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二章 遇險
loading...

循聲望去,隻見有人從斜坡上,骨碌碌滾到了大路上,蜷縮在那裏半晌沒有站起來。


林蘇寒和阿竹對視一眼,起身過去查看。


摔倒的是個青壯男人,渾身上下摔得髒兮兮的,坐在地上抱著小腿埋著頭,褲腿破幾個口子,露出的小腿有被刺棘抓破的痕跡,鮮血直流。


“你還好嗎?”林蘇寒問道,“除了腿還有沒有其他地方受傷?”


那青壯男子抬起頭來,臉上閃過幾分喜色,一把抓住了林蘇寒的裙角。“少夫人?”他喊道。


阿竹大怒,一巴掌拍了過去,“你幹什麽呢?”人也站到了林蘇寒身前。


青壯男子縮回手,看著留在林蘇寒裙角的髒汙指印,很是局促不安的樣子,掙紮著站了起來,低頭哈腰的道著歉:“少夫人,對不住,我不是有意要冒犯你的,請你千萬別介意!我隻是太著急了,你不知道,我是專程來找你救命的啊!”


“救命?救什麽命?救誰的命?”林蘇寒皺眉問道。


青壯男子居然就哭了起來:“救我妻兒啊少夫人!好不容易才懷上了孩子,眼看就快生了,誰知摔了一跤就…少夫人,你不能見死不救啊,這可是一屍兩命啊!”青壯男子捂著臉,顯得悲傷急切又無助。


一聽是產婦有情況,林蘇寒忙道:“那你快帶我去看看。”


阿竹也知道這種情況耽誤不得,但心裏隱隱有些不安,便問道:“你家住在哪裏?”


青壯男子就說了個地址。


阿竹一聽,挺遠還挺偏僻的。


“你媳婦懷孕幾個月了?”阿竹又問。


“八個來月了。”青壯男子答道。


“胡說!”阿竹眼神犀利起來,“我們昨天才去過你們莊子,根本就沒有懷孕八個月的孕婦!”


青壯男子明顯一愣,剛要說點什麽,已被阿竹打斷:“你別告訴我,你媳婦懷孕八個月了,你還讓她出遠門!”


青壯男子閉了嘴,開始抓耳撓腮轉著圈,一副想解釋卻不知怎麽解釋的樣子。過了半晌,才憋紅了臉道:“我娘花重金請了七婆來接生,眼看著就快到日子了,你們昨天來,我娘就沒讓…”


阿竹明白他的意思,卻開始上上下下打量起青壯男子來:衣裳質地算不上多好,但絕不是莊稼人平日裏幹活的粗布麻衣,雙手算不上細膩白皙,但也沒有莊稼人都有的老繭。


感覺到阿竹的打量,青壯男子抖了抖衣裳,說道:“我爹是莊頭,原本是要我讀書的,無奈我不是那塊料,便讓我管管地裏的收成,記記賬什麽的,主家有什麽吩咐,也常讓我去跑跑腿。”


這麽一來,阿竹覺得怪異的地方,就都有了解釋,她隻好閉嘴不言。


倒是林蘇寒笑了笑,說道:“你也別多心,隻是我們在這裏歇歇腳,你都能找過來。要不是你不小心摔了一跤,你到身後了我們都不知道。”


青壯男子明顯緊張起來,忙擺手道:“少夫人你千萬別多心,我隻是知道你住在哪個莊子上,可不知道你們在這裏歇腳。這一帶我都熟,又想著早點找到你,這才抄了近路,誰知道心裏一著急,就從坡上摔下來了。”


說著居然就跪了下來:“少夫人,我是真的來找你救命的,求你救救我妻兒!你是神醫,你不能見死不救啊!”


“那還跪著幹什麽?”林蘇寒說道,又指了指馬:“這匹馬給你騎,我和阿竹騎這一匹。”時間緊迫,也隻能這樣安排了。


“可是我…不會騎馬啊!”青壯男子說道。


“啊?”林蘇寒傻眼了。這怎麽辦?靠雙腿跑,還是她和阿竹任誰帶這男人共騎?


她上次闖的‘禍’都還沒有擺平,又來這麽一出,程明宇會不會直接宰了她?


好在青壯男子沒讓她糾結多久:“少夫人,請你相信我,我知道近路,雖然路難走些,但是比騎馬還快。”


林蘇寒略一思籌:“好,我們跟你抄近路,但是你的腿能走嗎?”


青壯男子明顯鬆了口氣:“放心吧少夫人,我妻兒還等著我呢。”說著當先往山坡爬去,“走吧,少夫人!”


林蘇寒提步跟上,阿竹猶不放心:“那我們的馬怎麽辦?”


青壯男子想了想,道:“就先拴在這兒吧,等到了我們莊子,我讓人來給你們牽回去。”


……


一路走來,還真像青壯男子所說,路很難走。剛開始還有羊腸小道,走著走著連路都沒了,穿林子爬山坡的,林蘇寒和阿竹很快出了一身汗。


青壯男子好似完全沒受腿傷影響,在前頭帶著路走得飛快,還不時催促林蘇寒她們走快點,很著急的樣子。


“少夫人,快!穿過前麵這片林子再下個坡,就到我們莊子上了。”


林蘇寒理解他作為家屬的焦急,沒說什麽,倒是阿竹累得不行,拉了林蘇寒站著,說道:“催催催,看把我們累得筋疲力盡了,還怎麽給你媳婦接生!”


青壯男子立刻窘迫起來,支支吾吾的道:“我心裏著急,實在是辛苦你們了…要不,我們就歇一會兒?或者,你們慢慢走在前麵,我跟在後麵指路,按你們的腳程走,既可以緩口氣也不至於耽擱太久。”


救人如救火,林蘇寒和阿竹緩緩呼吸,就又開始趕路。


這時換了林蘇寒和阿竹走前頭,速度自然就慢了下來。


其實他們並沒有走很遠的路,隻是路難走,又走得太急,才會這樣疲累。不過跟騎馬到達的時間比起來,這樣走真的要快很多。


青壯男子不再悶頭疾走,跟在後頭向左向右的指著路,還絮絮叨叨說起道歉和感謝的話來。林蘇寒有一搭沒一搭的應著,覺得這男人做事雖然不怎麽靠譜,但對妻兒,是真的上心。


正思忖間,走在最前方的阿竹踩空突然尖叫出聲,人就跌落到了一個深坑裏。


林蘇寒嚇了一大跳,堪堪在深坑邊緣停住自己的腳,正要看個究竟,突然一回頭,就看到那青壯男子推來的手。


林蘇寒避無可避,關鍵時候身體爆發出巨大的能量:借著那股推力,淩空一個旋踢,狠狠將青壯男子也掃向深坑。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