還說道:“夾穩,別亂動。”


程右馬上不敢動了。連連道謝:“真是有勞懿王殿下了!卑職真是愧不敢當。”


這真是不一樣的道謝話。


在現代,許懿做過的手術多不勝數,患者和病人說了無數的感謝,收了不少的錦旗,不知道拒絕了多少的紅包,也不知道遇到了多少奇葩的病人。


但從來沒有人說:愧不敢當。


治病救命是醫生的天職,病人進到醫院,從來都是希望得到最好的醫生的治療,渴望疾病得到康複。而往往並不能事事盡如人意,所以這些年醫患關係越發緊張。


既然醫生盡心治病是本職,病人接受治療又從哪裏來的愧疚呢。


但是他說:愧不敢當!


他不敢當的,是許懿這個皇帝兄弟的身份吧!


“你要是覺得不敢當,就趕快好起來吧!這樣我的辛勞才沒有白費。”許懿說道,心裏悶悶的,無比迫切的想要找到林蘇寒。


這裏是古代異時空,這裏有士農工商的等級製度,這裏的女性地位低下……


蘇蘇,她還好嗎?


她一個女人在這裏更加艱難吧!


話說蘇蘇穿了過來,應該還是個女人吧?老天爺不會惡搞,把她穿到哪個男人身體裏吧?


記得某些穿越事件就是這樣結果,到時他要怎麽辦呢?


好像古代把這種男男風稱之為雅事,難道自己也要風雅一回?


呃,想歪了!!!


許懿惡寒,使勁搖搖頭,趕緊把這種駭人的念頭趕出腦海。


看到許懿麵色變了又變,程右不由疑惑:“殿下這是……?”


“哦,沒事沒事。”許懿說道,忙轉移話題:“我再給你聽聽心肺!”


又一個冰冰涼圓圓的東西,在程右胸膛上不時移來移去,與兩根不知道什麽材質做成的管子相連,一頭擱在了懿王殿下的耳朵裏。


程右屏氣躺著一動不敢動。


這懿王殿下稀奇古怪的東西還真是多啊。


“呼吸!”許懿吩咐。


程右忙深深吸了兩口氣。


這下拉扯到了傷口,痛得他噝噝抽氣。


“傻了吧?正常呼吸!”


程右不好意思笑了笑。


許懿認真聽了會道:“沒事,心肺正常。把體溫表拿給我看看。”


“是。”


程右從腋窩下拿出一根細長小棍,亮亮的,透明的,上麵刻著一些奇怪的符號。


這個,就是什麽體溫表嗎?做什麽的?


“嗯,體溫還算正常,比想象要好很多。”許懿說著小心的把體溫表收了起來,這在這裏可是唯一一支啊,偏偏它又是易碎東西,可要好生保管。


接下來許懿又測了血壓,昨天代償期舒張都沒怎麽上升,這時自然也是恢複正常的。


“目前來說你的情況是非常好的,沒有出現感染情況。記得傷口千萬不要碰水,勤換藥,也要好好吃藥養著。”許懿一邊把血壓計收拾裝盒裏,一邊說道。


還好他當初準備的是老式水銀血壓計,而不是現在慣用的電子血壓計,不用擔心電池的問題。


“是。”程右恭聲答到,雙眼亮晶晶的看著許懿收拾他的藥箱。


明明這該是侍衛幹的活,但懿王殿下卻小心翼翼不借他人之手,那這些他從來沒有見過的治病的東西,應該是稀世之寶吧!


可殿下卻舍得用在他這樣一個親衛身上!


雖然殿下治傷的方法難免讓人想起他的過往吧,但如果有誰敢拿這個事在背後議論說笑他程右就跟誰急!!!


不過這個人,馬上就出現了,而且他程右就還真不敢急!


因為這個人是——皇上!


許懿剛收拾好藥箱,就被皇上派來的人給叫了去。


程右這裏最好不要長時間離人,許懿走的時候還吩咐人去叫了李太醫。


沒成想李太醫己經規規矩矩的立在皇帝跟前了。


他的身邊還站著程明宇。


許懿不明所以,恭敬施禮:“不知皇兄叫臣弟來有何事?”


“跪下!”皇帝放下茶盞說道,音調不急不高但許懿卻聽出了怒意。


跪啊!好討厭的事!


唉!皇權壓死人,誰讓自己穿到人家弟弟身上呢?


沒辦法,隻好跪了。許懿一臉委屈:“皇兄息怒!不知小五做錯了什麽惹皇兄生氣了?”


許懿按著套路來,隻是這具身子隻是個十七八的陽光少年,不知不覺中就賣了個萌!


“你還好意思問朕!你昨晚做了什麽這麽快就忘了?”皇帝許睿將桌子拍得啪啪響。


當他聽說許懿又動用針線時,心中一陣痛。老天爺難道隻讓唯一的兄弟‘回來’這麽短的時日嗎?


當看到許懿眉清目朗並未重回昔日癲傻模樣時,不由鬆了口氣。但旋即更怒了!


怎麽就改不了這個‘駭人’的習慣呢?


更何況這次動刀子針線的還是個人!


人哪!


許懿一聽明白過來。原來是因為他昨天做的手術!


先不說懿王因為這一‘愛好’而遭‘雷劈’而個受天下人詬病。就說以他親王的身份親自去給個親衛治病就不合適。


還是這種“駭人聽聞”的治法!


病人痊愈了還好,要是沒治好呢?


屆時天下悠悠之口要如堵?


這次是群臣上書要求他遣返封地,下次呢?


也怪不得皇帝生氣!


許懿張嘴剛想說話,旁邊有人撲通跪下了!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