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救命之恩
loading...

“啊!”


風晚晴被這句話咂得目瞪口呆。


“那,那表哥是被人下了藥,這才,這才…”她結結巴巴說道,旋即又想到什麽似的提高聲音:“姨母,那林蘇娘敢用如此手段對待表哥,可見其心可誅,斷不可再接回府裏來啊!”


“那碗湯,應該是林蘇娘喝了。”白氏繼續拋炸彈。


“啊!”


風晚晴被炸得七暈八素。


“她…她…她…”她了半天也沒說出個所以然來。


心底卻大大鬆了一口氣,再不會有人把這事聯想到她了。


“她何需這樣做啊?”她終於說道。


“據朱大夫所說,柳玉找他去軒榭,是因為林蘇娘突發急症。那碗醒酒湯,應該就是林蘇娘病發之後喝下去的。這也間接說明林蘇娘不是下藥之人,或者說她的嫌疑比較小——畢竟不可能一下子病到神智不清忘了自己擱了什麽在湯裏吧?”白氏慢慢跟風晚晴分析起來。


“宇哥兒正是看出了林蘇娘的不妥,這才想著去察看一番的,結果沒想到林蘇娘突然醒了,瘋了似的跟他廝打在一起,這才有你進門看到的一幕。至於所謂的‘落紅’,應該是林蘇娘鼻子出血所致——不知道你當時有沒有注意到她臉上的血跡。”


風晚晴眼睛亮了起來。


原來表哥說的是真的啊,真的什麽都沒有發生。


枉她這麽久來一直在心底咒罵著林蘇娘。


不過那林蘇娘也活該被罵,不隻是她,凡是敢覬覦表哥的人,被罵個狗血淋頭算是輕的,一勞永逸的打發了才是正經。


“這下是真不委屈了吧?”白氏看著她發亮的大眼,笑著打趣。


風晚晴紅了臉:“晚晴心裏從沒怪過表哥的,我知道,這不是表哥的錯。”


“難為你這麽相信他,想當時聽了宋媽媽的那番話,我可是很失望很生氣呢!”白氏語氣裏全是欣慰。


“可是姨母,那湯縱然不是林蘇娘動的手腳,與她身邊的人也脫不了關係,她們回了府,我們不是更要事事小心防範了?”風晚晴很快就端正了神色。


白氏看著就更滿意了,笑道:“宇哥兒知道你這樣一心為他,一定很開心!”


“姨母!”風晚晴嬌羞的喚了一聲。


白氏慈愛的拍了拍她手背,然後正色道:“不過要有了餌,魚才會上鉤。候府家大業大,我處理家事,也從來是講究有理有據,這樣才能讓人心服口服不是嗎?”


她在‘心服口服’幾個字上咬得有些重。


風晚晴眼中閃過一抹恍然:“姨母心中已有判斷?”


白氏麵露冷色,站起身來,慢慢踱了幾步。“知子莫如母,那林蘇娘是不可能得宇哥歡心的。更不是我心中媳婦的人選。原本我念著,林家到底是對候府有恩,林蘇娘要是願意退婚的話我就好好的給她尋一個好人家,可是經過軒榭一事,她不但差點害了宇哥兒,也令自己落了個不守已撞邪祟的名聲。”


“而我之所以還同意候爺把林蘇娘抬進門,一來是宣告世人候府已還林家恩情,二來則隨著林蘇娘回府,她們自以為計謀得逞,自然再接再勵動作不斷,狐狸尾巴總會露出來,我又何愁證據無處尋呢!”


白氏說著轉身抓住風晚晴的手,眼中露出冷峻堅毅:“姨母本是心如止水之人,之所以嫁入候府,就是想看著宇哥兒平安長大,替他守著這份家業。她們在候爺麵前如何爭寵如何獻媚,我都不會多瞧一眼,可若有了那不該有的心思,有半絲危害到我的孩子們,就別怪我不留情麵!”


※※※


每年往嚴法寺供奉的香油不少,即便是座庵堂,程明宇的到來也受到了尊貴周全的接待。


很快他就被帶到了林蘇寒所在的偏殿處。


不曾想饒有興趣的看了一出好戲。


沒想到那女人還是個惹事精,就憑著幾腳不入流的腿法,在寺裏還能夠招惹到一堆男人。


眼看著她就要被一群男人圍毆了,他這才適時開口。


天見可憐,他可是為了候府的顏麵。


沒想到那個女人一見到他,雙眼發亮,興奮的衝過來一把抓住他的胳膊,“世子爺是吧?你來得真是太及時了!”


及時?這麽說這女人在寺裏過的還不錯嗎?隻是他及時出現替她解了圍,而不應該是她哭哭啼啼,說著知道錯了哀求他大人大量帶她回府嗎?


趁他發愣的瞬間,那女人又大聲說道:“聽到了嗎?定遠候府世子爺叫你們乖乖站著別動,別抗命啊,否則治你們大不敬之罪!送貨什麽的我們去商量了大師再行定奪。”


居然有候府世子撐腰!門外的夥計們果然麵麵相覷的站著沒敢再動了。


還大不敬之罪!這狐假虎威用得還真是嫻熟!


程明宇冷哼,已經被林蘇寒推搡著進了小院的他很是惱怒,用力抽回手臂:“夠了,拉拉扯扯的像什麽樣子?”


“世子爺,你認識煉丹的大師吧?快帶我去見她,我有很重要的事情跟她說,人命關天的事!”林蘇寒不顧程明宇的黑了的臉色,認真說道,又拉著他往前走。


程明宇停住腳,看瘋子一樣看著林蘇寒??:“嚴法寺的香火,也祛不了你腦子裏的邪祟嗎?”


就在這時,‘轟’的一聲,身後小院傳來劇烈爆炸聲響。


頓時火光衝天,煙霧彌漫。


“快趴下!”林蘇寒顧不得程明宇的冷嘲熱諷,條件反射般的拉著他撲倒在地。


剛和土地親密接觸的瞬間,林蘇寒被一條結實的手臂攔腰抄入懷中,兩個人纏繞著在地上翻滾了幾圈才停了下來。


趴在厚實的胸膛上,入目是一張明顯麵帶驚愕的俊臉,林蘇寒有一瞬間的愣神——搞什麽?要搞事情也要分個時間地點吧!


想要立馬起身,這一抬頭,林蘇寒是徹底愣住了——剛才她撲倒的地方,一截斷了的粗大木梁橫亙在地,地麵被砸了深深的一個坑。


要是她還在原地…要是這木梁砸在她腦袋上…林蘇寒不由出了一身冷汗。


大師!你這是研發出了tnt的配方嗎?


“還不起來!別借機裝傻!”隨著話音落程明宇一把推開林蘇寒,一臉厭惡。這女人總是見縫插針的接近他,這是他第二次推開她了。


不過她說的人命關天的事就是指的這個嗎?程明宇看著滿院的支離破碎不由咽了咽口水。


還真是人命關天啊!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