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一章 求救
loading...

從慶州知府府衙出來,天已經黑了。


直到現在,程左和程右,才明白程明宇意所何為。


就說嘛,一群山匪而已,再凶悍又能凶悍到哪裏去,要他們說,直接殺上去,也不過一兩天就能了的事情。偏偏世子爺暗地裏又是調查又是設計的,讓那群悍匪最終挺而走險,搶了懿王的車隊。


懿王是什麽人呀?當初可是救過程右命的。程右當即就把懿王護在身後,誰知懿王一臉興奮,拍了拍程右的肩就繞過他跟土匪喊起話來。


對許懿來說,哪怕這是程明宇夥同自己個兒設下的圈套,也是一種全新的體驗,畢竟扛著明晃晃刀槍滿的土匪,凶橫的樣子跟索馬裏的海盜應該有得一拚。


真是沒想到,他跟土匪還挺有緣的。隻是第一次嚇得夠嗆,這一次嘛,他得把場子找回來。


許懿一激動一用勁,差點就喊出了“此路是我開,此樹是我栽”的話來。好在及時‘閃了’舌頭,沒鬧出笑話。


他咳嗽兩聲清清嗓,沉下臉來,也不表明身份,非常入戲大義凜然的喊著“…立即投降,尚有一條生路”的話。


最近不知哪位菩薩沒拜到,寨子諸事不順,還屋漏偏縫連夜雨,甚至麵臨斷糧散夥的境遇,土匪頭子殺人的心都有了,偏偏對方區區十來個人,對上自己傾巢而出的二三十人,還如此不知死活。土匪頭子心中的戾氣全爆了出來,嘴角眼梢滿是嗜血殘忍,做了個一個不留的手勢。


都是腦袋擰在褲腰帶上討生活,土匪們深知,生死就在這一票了,全都卯足了勁衝上去。


主子英勇不懼,精挑細選懿王府的侍衛更不是吃素的,再加上領兵打戰的定遠候世子和他的護衛,靠著凶狠野路子出生的土匪們哪裏是對手,很快倒下一大片。


程明宇更是擒賊先擒王,直奔土匪頭子,很快便生擒了他。


本就打不過,如今見老大被抓,剩餘的土匪紛紛投降。


就這樣,懿王和定遠候世子‘放棄原本的遊玩計劃’,直接把土匪們扭送到了官府。


此事牽扯到當今皇帝充滿傳奇色彩的親兄弟,還牽扯到權貴定遠候世子,慶州知府原本就很重視。然後居然聽程世子說這土匪頭子,很像是上次搶劫微服私訪的皇帝的漏網之魚,慶州知府當即就坐不住了,關押審訊,寫了八百裏加急折子上報,要在慶州即相鄰州府,展開轟轟烈烈的剿匪行動。


而慶州城裏的說書先生,應程世子的要求略過他本人,早已寫好講述懿王如何英明神武、土匪如何殘忍嗜血的話本,更有之前吃過土匪虧的苦主現身說法,一時間,慶州人人都在說懿王剿匪的故事,人人都在關注剿匪行動的最新進展。


至此,程左和程右才算徹底明白,世子爺“想讓蘇娘的事情盡快過去,那就製造一個更大的事情來代替”這句話的意思來。


而現在,世子爺事情剛一忙完,水都沒顧上喝一口,連夜就往莊子趕,程左和程右互望一眼,俱是明白了少夫人如今在他心中的份量。


隻是還沒到莊子口,迎麵一人一馬急馳而來。


夜色下,程右剛覺得這人這馬好生眼熟,程明宇已勒停了馬。


阿竹心急如焚,不停揮動馬鞭,希望座下的馬兒快點,再快點…


看到突然冒出的黑乎乎的三個人,阿竹心裏一陣絕望。


這是那些人的同夥嗎?那些人果然不肯放過她嗎?


不行,她一定要衝過去,找到世子爺!


阿竹死死咬住唇,下定了決心。


“阿竹!發生了什麽事?”


就在阿竹準備拚死一搏一際,熟悉沉穩的聲音,穿過急勁馬蹄聲,落在阿竹耳中。


“世子爺?!”


阿竹眼睛一亮,待看清男子的麵容,心髒更是‘呯呯呯’的跳動起來。馬來不及勒停,阿竹幹脆翻身滾下,顧不得身上四處傳來的疼痛,連滾帶爬跪到程明宇馬前:“世子爺,求你,求你快去救救少夫人,她被三個男人綁走了!”


程明宇什麽話也沒說,隻狠狠一揮馬鞭,馬像離弦的箭衝了出去。


程右策馬俯身,長臂一撈,就把阿竹帶到自己身前。


“還不快帶路。”說著又是狠狠一馬鞭。


……


日頭一點點西沉,林蘇寒帶著阿竹準備回莊子上。


其實說實話,騎馬是個辛苦活,加上今天跑得有些遠,林蘇寒感覺自己大腿好像又磨破了皮,便幹脆下了馬。


剛好前麵就是人們整理出來供行路人歇腳的地方,大路邊臨溪,還有幾塊平整的大石。


牽著馬喂了水,林蘇寒就在石頭上坐下了。這裏離莊子不是很遠,歇歇回去也不會太晚。


“少夫人,臨近的莊子都被我們跑遍了,明天我們去哪裏?”阿竹也坐在石頭上,問道。幾天下來,她白皙的臉蛋曬得紅撲撲的。


“工作暫告段落,明天我們休息一天。我估摸著,程明宇也該回來了。”林蘇寒說道,看著天邊紅紅的晚霞。


“那…少夫人要去找世子爺?”阿竹不確定的問道。


林蘇寒收回視線,看了阿竹一眼:“我找他幹什麽?他自己不知道來?”


阿竹眨了眨眼睛,一字一句慢慢說道:“少夫人怎麽知道,世子爺一回來,就會到莊子裏來?”還著重強調了一回來三個字。


林蘇寒愣了愣。


是啊,自己怎麽就篤定程明宇一回來就會到莊子裏來?因為他最近跑得比較勤?


算了,管他呢,林蘇寒拋開這個問題不想,伸手捏了阿竹臉頰:“皮了啊,信不信我把你曬黑到嫁不出去!”


阿竹往後躲:“別說我,少夫人你這幾天也曬黑了不少!”


“真的嗎?真的嗎?”林蘇寒立即放了阿竹,拍著自己的臉頰。“唉,好想我的防曬霜啊!不行不行,我們下次出去,得弄個鬥笠什麽擋一下陽光。”


主仆倆在這裏說說笑笑熱鬧,忽然聽到路邊山坡上傳來‘哎喲’一聲。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