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各有各的算計
loading...

一個身穿藤青曳羅靡子長裙的美貌少婦站在花園小徑旁,看著那個婀娜的背影消失在去往軒榭後花園的甬道上,轉身往回走。


她差不多三十七八的年紀,因保養得當,看起來還不到三十的樣子,歲月並沒在她俏麗的容顏上留下過多痕跡,反倒增添了不少韻味。


“姨娘,這事真能成嗎?”跟在她身邊的丫鬟翠兒小聲問道。


“這有什麽不能成的。”柳姨娘抬手優雅的撫了下鬢角,“一個未婚妻子,關心未婚夫婿身體天經地義。”


“可那林蘇娘根本就不討世子爺還有候爺夫人的歡心,隻是仗著老候爺的善心寄居在候府罷了,許多人私下都說世子爺根本不會娶她做少夫人的。”


“林蘇娘最終能不能做少夫人我不知道,但老候爺在的話,差不多有三成可能,現在嘛…基本上沒可能了。”


“既然這樣,姨娘你為何還給那個林蘇娘支招,為何又要在她熬的解酒湯裏加那種藥,今天隨願亭那邊世子爺有朋友招待,都是些世家子弟,這萬一搞砸了…”翠兒壓低聲音說道。


“你做得不幹淨?”柳姨娘甩給翠兒一記淩厲眼神。


“姨娘放心,”翠兒忙道,“那主仆二人對我沒有絲毫防備之心,保管神不知鬼不覺。”


柳姨娘慢條斯理收回眼神:“如果沒記錯的話,世子爺今年二十有四了吧,這在別人家,孩子都能下地跑了。三年前就該大婚結果一拖就到現在。世人都說定遠候府世子爺聰慧神武,年紀輕輕就掙了不少軍功,又說他純孝賢能、恭謹自律,至今屋裏還沒個人。可如果他喝下那碗醒酒湯,血氣方剛的年紀又是麵對那麽個美人……”


柳姨娘眼睛裏浮現一絲得意陰狠,繼續說道:“當生米煮成了熟飯,夫人再是不情不願,為那世人皆知的婚約,為堵世人悠悠之口,林蘇娘說什麽也要進候府的門。”


“可不是,”翠兒低頭,口氣略帶嘲諷,“林蘇娘那樣的家世,能入定遠候府確實是八輩子修來的福氣,何況夫人早就相中了自家姨侄女為媳,這要是生米煮成熟飯,夫人心裏堵得,可不跟吞了蒼蠅似的。”


柳姨娘舒心一笑,“即使什麽事都沒有發生,就林蘇娘的這番作為,那眼高於頂的表小姐恐怕已經著急上火狗跳牆了。要是再出點什麽意外,可不是狠狠扇那個愛子如命治家有方的女人一記響亮的耳光!”


翠兒不由捂嘴笑了,“已經跳牆了。”


她把在廚房門口悄悄看到聽到的一五一十說了:“就在林蘇娘在廚房熬解酒湯的時候,表小姐帶著她的丫頭如煙也到了廚房,還帶了一壺酒,表小姐就對林蘇娘說道…”


翠兒就咳嗽兩聲學道:“‘林姑娘真是有心了,這麽關心表哥身體。我從小與表哥一起長大,眾多兄弟姐妹中,表哥待我最是與眾不同,我也最是了解他,要是他知道林姑娘如此牽掛著他的身體,心中定是很感激,可惜他現在忙著走不開,晚晴在這裏備了薄酒一杯,替我表哥說聲謝謝!’”


“如煙就在廚房拿了兩個杯子斟了酒,那林蘇娘一言不發也不喝酒,表小姐就又說:‘莫不是姑娘不是真心關心表哥,隻是為了老候爺一時許下的婚約為了候府的少夫人之位,而做的表麵功夫,擔不得這聲真心實意的謝?’”


“林蘇娘一張臉就漲得通紅,猛得端過杯子喝了酒。”


“表小姐就綻了笑臉,看著林蘇娘熬湯的爐子又說,‘林姑娘就請仔細為表哥熬這醒酒湯吧,怎麽說也是你的一番心意,雖然我知道表哥並不喜歡喝這些亂七八糟的湯,但你還是早些給表哥送去吧!免得酒勁上頭林小姐自己倒需要喝了…也說不定表哥就喝了你親手熬的湯呢!’”


“林蘇娘那張臉,一陣紅一陣白,開染坊似的,到底還是早早的去給世子爺送湯去了。”


“哦,還有這樣的事,”柳姨娘聽完微微笑,“候府安靜好些年了,也該熱鬧熱鬧了。”


※※


柳玉一臉憤然的領著林蘇娘走在候府後花園,這是去往隨願亭和軒榭的必經之路。


“府裏人都說,那表小姐溫婉可人,”柳玉邊走邊說:“無論容貌、才情,就連她平時的一言一行一舉一動,完全媲美她高貴的出身,大家閨秀的風采無人可比,可我看來卻不盡然——”


她說著壓低聲音在林蘇娘耳邊說道:“小姐你瞧她剛才的輕狂樣,說什麽替她表哥說聲謝謝?呸!她憑什麽代表世子爺?她這樣與府裏那些作張拿喬的小蹄子們又有什麽兩樣?”


林蘇娘忙去捂了她的嘴。


“柳玉,你不用這樣為我抱不平的,”林蘇娘左右看了看,四下無人,這才放手說道:“表小姐是英國公家的嫡小姐,出身高貴不說,還琴棋書畫樣樣精通,人品樣貌又是如此出眾,還與世子爺從小青梅竹馬,感情不同一般表兄妹的…”


越說聲音越小,越說神情越沮喪。


柳玉看著很是著急:“林小姐!你要記得,你才是世子爺的未婚妻,是老候爺親定的孫媳婦,是未來候府的女主人!”


“可是,我…”


“無論老候爺還是候爺,都是重情重義守諾之人,小姐將會是世子爺的妻子,候府的少夫人,這件事是毋庸置疑的。要不是老候爺殯天要守孝三年,小姐與世子爺早已經完婚了。小姐,現在我們要做的,就是走到世子爺麵前,讓他看到你、記住你這個未婚妻!”


現在也隻有死死抓住‘未婚妻’這個身份了,不然你怎麽靠近世子爺?我又怎麽靠近世子爺?柳玉在心裏加了一句。


林蘇娘水汪汪的眼眸裏一點點閃爍起希冀的光芒。


兩人隨著花園小徑走進了一片大大的石林,石林盡頭是靠湖的一座又高又大的假山,假山前放置著許多奇形怪誕的石頭,組成了一個錯落有致、交相輝映的假山群。隨願亭和軒榭相隔不遠,卻是隔湖相望,假山就是去往這兩個地方路徑的分叉點——隨願亭在左,軒榭在右。


林蘇娘她們要走右邊的路。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