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三章 生機
loading...

結結實實的跌落坑底,林蘇寒隻感覺五髒六腑都移了位。


那青壯男子因被林蘇寒踢倒,以臉朝下的姿勢落了地,一時沒有動彈。


林蘇寒見狀,顧不得全身疼痛,掙紮著爬起來撲過去,取下頭上的發簪抵住青壯男子的喉嚨。


可惜醫藥箱在她跌下來的那一刻被甩在坑外,否則,一把手術刀在手,分分鍾能要了這人的命。


“少夫人,你這是做什麽?”青壯男子爬起一半的身子一僵,佯自驚詫的問道。


林蘇寒冷哼一聲,死死把這青壯男子壓在坑壁上:“都這時候了,還裝什麽裝?”


“少夫人?”眼前的變故讓阿竹呆了呆,但很快明白過來,馬上爬起來,從接生包裏拿出白布,把青壯男人的手綁了起來。


其實說真的,要不是危機關頭心有所感,看到這人背後伸出的黑手,林蘇寒恐怕落入陷阱了都還不知道怎麽回事。


這麽深的坑不可能是一個人短時間裏能完成的,林蘇寒覺得這人多半還有同夥。


果不其然,坑邊響起跑動的腳步聲,兩顆腦袋伸了出來。“老大!老大?”他們驚詫的喊道。


林蘇寒心裏一沉。


一個身強力壯的匪徒就夠她對付了,這又來了倆…這坑說深不深,說淺也不淺,一個人徒手絕對爬不上去。現在,坑裏坑外都是敵人,她和阿竹,要怎麽才能逃脫?


“你們倆個,跳下來!否則,我就殺了你們老大!”林蘇寒壓著青壯男子往坑邊挪了挪,把阿竹護在身後,對另外兩個匪徒威脅道。


“我勸你乖乖把老大放了!你要是敢動他一根汗毛,信不信我把你大卸八塊!”胖一點的那個匪徒大聲喊道。


林蘇寒冷哼一聲,手下加大力道,發簪刺入肌膚,有血滲了出來。“都給我跳到坑那一頭去!我數三聲,一、二、……”


青壯男子感覺到簪子還一點一點的往肉裏所,臉上一片狠戾,吼道:“別他媽廢話,都給老子跳下來!”


坑上兩個匪徒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乖乖跳了下來。


見狀,林蘇寒吩咐阿竹:“把手術巾撕成條丟過去。”


阿竹依言照作。


“你們兩個,把手腳都綁起來。”林蘇寒又道。


阿竹聽了,又蹲下去綁匪徒老大的腳。


倆匪徒無奈,隻得揀起布條。


“綁緊點!”林蘇寒盯著道。


“少夫人,我這自己給自己怎麽綁啊?”胖一點的匪徒綁好了瘦一點的匪徒,拿著布條對林蘇寒說道。


“先綁腳再綁手,快點!”林蘇寒厲聲道。


“要不,讓這位姑娘給我綁好了,我保證一動不動。”胖一點的匪徒說著往前走了一步。


林蘇寒立刻高度戒備,手下又加了一分力:“你再走一步試試!”


匪徒老大摔傷的臉被林蘇寒重重的壓在坑壁上,脖子上的血跡立刻蜿蜒成了一條蚯蚓。


她是不會給這些人控製住阿竹的機會的!


胖匪徒立即後退:“我自己綁我自己綁,你千萬別衝動。”


胖匪徒先是綁了自己的腳,然後又口手並用的綁了自己的手。


林蘇寒這才對阿竹示意:“阿竹,踩著這個人爬上去。”


“不,少夫人,你先上去。”阿竹說著取下自己的發簪對準匪徒老大的另一邊脖子。


“上去!”林蘇寒喝道,“你身手好還是我身手好?難不成,你想要給他們翻盤的機會?”


“我…”阿竹頓時說不出話來了,眼裏迅速蓄滿的淚水。不過此時卻不是掉眼淚的時候,阿竹咬著唇,踩著匪徒老大的身體,開始往上爬。


可即便是踩在老大的腦袋上,阿竹還是有些夠不著坑的邊緣。匪徒老大甚至頗為不甘的掙紮了一下,阿竹差點就摔了下來。


這可不是留情的時候,林蘇寒手下再次加大了力道,整個身子都壓製在老大的後背上:“別忘了我可是醫生,知道怎麽下手能讓你必死無疑,還死得痛苦不堪!你的小命現在可捏在我手上,給我老實點!站直了!”


匪徒老大這才站直身體,阿竹堪堪夠著坑邊雜草,借力一點點爬了上去。


“少夫人,快,我拉你上來!”阿竹剛上去,就趴在坑邊對林蘇寒伸出了手。


這一刻,林蘇寒感覺到三個匪徒的注意力都放到了自己身上,尤其是手下的老大,渾身緊繃戒備,仿佛一頭隨時可以躍起暴發的獵豹。


林蘇寒深吸一口氣,對阿竹道:“阿竹,我得在這裏守著,你以最快的速度去找程明宇,讓他來處置這三個匪徒。”


“不行……”


“你別擔心,”林蘇寒打斷阿竹,“先不說我是候府少夫人,就說他們千方百計的把我們騙到這裏來,就不會輕易要我們性命。再說,他們三個現在都被綁住了,掀不起風浪,你隻管快去快回。”


“可是……”


“別可是了!”林蘇寒吼道,“若是什麽人都敢設套挾持,我林蘇寒往後還怎麽敢在外行走?這個仇,我一定要報!找不到程明宇就去找陸啟,快走!”


“是!”阿竹哭著應了聲,淚眼模糊的辨了辨來時的方向,爬起來就開始飛奔。


剛跑出林子,就聽到林蘇寒短暫急促的痛呼聲。


阿竹心中一跳,轉身就往回跑。


沒跑幾步,她就停了下來。


這是林蘇寒用自己為她換來的生機。


她不能回去送死。


至少現在不能死。


她得相信林蘇寒的判斷,相信林蘇寒能最大程度的保護自己,而她,也是林蘇寒最後的一線生機。


阿竹按著絞痛的心口,雙眼赤紅,決然轉身,奔跑。


跌倒了,爬起來繼續跑,有荊棘攔路,無視衝過,坡徒路難,蜷著身子連滾帶滑……


阿竹告訴自己,快一點,還要再快一點,還能再快一點……


…………


林蘇寒的判斷沒有錯,她無法從這三個匪徒手裏逃脫。


如果剛才她讓阿竹拉自己上去,那麽很可能,現在躺在坑底的,還要多一個阿竹。


他們太卑鄙了,居然用她的手術刀傷她!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