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七章 消息
loading...

“此事暫告段落,多謝殿下全力配合、鼎力相助!我這還有剩下的事要忙,先走一步。來人,代我送懿王殿下回王府!”


許懿一想起程明宇用完就扔的嘴臉就恨得牙癢。


打道回府後,倒是借遇到山匪的事由,把送藥的事情交給了李太醫。皇宮啊帝王什麽的,他這個冒牌頂替的,還是少直接接觸為好。


何況,他還有正事沒做。


“這段時間我讓你們調查的東西全部都在這裏?”許懿放下手裏寫滿字的紙,問道。


“幾個月前的奇異事件,查起來有些費勁。不過,能收集到的都收集了,全都在這裏。隻是經過核實,許多都是莫須有的事情,畢竟不是誰,都有殿下你這樣的福澤。”侍衛恭恭敬敬答道,其實心中早就料到了這樣的結果。


天底下被雷劈死的人不少,劈傻的也有,但把傻子劈好的,古往今來,就隻有懿王殿下一個。殿下想要找一個跟他類似際遇的人,難。


許懿點點頭。當初就查問過,現在這個結果也在情理之中。“那酒呢?可有人拿著酒來找過我?”


“那些拿著酒來找的人,殿下不都見過嗎?”


那些都是借酒來拉關係做生意的……許懿歎了口氣,這麽說來,還是沒有半點消息。


“程明宇那裏,總有些有用的消息吧?”許懿猶不死心。


“殿下,這段時間你忙著製藥,這些消息,都是我們的人和世子爺的人共同查證,交由世子爺看過後才送來的。”


“都把這茬給忘了。”許懿拍額,向後倒去,癱在了椅子裏。


侍衛看著頹廢的許懿,躊躇了小會兒,說道:“其實按照殿下你的要求,世子爺家裏有一事,倒是應該上報殿下。”


許懿沒說話,隻掀了眼皮看了侍衛一眼。


侍衛硬著頭皮道:“就是世子夫人,最近得了個神醫的名頭,在慶州傳得家喻戶曉的。據說得自祖傳的醫術,精通婦科,還給世子爺的姨娘做過剖腹療傷。外頭傳得沸沸揚揚的,其中曲折,隻有當事人才知曉,想必,世子爺早已殿下你說過了。”


不過侍衛敢打賭,世子夫人當街‘救人’的事,世子爺一定沒說。按照殿下的要求,這種‘驚世駭俗’的事情,是要講給他知曉的。礙於殿下跟世子爺的私交,自己就點到為止吧。


程明宇的那個小媳婦啊,許懿想起來了。


他晃著椅子,回想那僅有的一次見麵,那個柔弱女子,楚楚可憐的樣子。自古多情女子負心漢,看來程明宇那廝,還是沒能妥當平穩自己的後院,連正妻給小妾剖腹療傷這樣的橋段都鬧出來了。


還有,那柔弱女子也不是真的柔弱嘛——這樣的性格,可不屬於林蘇寒,那可從來都是敢說敢想敢做有仇當場報的主。


唔,哪天還是去問問程明宇吧,雖然不可能,但畢竟跟行醫有關,寧錯抓不能放過啊。


現在又多了藥的線索,許懿相信,找到林蘇寒的那一天,很快了。


那可是青黴素啊。


當初看到長著青黴的果子,靈機一動有了這個想法。動不了刀子,能做些藥出來也不錯。當下便想說服李太醫協助,沒想李太醫很感興趣,當即加決定加入。兩個人這一琢磨,再結合古今中外的法子,還真讓他們摸索出一套收集、培養、蒸餾、分離…的流程,最終製作出了青黴素。


雖然現在還隻是丸劑,再加工,製作出針劑來也不是不可能。


藥品可不比白酒,許懿決定上報,同時也寫了封信給皇帝,希望由朝廷驗證藥性藥效後再官宣,這樣既能最大程度的宣傳,也能保證藥品質量及用藥安全。


不過許懿也知道,李太醫拿下製藥資格,幾乎是板上釘釘的事了。


當然,他也會是股東之一。


現在是萬事俱備隻欠東風了,許懿決定出去走走。


這時天近黃昏,夕陽正準備帶走太陽最後的熱浪,不少人趁著飯後出來納涼,勤勞的遊商小販已經支好了攤位,商鋪酒樓也準備好了入夜的燈籠。許懿隨著性子,走走停停,不時在感興趣的攤位前駐足。


這是一把華麗的寶劍,許懿正在腦補程明宇配上這把寶劍的樣子,忽然被旁邊的一個攤位吸引了注意力。


“哇,這個好可愛!這個也好可愛呀!”兩個年輕公子,站在一個賣布偶的攤位前,拿著兩個麵娃娃,孩子般的歡呼雀躍、愛不釋手。


嗯,哪朝哪代都不缺娘炮。許懿搖了搖頭,忽然感覺不對勁,回頭仔細看了看:這身材,這骨架,這聲音……男裝打扮下的這兩人,分明是女子嘛。


不過守著攤位的那個八九歲的男孩就沒有這份眼力了,他驚疑的看著兩位‘公子’,半晌後開口道:“兩位哥哥,我覺得,這些娃娃更好看一些。”


這兩個哥哥都這麽大了,怎麽還喜歡玩這種娃娃呢?喜歡娃娃也就算了,居然喜歡的不是狀元及第啊老虎啊猴子啊這些,而是梳著丫髻穿著裙子的女娃娃!小男孩表示不能接受。


他的眼神實在是太過明顯,程明謹樂了,看了看自己身上的男裝,促狹心頓起,她伸手捏了捏男孩的麵頰,說道:“哥哥要買來送女朋友的,這個才合適哦。”


小男孩一臉懵,看著兩個‘哥哥’放下錢離開。不一會兒母親拿好東西回來,直誇他賣得好,他就更懵了。


許懿也有些懵。


女朋友?


此女朋友,是否是彼女朋友?


他來了這麽久,還是第一次聽到女朋友。


許懿丟下寶劍,跟了上去。


“說什麽記掛少夫人的事,連外祖家都不肯多呆幾日,現在卻跑來逛夜市,還穿成這樣!小姐,你這樣真的好嗎?”婢女紫蘇小聲的在程明謹耳邊說道。


“天黑了不進城,你想讓我睡荒郊野外啊?”程明謹就在紫蘇腰間擰了一把:“這裏這麽多人,你說萬一有誰出了什麽事要急救的,穿這身衣服不是更合適?”


紫蘇瞪眼驚道:“小姐,你要給人做人工呼吸?”


程明謹忙去捂了紫蘇的嘴。


許懿卻聽得心頭一跳。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