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原來有後招啊
loading...

真是發財了!


林蘇寒雙眼放光,抄起翠綠的手鐲,紅豔的戒指,瑩潤的耳墜就往身上招呼。


這些都是貨真價實的古董啊!這要是戴在身上穿回現代去,隨便拿一件出來,那可都是大發啊!


這婚退得真順利真劃算!


程明宇帶著護衛走後,林蘇寒就趕快叫了兩個丫頭過來分享她的喜悅。


林蘇寒笑得一臉燦爛,阿竹和柳玉卻是一點也笑不出來。


“林小姐,你真的,真的退了婚書嗎?”柳玉很是沮喪,看樣子都快要哭出來了。


“這難道還有假的不成?”林蘇寒不以為然說道,又拿起房契看了起來。


現代多少人為了房子累彎了腰,在這裏卻不費吹灰之力就到手了,居然還是一座麵積超大的四合院,嘖嘖,這真是……


“那我們以後還住在候府吧?”柳玉又問道。


“如果還讓我們住候府,世子爺幹嘛送小姐房子!柳玉,收起你那些不可告人的心思吧!你難道還沒有看清現實嗎?我們老老實實規規矩矩的,才會有舒心日子過!”阿竹很是氣憤的道。


小姐與其說是主動退婚,不如說是形勢之下被逼無奈,已經夠可憐了,柳玉這時候卻還一心一意守著她的心思。


“我怎麽不規矩了?怎麽心思不可告人了?你少血口噴人!我不過是擔心林小姐孤苦無依罷了!”柳玉毫不示弱反擊道。


“好了好了!有什麽好爭辯的!”眼看著又要吵起來了,林蘇寒忙喊停。“本小姐現在是前所未有的好過,柳玉就不用杞人憂天了啊。至於以後的安排麽?先回府再說吧!”


柳玉漲紅了臉,哼了聲不說話了。


阿竹雖然心裏還有些氣不過,但也沒再說話,低頭幫林蘇寒收拾起這些貴重物品來。


馬車得得得駛入了慶州城,定遠候府已遙遙在望。


馬車卻在一個客棧前停了下來。


林蘇寒心髒莫名突突跳了兩下。正疑惑間,車外傳來故意撥高的喜慶的中年男音。


“恭喜林小姐!賀喜林小姐!候爺特命老奴在此,迎林小姐回府!”


林蘇寒掀開車簾一看,一個五十歲左右的男人,管家模樣打扮,帶著兩個婢女,站在客棧前。旁邊一頂嶄新的轎子,四個轎夫候在一旁。


候府還派了人來接啊!這婚一退這態度變化這麽大啊?


“嗬嗬!”林蘇寒幹笑兩聲,“那個,候爺真是太客氣了,也辛苦管家了。”


“不辛苦不辛苦!”管家疊聲道。“今天是林小姐的喜慶日子,怎麽著也要收拾打扮一番的。候爺心細,知道林小姐剛從寺裏回來,什麽都沒準備,特派老奴帶了婢女梳洗伺候。”


“啊?候爺真是太費心了!”林蘇寒歎道。“蘇娘不過回個府而已,結果給我弄得多講究啊!”


“林小姐說笑了。”管家說道。“今天可是小姐的大日子,依禮本就有講究的。候府一來不是普通人家,二來也是敬重小姐,自然更是以禮相待。”


管家說著側身作請,“一切都已經打點好了,小姐請去梳妝吧!”


的確一切都打點好了,林蘇寒走進客棧房間,入目是疊放整齊的新衣新鞋新襪,全套的胭脂水粉,華麗的首飾頭麵,看樣子不把她打扮的光鮮亮麗是不會罷休。


先前在門口候著的兩個婢女先一步進了房間,其中一個說道:“熱水也準備好了,林小姐是要淋浴呢還是淨臉就好?”


“隨便都行啊?這個不講究嗎?”林蘇寒說道。難道沒有洗‘晦氣’這個環節嗎?她依稀記得古人有這方麵講究的。


婢女噗嗤一聲笑了,“今日雖然是小姐抬入候府做姨娘的日子,但又不是什麽封禪封後,需要焚香沐浴昭告天下——小姐隨便都可以的,隻要不誤了吉時就好。”


“姨娘?我要被抬入候府做姨娘?”林蘇寒反問,眸子內跳動著憤怒的火焰。


姨娘啊,不就跟小三小四小五一個樣麽?


這麽多女人光明正大明爭暗鬥的共侍一夫!


那得多惡心啊!


好個陰險的程明宇!


故意騙走她手中的婚書轉眼就要納她為妾!


當真欺負她孤身一人嗎?


“是,奴婢在此恭賀林姨娘心願達成,從此服侍世子爺左右!”兩個丫鬟齊齊曲膝賀道。


恭賀你個頭啊!這不明擺著仗勢欺人嗎?林蘇寒怒極,冷聲道:“你們兩個,出去!”


還別說,如果這具身子的靈魂是真正的林蘇娘,恐怕那句‘服侍世子爺左右’就能讓她就範。


畢竟她對程明宇是癡心一片,估計讓她做個通房丫鬟她也是願意的。


可現在皮囊裏裝的是林蘇寒,這個來自現代的靈魂,就連世子夫人的位置,她都是不屑一顧並想方設法要推掉的。


而兩個丫鬟明顯誤會了她發火的原因,隻當她氣憤從正妻變成了妾室。“林小姐習慣柳玉她們服侍,奴婢們退下便是。隻是還請林小姐恕奴婢們多嘴,小姐可千萬別誤了吉時,這可是小姐入候府最後的機會了。”


兩個婢女乖乖離開,被姨娘二字震驚的柳玉和阿竹麵麵相覷一時間沒人說話。


林蘇寒努力壓製心中怒氣,想了想幹脆轉身進了淨房。


“小姐!”阿竹一臉擔憂的跟著她,眼眶紅了又紅,想說什麽但終究沒開口,默默幫她整理好衣物,往裝滿了熱水的浴桶裏灑好花瓣。


柳玉聽到這個消息原本還有些忐忑,尤其是林蘇寒這段時間的變化,以及她剛才還罕見的發了火。結果卻看見林蘇寒進了淨房,不由撇了撇嘴:“這麽好的機會傻子才會放過啊,不過是氣憤正妻的位子沒了,在我們下人麵前出出氣罷了。”


她圍著那些衣服首飾轉了一圈,眼睛裏全是豔羨,這些東西要都是為她準備的,那該多好啊!


不過隻要能經常接近世子爺,就憑她柳玉的美貌與智慧,還怕沒有機會嗎?


她意氣風發的笑了笑,這才轉身跟著進了淨房。


林蘇娘現在不喜歡人貼身伺候,阿竹正在屏風外候著。


“你怎麽不進去服侍著,萬一誤了吉時怎麽辦?“柳玉橫了阿竹一眼,繼續往裏走。


“林小姐,今天奴婢來幫你沐浴吧!”柳玉三兩步走到林蘇寒麵前,說道。


適合的水溫,紛芳的花香,享受著花瓣浴,準備不小心錯過吉時的林蘇寒,心底揣著並沒有消失殆盡的怒氣,透過氤氳熱氣看著柳玉,懶懶說道:“你要幫我沐浴啊?行啊,今天這姨娘,你也可以一並幫我抬了。”


此言一出,三人身子俱是一震。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