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惹禍
loading...

靜心師太仍是一臉淡然,淡淡說道:“貧尼掌管寺裏的戎律,也負責寺裏的安危,所以受人之托忠人之事這點道理還是懂的,請問林施主,還是沒有佛緣嗎?”


“啊,那個,”林蘇寒艱難開口,覺得自己的聲音有些啞,“蘇娘最近廢寢忘食的抄寫經書,身體已經不堪重負,所以想去歇息一下再行抄寫,這樣才能保質保量嘛。師太你說是吧?還有啊,”


林蘇寒指了指門上的那柄飛刀,繼續說道:“抄經最講心誠,師太的飛刀擾亂了蘇娘的心神,抄寫時恐怕不能心無旁騖了。”


靜心師太麵上露出懊惱之色,眼中卻精光一閃,“如此,倒是貧尼之錯,在此給林施主賠個不是。”


林蘇寒幹笑兩聲,“師太言重了。”


“那林施主請回吧,待休息好了再來偏殿不遲。”靜心師太雙手合十對林蘇寒施禮出了偏殿。


林蘇寒忙雙手合十還禮,待靜心的背影消失不見,這才放鬆身子長出了一口氣。


媽媽咪呀,太嚇人了,這麽冷的天裏居然出了一身汗。說什麽古人誠,不欺我,呸,這不就有一個滅絕師太扮和藹尼姑欺負人麽!


她手腳發軟的出了門,走在那條青石鋪就的小道上,腦子裏思忖著這件事怎麽辦才好,逃是不敢逃了,回也回不去,難不成真要在這裏抄兩年的佛經才行?


迎麵而來一群人打斷了她的思緒。


帶頭的是個急步而行的小尼姑,身後跟著四五個夥計打扮的人,每個人或肩扛或手拎著一袋袋的東西。


隻聽小尼姑說道:“煩請施主們快些,師父最近研發了一個新配方,急等材料用呢,給丹房送去這些馬上要用的硝石和硫磺後,另一車裏的木炭也要快些送進來才是。”


“請大師放心,我們也不是第一次給寺裏送貨了,不會誤了大師煉丹的。”走在最前麵領頭的夥計高聲應了,腳步快了起來。


林蘇寒連忙貼牆避開。


待那群人風風火火走過去,看著他們很快消失在那座嚴謹的小院裏,她這才撇撇嘴繼續往前走。


都說道士為了早日飛升成仙喜歡煉丹,這信佛的尼姑煉丹是為了哪般?什麽硝石啊硫磺,還有什麽木炭的,也不怕吃了中毒!


腦海中有什麽東西一閃而過,林蘇寒別扭了半晌也沒抓住。


不會又被算計了吧?


為了不再次傻傻中招,林蘇寒幹脆停下腳步冥思苦想起來。


她認真回想與靜心師太的對話,以及對方的表情動作,不由發現人家根本就不用再挖什麽坑,實力就直接碾壓了——就是要留著你在廟裏受罰,不然不解候府心頭之恨。


之前人家不過是貓捉老鼠,逗逗你有多傻罷了。


這時送貨的那群夥計禦了貨去而複返。


林蘇寒忙又避開,想到人家等一下還要送木炭,懶得再讓來讓去,幹脆環胸支肘捏著下巴靠著牆努力開動腦筋。


又有什麽東西從腦海裏一閃而過,等等,剛才想到了什麽?


貓捉老鼠?不是。去而複返?不是。送木炭?對,送木炭!還有硝石,硫磺,這好像是黑火藥的配方啊。


煉什麽鬼丹,這完全是作死的節奏嘛!


送貨的夥計們扛著大袋小袋又走了過來。


林蘇寒忙上去阻攔,“各位帥…不,各位大哥,硝石、硫磺、木炭都是大師這次煉丹要用到的材料嗎?”


先前說話的那個夥計顯然是個領頭的,嘴皮子很利索:“是啊,我們劉記商行所售貨物質量最為上乘,嚴法寺的大師們一直都在我們鋪裏進貨煉丹,最近硝石硫磺之類要得比較多,我們那裏的丹砂、雄黃、滑石什麽的,應有盡有,質量有保證,小姐需要點什麽?”


說著好像自己也覺得不對,補救似的立即說道:“小姐就算不煉丹,買點丹砂隨身帶著辟邪也好啊。”


林蘇寒有些哭笑不得,這簡直是銷售人才嘛:“那些我都不需要,我是想告訴大哥你,這木炭能不能別送去,大師用這些東西煉丹會出事,會出大事的。”


那夥計立馬就沉了臉,“小姐是說我們商行的貨有問題嗎?”


“不是不是,”林蘇寒忙搖頭,“我是說大師用硝石、硫磺、木炭混在一起煉丹會出事的,不是說你的的貨有質量問題。”


夥計還是黑著臉,“整個慶州誰人不知嚴法寺製的藥煉的丹最好最靈不過了,小姐這是在抵毀大師嗎?”


“不是不是,”林蘇寒再次搖頭,“大師煉丹技術無人能敵,我說的是材料,是材料的問題。”


那夥計無語,滿腦門黑線,到底是材料還是丹師的問題啊。怎麽遇到的這位漂亮小姐像個瘋子似的。


他幹脆不再理睬林蘇寒,大步往那個煉丹的小院而去。


“你們就等一等再送可好?需要多少貨款我付給你們,大師那裏,我會去解釋清楚的。”林蘇寒急了,一邊跟著走一邊勸著。


“……”


“哎!你們別送去!”


“……”


“哎!你們真得不能送去!”


“……”


“哎!你們送進去會沒命的!”


那夥計終於忍不住了,罵道:“我看小姐穿著氣度不凡,又是在這裏遇見,還以為是哪家受人尊敬的貴人,不是來買藥求丹,就是來寺裏誠心禮佛的。端看小姐行事作派,原來卻是個被送到嚴法寺反省改造的長舌婦!”


其他夥計也神色輕蔑的看著她。


林蘇寒氣得夠嗆!


這群無知的古人!本小姐是在救你們的命啊,怎麽這麽不知好歹呢,居然說她是長舌婦!


算了,愛作死就去死吧,難得管了還!


林蘇寒氣憤甩手而去。


走了幾步卻看見那夥計的一隻腳已經跨進院門了。


她突然一個轉身,幾步衝過去,抬腿對那夥計就是一腳。


那夥計毫無懸念的被踹翻在地。


林蘇寒張臂攔在門口:“說了讓你們別送進去!”


夥計們征愣片刻才回過神來,敢情遇到的不但是個長舌婦,還是個潑婦啊!


“把這個潑婦、抓起來!她定是、受人指使、專門來壞我們名聲、生意的!”被打的領頭夥計縮在地上指著林蘇寒發號施令,這一腳還真狠,痛得他好像腸子全部攪在一起打了個結似的。


“原來還是隻母老虎啊,敢出手打人!但哥幾個也不是泥捏的,也不是講究不打女人的主。”眾夥計聽了頭兒的吩咐,罵罵咧咧把林蘇寒團團圍了起來。


這怎麽不按套路來啊,怎麽能這麽多男人圍攻一個弱女子啊,說好的古代人的純樸呢?


林蘇寒很心虛,她身手還算不錯,但麵對四五個男人談何勝算,就在她左思右想琢磨個法子脫身之計,一道冰冷的聲音響起。


“你們敢打她試試看!”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