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同行相遇
loading...

“生了?她們母子沒事吧?”平順母親忙跑向床邊。


一個粉嘟嘟的胖嬰兒睡在桔紅的枕邊。


“娘,我們好著呢!”桔紅說道,伸手在孩子臉上戳了戳。


孩子被打擾了好眠,不滿的嘟了嘟嘴,吐了個泡泡。


桔紅驚奇:“看!寶寶吐了個泡泡!”


“哎喲!”平順母親笑得合不攏嘴,忙把孩子給抱了起來,手伸進孩子包被裏摸了摸,臉上的滿意之情更甚了:“我的乖孫,都會吐泡泡了!”


一麵抱著孩子輕搖,一麵對桔紅說道:“媳婦辛苦了!等下娘就給你煮紅糖雞蛋,可得好好補補!”


“這孩子倒是性急,小半日都等不及。抱來給老身瞧瞧,可有什麽不妥。”七婆進屋後淡淡看了林蘇寒一眼,對身後的中年婦人吩咐道。


一個中年婦人馬上上前。


平順母親笑著把孩子交到婦人手中:“那就有勞七婆了!”


中年婦人把孩子抱到七婆麵前。


七婆並沒有接過孩子,隻是打開了孩子的包被,露出了孩子的肚子。


一塊幹淨的白棉布整整齊齊敷在孩子肚臍處。


七婆再次看了林蘇寒一眼,伸手輕輕揭開白棉布。


“哎!你還沒洗手呢?”林蘇寒忙阻止。


喲!居然還有人嫌棄七婆這雙手!


抱孩子的婦人不幹了,怒道:“怎麽,七婆好心幫你們檢查檢查,你急什麽?莫不是你什麽都不會,胡亂處理了一通吧?告訴你,這臍帶關係大了,一個處理不好……”


“臍部幹燥,結紮老練,看來姑娘年紀輕輕,就已經出師了。”七婆看過寶寶臍部,打斷了抱孩子婦人的話。


抱孩子婦人的一通話就卡在了嗓子眼裏,憋得她一臉漲成了豬肝色。


“對,我已經畢業……唔唔。”林蘇寒差點脫口而出,急智之下咬了舌頭。“唔,我跟我母親學的。”


“原來如此。不知姑娘母親姓甚名誰,老身是否認識?哦,老身認識的穩婆很多,大部分都是從我這兒出師的。”


七婆一邊說著一邊走向床邊坐下。


“我母親名叫於落英,隻是幾年前就已經去世了。七婆可曾認識?”林蘇寒先是用眼神詢問了一下阿竹,得到否定答案才說道。


“老身不曾認識姑娘母親,倒是覺得姑娘手藝還不錯。把手伸出來。”後麵那句話卻是對桔紅說的。


抱孩子的婦人包括跟著一起進來的另外兩個婦人,頓時露出不忿的臉色來。


七婆一慣高冷,可是很少誇人的。


但是能跟著七婆,麵子裏子都能賺得不少。


這要是收個乖巧伶俐的小徒弟,那她們……


不過剛才聽這家人說她好像是個小姐來的,這千金小姐應該不會來跟她們搶飯碗吧?


果然看到林蘇寒無所謂的笑笑,心頓時放下的不少。


“從脈象上看,並無異象。我再檢查一下你身下,畢竟是頭一胎,而且我看了看,孩子還不小。”七婆說道,站起身來。


林蘇寒挑了挑眉。


喲,這七婆不愧有名啊,經驗是挺足的。不過,要是看到側切傷口,會有何反應?


果不其然,七婆驚訝問:“這是做什麽?”


“這是側切手術。嗯,就是幫助像桔紅這樣,產道狹小,孩子又大的產婦順利生下孩子的一個小手術。”林蘇寒解釋。


“側切手術?可是我看這傷,好像是縫起來的啊?”七婆緊皺眉頭。


“對,傷口縫合不但能止血,還能讓傷口愈合得更快。對了七婆,你們是如何處理類似的情況的?”林蘇寒有些好奇。


“哎!這位姑娘怎麽回事?存了是什麽心思啊?七婆的不傳之密都敢亂打聽!”先前抱孩子的婦人瞪大眼喝道。


林蘇寒無語。


好一個不傳之密,怪不得直到現代引進西醫,產婦的死亡率才降下來。


七婆罕見的沒有發怒,皺眉好像在想什麽。


“產道狹小,孩子個大…側切?縫起來就可以嗎?又能止血,又能好得快?”她喃喃說道。


林蘇寒一聽嚇了一跳:“七婆,這可不能亂縫的!”


“哎!我說你這姑娘怎麽回事!七婆難道還要你教嗎?”那個婦人又蹦躂起來。


“你閉嘴!”林蘇寒怒了,“你誰啊?我這和七婆說著話呢!有你插嘴的份嗎?”


“哎!……”


那婦人還要說什麽,林蘇寒已經不理她了,轉頭對七婆認真說道:“七婆,這縫合術真的不能亂用的,會出人命的。要不是昨晚情況緊急,我也不會用的。”


七婆被她們的爭吵吵回了神,此時已恢複冷冷的一張臉。“姑娘不用多說,老身替人接生已有二十餘年了,怎麽做不用姑娘擔心。老身還要去下一家接生,這就告辭。”


做了這麽久了?怪不得經驗這樣足。


那應該不會亂跟著學吧?


林蘇寒一顆心放到了肚子裏。


抱著孩子看著她們爭論正不知所措的平順母親忙放下孩子去送人。


哪個都是她不想得罪的人。


不過在送的過程裏再三確定她兒媳婦乖孫子平安無事的話略過不提。


“劉嬸,那個七婆接生很厲害嗎?”平順的母親姓劉,大家都稱呼她為劉嬸。


林蘇寒對這個自己的‘同行’有些好奇,不由問道。


“是啊,她是我們慶州最出名的穩婆,出自正安堂,做這行己經有二十多個年頭了,當然也是我們這裏身價最高的穩婆。”劉嬸說道,想起那價格,她忍不住地心疼。不過為了大人小孩都平安,花些銀錢也是值得的。


“即便是這樣,也常常有願意加價的人家請不到她人。有人說她的那雙手,是送子娘娘點化過的,但凡她的手摸上孕婦的肚子,難產也會變成順產。”劉嬸嘴裏沒停,很高興和林蘇寒閑聊著,雖然眼前的小姑不知輕重,給自家媳婦接了生,但好在母子平安,人家好歹也算是救了母子倆的命。


不過在她心裏,林蘇寒隻是碰巧幫了忙而己,她的手藝怎麽能跟七婆相提並論!況且人一千金小姐,怎麽會做穩婆這樣的營生呢?


所以在林蘇寒麵前誇七婆,劉嬸是沒有任何心裏負擔。


“這麽神?她從來就沒失過手?”林蘇寒其實是想問問這個七婆,從業二十多年遇到過多少死亡案例。要知道,在古代,孕產婦的死亡率可是很高的。


“自然沒失過手。”劉嬸肯定答道。


“真的?那可真的是很厲害了?”林蘇寒有些懷疑,畢竟就是在醫學相對發達的現代,哪一家醫院的產科,也不敢保證無一例孕產婦有死亡風險。


“是啊,七婆真的很厲害,遇到那些難產生不下來的,別的穩婆黔驢技窮了,隻要請她出馬,她說能生就能生,當然,七婆說生不了了,那就是天王老子也沒辦法了。”劉嬸說著歎了口氣,“唉!這也是沒辦法的事,誰讓咱們女人生孩子,一隻腳就踏進了鬼門關,出不出得來全都是命啊!”


林蘇寒感覺自己腦門上幾根黑線劃落——這也叫從沒失手過!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