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誰的以身相許
loading...

馬車搖搖晃晃行駛在回府路上,林蘇寒坐在車裏沉默著。


活生生的三條人命啊,就這樣消失了。是不是她提醒的再早一些,這場悲劇就能避免了?林蘇寒不由想到。


其實她也明白,這結果的造成根本與她無關,隻是生命的流逝總是讓人悲歎!


車子突然停下,打斷了林蘇寒的思緒。她回過神,程明宇已經一把掀開車簾坐了進來。


“我們談談吧!”他說到。


對啊,按裏理說這家夥巴不得她一輩子呆在嚴法寺才好,突然間接走她自然是有目的的。


不過無非就是解除婚約罷了,其實正這中林蘇寒下懷。


“好啊,你說說看!”她平靜的道。


程明宇看了林蘇寒一眼,微微有些詫異她的平靜.


“我先前救了你一命。”他說道。


林蘇寒先是愣了一下,旋即笑了:“再次多謝世子爺救命之恩,林蘇娘自當舍身相報!”


舍身相報四個字入耳,程明宇一張俊臉徹底黑了下來。“原來你們林家,不管是報恩還是受恩,除了以身相許還是以身相許啊!”


林蘇寒眨了眨眼,道:“世子爺誤會了,蘇娘所說的舍身相報,是說如果世子爺需要,蘇娘縱使舍棄身家性命也要報答的。嗯,以身相許的話,不是候府的報恩方式嗎?”


程明宇轉頭看著林蘇寒一笑,露出一口森森白牙:“林小姐真是會說笑,先前我不顧自己安危,舍身救林小姐一命,不正是林小姐所說的舍身相報嗎?倒是林小姐以前的所做所為,會讓人誤會林家仗著恩情,要挾候府‘以身相許’呢!所以,為了林小姐的終身幸福,也為了這段佳話不要變成孽緣,我們的婚約,就此作罷吧!”


終於開口了,林蘇寒心裏一喜,臉上卻不動聲色,手托腮一副認真思考模樣。“唔,世子爺說的非常在理,蘇娘也很讚同,隻不過就連重利商人都講究個‘買賣不成仁義在’,何況定遠候府這樣的德高望重的功勳世家呢?解除婚約,對世子爺來說倒沒什麽,可對林蘇娘這個孤女來說,幹係就太大了。”


程明宇聞言有些嫌棄的收回視線,說道:“我知道母親給了你不少商鋪銀兩,已經能確保你後半生衣食無憂了。不過我這裏還可以給你加上慶州城裏三進院子一座,古玩珍寶若幹。最重要的一點,隻要林小姐沒有什麽不該有的心思,也沒有造下什麽喪盡天良的罪孽,林小姐你,永遠都是我慶遠候府的庇護的恩人之後。”


程明宇說著拿出一個匣子打開,最上麵放著一張契書,契書下珍珠、寶石、美玉堆滿了整個匣子,一片珠光寶氣。


林辦寒心裏已經樂開了花,這婚約還真是有份量啊,有錢有田還有房不說,關鍵還能靠上定遠候府這棵大樹,今後封建製度下的異時空生活,想來肯定是順風又順水了。


她撩起車窗簾向後喚道:“阿竹,你過來一下。”


阿竹三步並兩步從專供丫鬟們乘坐的青布小車旁走了過來。“小姐,什麽事?”


“把婚書給我。”林蘇寒伸手說道。她知道阿竹這丫頭仔細,她們的貴重物品都是貼身收著的。


阿竹頓了一下,還是應了聲是拿出婚書。


她知道此刻世子爺就在眼前的馬車裏坐著,也知道小姐此刻要婚書是做什麽,她心底不是沒有難過驚慌,但看到小姐臉上溢滿的笑,她決定相信性情大變的小姐。


不知道為什麽,她突然有種感覺,小姐退婚後帶著她,會比在候府生活的更好。


“世子爺,你說的太對了,聽君一席話,蘇娘真是猶如醍醐灌頂,茅塞頓開!蘇娘以前就是太拘泥於父母之命了,以至於世子爺有些誤會。先不說林程兩家幾代淵源,就憑我和世子爺不打不相識的交情,我們的友好關係幹嘛要用婚姻來束縛呢?”


林蘇寒笑著重重拍了程明宇幾下,將婚書遞到他麵前。“來,一手交錢,一手交貨,從今往後,我和世子爺,和候府之間,就隻剩下純正的革命友誼了!”


程明宇一張臉黑成鍋底。


他說了什麽她就醍醐灌頂了?


說著說著怎麽又動手動腳了?


還不打不相識的交情!還什麽革命友誼!分明就是一臉財迷相嘛!


這女人,真是有病!


他一把接過婚書,冷冷說道:“君子一言,駟馬難追!希望林小姐別忘了了今日所說的話。”


“共勉共勉!世子爺也別忘了今日所說的話。”林蘇寒翻看著匣子裏的珠寶,隨口回應著程明宇,卻突然間抬頭說道:“世子爺你不是說還有古玩嗎?”


程明宇臉上的肌肉抽了抽,咬牙道:“放心,我程明宇說出的話還從來沒有不算數過。那些瓷器字畫,都放在賜予你的那座院子裏,包括這些珠寶首飾,都擬了單子和房契折在一起。”


“哦?”林蘇寒將信將疑哦了一聲,轉頭將手伸向窗外:“阿竹,看看這房契和單子有沒有什麽問題。”


程明宇身側的手攥了又攥,才按倷下把林蘇寒扔出窗外的衝動。


他今日這所以答應父親來接這個女人,就是想著這次一定得把婚退了,既然想要的結果已經出乎意料順利的達到了,今後他和她井水不犯河水,各自避開就是。


剛準備起身,車外護衛阿左稟道:“世子爺,有軍部加急密信!”


程明宇跳下車,接過阿左手裏的密信快速看了,說道:“馬上回府!”


阿左和護衛們抱拳應是。


程明宇翻身上馬,身後傳來他一點也不想再聽到的聲音:“世子爺,你忙去吧!留個車夫送我回府就是。不過我給你說的事別忘了,那些用硫磺硝石的人,一定要提醒他們注意安全,別讓今天的悲劇再重演了!”


“此事就不勞林小姐費心了,我自會派人去調查處理。林小姐要是閑來無事,不如多讀讀《女誡》修身養性。”程明宇頭也沒回的說完,呼啦啦帶著護衛離去。


林蘇寒縮回腦袋,悻悻罵了句“嘚瑟”,然後把程明宇的冷嘲熱諷拋到腦後,興致勃勃把玩起珠寶首飾來。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