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章要怎麽治
loading...

程明宇把李太醫拉到傷者跟前才鬆開他。


“李太醫,拜托了!”他說道。從隨從手裏拿過藥箱遞到李太醫麵前。


李太醫抖抖衣服,捋捋胡子,這才接過藥箱,往傷者身上一打量,臉色微變:“傷這麽重?”


“李太醫,要怎麽治,要什麽藥,盡管吩咐!”有親衛激動道。


“病情倒不複雜,刀劍傷。但傷口大長太深,又血流不止,連藥都上不上去。這血要是這麽一直流下去……”李太醫歎息說道。


許懿一聽忍不住想翻白眼,這老大夫,怎麽能在這個時候撂挑子呢。


“把我藥箱裏的繃帶拿來!”不管了,還是救人要緊。


程左打開箱子,看著裏麵擺放整齊,但從未見過的東西有些傻眼。“何為繃帶?”


“白色的,最長的那個!”許懿答道,幹脆轉頭對李太醫說道:“李太醫,你來幫我一下。”


“殿下要老夫做什麽?”李太醫恭敬道。


許懿指導李太醫按壓住血管。


不愧是做大夫的,很快就按準了地方。“啊,原來是這樣,在脈搏處施加外力,使其血液流通不暢,達到減少出血的效果。”李太醫恍然道。


“沒錯!”


騰出手的許懿則幹脆在急救箱裏拿出一副手套戴上,用剪刀三兩下剪去傷口周圍的衣服,再用繃帶緊緊包纏住傷口。


“血止住了!”有親衛高興喊道。


果然,剛才還沽沽冒血的傷口現在隻有些微滲血了。


還真的會止血啊,親衛們的視線不由看向許懿,再移到他包紮動作嫻熟的手上。


這個,懿王殿下也算是熟能生巧了吧?真是沒想到他曾經那麽遭人詬病的僻好如今還能用於救人!


“這下阿右有救了!”程左激動的直搓手。


“李太醫,我知道中醫裏也有止血藥,快去熬些給他服下。”許懿說道,止血隻是第一步。


“殿下說得不錯,那就用三七,紫株,白芨……”李太醫念了一串藥名,吩咐親衛去熬了。


“李太醫,你可能配製出麻沸散?”許懿想了想又問道。


“麻沸散?據說是華佗所創,隻是如今已經失傳了。不知殿下所說的是否指的是迷魂散之類讓人昏迷不醒的藥?”李太醫撚須說道。


“不單純是讓人昏迷不醒,是讓人身體麻痹無知覺,感覺不到疼痛的麻醉藥!”許懿解釋。


“讓人身體麻痹…”李太醫沉吟,“針灸就能讓人一定程度上的肢體麻痹,但要像麻沸散那樣完全感覺不到疼痛,還是不能夠。”


他說著搖了搖頭,又道:“殿下打聽這個藥是要做什麽?”


是啊,懿王殿下你好不容易給程右止了血,不趕快給他上藥治療,在這裏浪費時間探討什麽藥方!


親衛們忍不住在心裏腹誹。


“哦,他的傷口需要立即縫合。”


來了,來了!


許懿說的輕描淡寫,親衛們卻聽得頭皮發麻。


程右的傷口,還是刺激到剛痊愈的懿王爺了!


他要把程右給‘縫’起來,像折騰那些兔子貓狗似的,剖開又給‘縫’起來!


不行,程右是人不是畜生,不能讓懿王這樣亂來!


“李太醫,該給阿右上藥了吧?”阿左第一個站出來,扯過李太醫擋在許懿麵前。


然後又對許懿說道:“懿王殿下手都弄髒了,小的這就帶你去洗漱一下!”


李太醫聽了許懿的話也是愣了愣,慢慢的眼睛卻亮了起來。他像是沒聽到阿左的話,而是對許懿說道:“殿下是說把傷口縫合起來?”


“對!”許懿應道,聲音鎮定,語氣堅定:“這個病人的外傷創麵又深又長,目前隻是用繃帶緊係暫時止血,如果一鬆開就會再次出血。而且如果不縫合傷口的話,這種反複開裂出血不但直接影響傷口愈合,而且容易感染,沒有有效抗生素,那可是致命的!”


親衛們麵麵相覷,懿王殿下說的什麽感染什麽抗生素他們沒怎麽聽懂,但致命的三個字他們聽懂了,而且懿王殿下看起來…不像是又回到癲傻狀態啊!


“殿下是說,程右不做什麽縫合術,就會沒命?”程明宇沉聲問道。


“傷者情況很不好,再得不到有效治療的話,確實有生命危險。”許懿答道。


一旁李太醫閉眼,深吸一口氣,緩慢吐出才睜眼道:“我師父就曾做過縫合術!”


許懿瞪大了眼睛!


這老大醫是故意這樣說呢還是故意這樣說呢?


“隻是,術後傷口多腫脹潰爛,患者高熱疼痛難忍,為此丟了性命的也不少,所以此技師父並沒有傳授給我等徒弟。“李太醫繼續說道,問許懿:“殿下可能解決這個問題?”


看來是真有人曾試過這種方法治病的。


許懿聞言不由苦笑,這是消毒和消炎藥抗生素的問題,也是他麵對的最大問題。


“我知道症結所在,也知道解決的辦法,但是,我不敢百分百保證傷口不發炎。因為我…”


“既然殿下知道解決辦法,那為什麽不盡全力試一試呢?可是這親衛的命不值得殿下付出辛勞?”李太醫突然發起彪來,打斷了許懿的話,一臉足以媲美‘美髯公‘的長胡子氣的微微顫抖。


親衛們瞪眼。


李太醫膽子可真大,敢說這樣大不敬的話,懿王殿下會不會下令把他拖出去斬了,然後又…又把他縫起來?


許懿果然如他們所願沉下了臉。


“見死不救會遭雷劈的!”他認真說道。


遭雷劈…雷劈…劈…


懿王殿下,難道您沒有被雷劈嗎?


程明宇看白癡似的盯著他。


親衛們的神色也頓時古怪至極。


李太醫也被自己一口口水嗆得咳嗽起來。


許懿登時也反應過來,這話…他還真說不得。


許懿隻覺得自己快石化了。


這尷尬癌犯得,也是沒救了…


剛好藥熬好端了過來,替他解了圍。“快快,快把讓他把藥喝了。”許懿忙道。


程右很虛弱,一直沒說話,一碗苦藥喝下去,皺緊眉頭道:”到底怎麽治,給個痛快話!“


許懿看著有些著急,忙拿出血壓儀測血壓,他失血太多,現在情緒煩躁,要是休克就麻煩了。


果然,舒張壓稍有升高,脈率也有些加快。


要是能開通靜脈通道就好了。


可是現在的他隻能說說‘要是’。


”給我準備白糖、細鹽和溫開水!“他說道。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