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謠言就用謠言對
loading...

“關於我退婚一事,這就說來話長了。”林蘇寒說著眼睛看向茶碗。


王媒婆忙殷勤的推了過來。


林蘇寒端起喝了一大口。“其實這次我在嚴法寺養病,還專門請大師給我算了一命。”


“沒聽說嚴法寺有什麽算命大師啊?”有婦人疑問。


“誒,算不了過去未來,合合八字總是綽綽有餘的。”林蘇寒無所謂擺擺手,繼續說:“這不合不知道,一合嚇一跳!我和那世子爺的命格呀,又衝又克!我們要是結為夫妻,自己命不長不說,還要累害家人。”


“再想想我和候府有牽扯以來發生的事,還真是那麽一回事。先是我爹爹過世,然後我又病了一場,再然後老候爺也仙逝了,好容易世子爺去了西北,我太太平平過了幾年,結果他這一回來,我就莫明其妙發了臆症落了湖。”


“我思來想去,還是活命要緊,所以就想到了退婚。當然了,這隻是我退婚的原因之一,畢竟八字不合是可以破解的不是。這原因之二嘛……”


林蘇寒說道小心翼翼的環顧四周幾眼,身子往前湊了湊,壓低聲音道:“世子爺身有暗疾!”


眾婦人紛紛倒抽冷氣,這是絕對內幕絕對重大新聞呀!


“其實我們林家,救得了候府一次兩次,就是再幫個三次四次也沒有任何問題的。可我沒想到候府居然如此詆毀我,真是是可忍,孰不可忍!不過這事你們聽聽就算了,千萬不要說出去啊,惹怒了候府小心腦袋不保!”


林蘇寒鄭重說道,還做了個抹脖子的手勢。


眾婦人紛紛點頭,表示認同,但總有人忍不住好奇小聲問道:“世子爺到底有什麽病啊?”


林蘇寒也壓低聲音,做足了神秘感:“那一天去軒榭,其實是候府派給我的婢女,柳玉,奉了世子爺之命去的。雖然柳玉心思重沒告訴我,但畢竟是跟著我的人,我隱隱覺得不妥,便想著跟過去看看,我不想她不明不白的吃了虧。結果我不知怎的突然就生病了,清醒後人已經在嚴法寺了。”


“後來我才知道,候府已經在準備我和世子的婚事了。但他的病卻成了成婚最大的阻礙。這樣藥那種方的吃了一大堆,一點效都沒有。最後把他逼急了,他病急亂投醫,找了柳玉來幫忙,結果還是——不能人道!”


什麽?


堂堂定遠候世子,不能人道?


健碩神俊、意氣風發的程世子,不能人道?


眾婦人瞠目結舌,隻覺得頭頂一群烏鴉飛過……


阿竹的嘴巴也驚訝得能裝下一顆雞蛋!小姐,您真是……太有才了!!


“你們說這樣的人我能嫁嗎?林家隻有我一個孤女了,我可不想林家就再也沒有後人了。所以這婚,我說什麽也要退了。候府因此惱羞成怒,抬轎接柳玉的時候故意說成是接我,還到處散布謠言,詆毀我的名聲,全然忘了我是他們的恩人!唉!柳玉這丫頭也是個癡情的,但求能守在世子爺身邊便足矣!希望候府能好好珍惜吧。”


林蘇寒走出茶鋪的時候,還隱隱聽到身後低低說話聲傳來。


“哎,你們說世子爺真的有那病嗎?”


“是啊,真看不出來啊!”


這話落一陣壓抑不住的好笑,這能看出來麽?


“要我說可能是真的。你們看哪家公子哥到了世子爺這年紀,不是妻妾成群兒女繞膝?隻有這世子爺還單著……”


“對對!聽說他直到現在連個服侍的通房都沒有,這不是有病是什麽!”


“就是,我還聽……”


眾婦人再說了些什麽林蘇寒漸漸聽不到了,她挺直背繃著臉越走越遠。


直到拐進了一條小巷,她才垮下肩膀,一把扶著牆笑得直不起腰來。


““哈哈哈……一表人才的定遠候世子,居然不能人道,這得粉碎多少漂亮姑娘的芳心啊!哈哈哈……””


林蘇寒笑得眼淚都流出來了。


阿竹沒好氣的看著她,又氣惱又好笑,“小姐,你可真是的!什麽話都敢說。”


“怎麽不敢說,動動嘴皮子而己,謠言就用謠言對嘛!而且這隻是第一回合,要是我們就認慫了,後麵還怎麽應對候府的招啊?”林蘇寒毫不在意的說道。


“小姐你是成了人家嘴裏的談資,可世子爺這樣的‘秘辛’,又有幾個人敢隨便亂說,小姐你不是也叮囑過王媒婆她們了嗎?”阿竹有些憤然說道。


原本作為婢女的她,在候府裏從來都是逆來順受,非議主子那是萬萬不敢的,如今跟著林蘇寒,這膽子才稍稍大了些。


“我跟你說,”林蘇寒笑夠了,繼續邁步。“越是一定要別人保密的秘辛,謠傳的越是快,因為她們每次說的時候都會加一句:這事我可隻跟你一個人說了啊,你可千萬別告訴別人!但往往事實恰恰相反!況且還是王媒婆她們這幫人,當初林家和定遠候府的事慶州府人盡皆知,也多虧她們幫忙吧?”


這邊林蘇寒主仆二人邊說邊回家去了,絲毫不知情自己已是另一波謠言主人的程明宇,此刻正在執行任務。


他騎著馬,一身普通護衛打扮,跟在一輛並不打眼就如一般富裕人家的馬車旁。周圍還有十來個護衛打扮的人,分散著將馬車圍在中間。


前後幾輛裝著物資的馬車,由一些身強力壯的民夫押運著。


從表麵上看來,這就是一支雇了護衛的普通商隊。


“爺,天色不早了,前方的路又是山穀,怕是有些不安全,不如就近找地方歇息一晚,明日再走。”程明宇靠近馬車說道。


“今日不安全,明日就安全了嗎?我不來這一趟,這裏的百姓就安全不了!走吧,我倒要看看不安全到什麽程度。”車廂裏傳來說話聲,夾雜了幾分怒意。


“是。”程明宇躬身領命,“加快速度通過山穀!”


車廂裏,許懿開口說道:“皇…大哥,天下之大,總有那麽幾個害群之馬,就像人身上長的毒瘤一樣,割掉就好了,為此生氣傷身可不值當。”


皇帝笑了,“你這割啊縫的常常掛在嘴邊,還有誰人不知你是懿王?”


許懿幹笑兩聲:“這個,我是比較熟……”


皇帝歎了口氣道:“這毒瘤長的深長得壯,牽一發動全身!何時割怎麽割還得從長計議才是!”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