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二章此路是我開
loading...

山路崎嶇,許懿坐在馬車裏卻並不十分顛簸。反倒因為車裏放置了暖爐,鋪了厚厚的毯子,隨著馬車有節奏的搖晃而昏昏欲睡。


這半個月以來,他其實並沒有一直和這個‘便宜’皇帝哥哥在一起。更多的時候,他裝作以前癡癲瘋狂的樣子,接受沿途官員的接待。


因為這件事,是皇帝從開口應允朝臣們要送他這個‘人神共憤’的懿王回封地時就開始策劃的,所以,許懿神智恢複的消息,是嚴密封鎖了的。


對於裝瘋這件事,許懿是這麽幹的:本色演出就好了嘛!現代靈魂的言行舉止稍微誇張一點在古代人眼中可不就是癲傻的嗎?飛機電視神馬的他們能聽懂嗎?興奮時再來兩句“喲,喲,切克咯!”


不是古人眼中的癲傻才怪!


而正因為接待的是個‘傻子’親王,沿途官員們都是做做樣子,走走表麵文章了事。反正傻子嘛,什麽都不懂,好吃好喝好住的接待周全就是了。平日裏該做什麽就做什麽,不用像上麵派了查案的人下來心驚膽戰,也不用像巡查欽差路過似的該遮的遮,要捂的捂,忙得人仰馬翻。


可皇帝要的正是這種效果。


今年初夏起,東南這一片就沒下過雨,地裏的莊稼一天天枯死,很多地方甚至顆粒無收,眼看著全家一年的口糧就這樣沒了,為生計打算,許多百姓不得不背井離鄉,四處流竄。


皇帝大臣們也急了。


秋收沒了,這冬麥要是再播不下去,百姓們可就真絕望了,屆時饑荒四起,難免動蕩再現。這絕對是任何一個君王都不想看到的。


於是皇帝開了祭壇求雨。


所幸老天不棄,不但立時就天雷滾滾下了雨,還把他這個顛傻的皇弟給‘劈’正常了。


隻是災情已經發生,救災迫不容緩,賑災糧錢朝廷早已經發放下去,各地官員的奏折裏上報的也全是災情已控製,災民已安置,農耕已開始,隻待地裏有了收成,一切將恢複如常。


但皇帝心裏明白,金鑾殿奏折裏,未必有他想看到的東西,而他想要的東西,親自來拿是值得的。


這一趟果然沒有白來!


皇帝端端正正坐著,雙目微闔,沉浸在自己的思緒中。


車輪轆轆,暮色沉沉,無聲中,一行二三十人疾步前行。


眼看就要走出山穀,驀的,程明宇抬手,全隊人馬齊刷刷停下。


“此路是我開,此樹是我栽,要想從此過,留下買路財!”


前方山石上,有個一手插腰,一手握著把大刀扛在肩上,形容彪悍的大嗓門吼道。


隨著他的聲音落,山腰亂石雜草中,突兀兀的冒出五六十號人來。


砍刀在手,紅布綁頭,一個個虎背熊腰,看起來殘暴又血腥。


許懿被吼得一激淋,手裏拿的醫書‘啪’一下掉在車裏,人也差點滾下座來。他忙睜開困頓的雙眼,從狹小的車窗往外看。


“哇!真的土匪?”聲音裏有不可錯識的好奇。


皇帝也笑了,沒有遮掩自己的稱呼:“沒想到,朕,也有被攔路搶劫的一天!”


車窗外程明宇己冷冷道:“立刻就滾!還能留你們一命!”


土匪頭子哈哈笑了:“哈哈,口氣不小啊!你難道當我們是吃素的不成?弟兄們,給我上!這些無良奸商一個不用留!”


“殺!”


土匪們怪叫著向隊伍衝過來。


喊聲震天,高舉的大刀閃著寒光,奔跑的腳步震得土地發抖。猙獰的麵孔夾雜著嗜血的笑,似是已經在品味這些生命帶著恐懼顫抖,在自己刀下消亡的美感。


不過他們好像要失望了。


所有人,包括那些苦力腳夫,都挺直了身子,眼中並沒有半分恐懼驚慌。


程明宇已命令道:“上弓駑!”


腳夫們從車廂底下抽出弓駑,熟練的搭弓上弦。


“放!”


數箭齊發,土匪們慘叫倒下。


“奶奶的!居然配了弓駑!還真是下血本啊。弟兄們加把勁,保不齊他們車子裏運的是黃金白銀!殺了他們就全都是我們的了!”土匪頭子喊道。


黃金?白銀?


那不是發了?


從此吃香喝辣玩女人,逍遙快活似神仙!


土匪們再次不要命的衝上來。


雙方距離本來就不是太遠,兩波箭雨後有幾個凶悍的匪徒已近前來。


“大刀上前!”程明宇再次命令,同時握緊了手中的大刀。


這一股土匪一定在此盤據了多年或者占據了好的山頭,不但人馬充足,做起事來還有進有退。


不斷有更多的土匪近前來,程明宇舉起了大刀。


刀劍相接的尖銳鏗鏘聲,刀劍入體的沉悶噗嗤聲,以及雙方殺紅眼的嘶吼聲,聲聲入耳。


許懿一顆心提到了嗓子眼,這,這,比看電影裏的黑幫血拚恐怖多了。


似是感覺到了他的緊張,皇帝許睿問道:“怎麽?害怕了?”


許懿下意識點點頭。


怎麽不怕?那麽長的刀哎,被砍上一刀是會死人的哎!


皇帝反而勸上了:“也是,你第一次見識這種場麵,害怕也是難免。不過小五你不用擔心,程明宇的能力朕是相信的。還有我們坐的這車,看著普通,實則精鐵打造,刀劈不進,斧砍不爛,就連拉車的馬,都是從戰馬中挑出來的良駒。”


許懿再次點點頭。


他是有些害怕,不過剛才他心裏其實在想:這是要讓急診忙死,手術累死的節奏啊。


還記得有一次,酒吧裏兩個小幫派火拚,不但院裏救護車全部出動,幾乎連所有科室都出動了,甚至還驚動了蘇蘇她們的婦產科,因為有一個大哥的姘頭懷孕了…


想到林蘇寒,許懿不由眼神一黯。


她現在是在哪裏呢,在這陌生的地方一定害怕孤獨吧?


這一路上他一直都在打聽。


他的出現是伴著異象的,那麽她的出現想必也是不平凡的。所以最近發生的奇異事件都是他要調查收集的。


可是這萬惡的古代沒有媒體沒有網絡,消息十分閉塞,目前為止沒有一點線索。


是得想想辦法了,許懿想到。


‘鏘’的一聲,有大刀砍到馬車上,激起一片火花。


許懿回神,居然砍到皇帝馬車上了?這戰況有些激烈啊。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