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三章 交待
loading...

‘啪’的一聲脆響,柳玉跌倒在地。


英晚晴紅著眼盯著她,滿眼怨憤:“你個蠢貨!”


柳玉摸了摸唇角,指尖一抹鮮紅,臉上火辣辣的鑽心疼,不消說,五個指印是少不了的。


她動了動想要做直身子,黃晚晴已撲了上來,對著她一陣亂踩亂踢,嘴裏不停罵道:“你個蠢貨!你個賤人!說了讓你去幫忙,你倒好,一轉頭就做起林蘇娘那個賤人的走狗來!你要當那個賤人的走狗也就罷了,居然還跑到姨母表哥麵前去告狀!看我不打死你!打死你!”


柳玉一聲不吭,任由英晚晴拳打腳踢。


如煙忙上前勸:“小姐,別打了!小姐,別打了!”


到底是女子,又是養尊處優的千金小姐,英晚晴不一會兒就氣喘籲籲停了手,斜了如煙一眼:“怎麽?還真當她是你救命恩人了?”


如煙神色一僵,然後笑道:“哪能呢?她不過是被林蘇娘那個賤人當槍使罷了,我還真能記她的情?”


英晚晴‘哼’了一聲,如煙知她脾氣稍緩,忙扶她坐下,奉上茶水,又替她捏起了肩。“對這種小賤人,哪用得著小姐親自出手,仔細傷了手,奴婢心疼。”


此話一出,英晚睛倒是紅了眼眶。“如煙,我沒想到,表哥他居然…居然要趕我走!姨母也是,姨母也不幫我了!”


“表小姐,其實這才是我的目的。”柳玉突然開口道。


英晚晴大怒,拍案而起,柳玉又道:“我並非前去告狀,也並非真的求情,隻是希望借此事落實林蘇娘被休一事—。可誰知道……”


柳玉看著自己包紮好的手,兩行淚水奪眶而出。


“父親,沒有休書。”


“…我,永遠也不會寫休書!…”


林蘇娘都那樣對他了,他居然還是不舍休了她。而自己滿腔癡情,在他麵前卑微如塵埃,他看也不看一眼…


這一次他要趕走英晚晴,那下一個呢,會不會就是她?


英晚晴是英國公謫女,又跟候府有親,本就是夫人眼中的一塊寶。英晚晴此次失利,並不代表日後沒有轉機。可她呢?一旦被趕走,就再無半點希望。


可恨的是,她現並沒有辦法,斷了英晚晴的轉機,報那一蹄馬踢之仇。


“你別跟我說這些!”英晚晴又坐了回去,隻是一張臉上滿是厲色:“你敢說你此次擅做主張,不是想在表哥麵前博一個為主求情感恩念舊的仁善樣兒麽?”


“表小姐,我知道錯了。”柳玉開始磕頭,“你怎麽懲罰我都行!但是,你不能就這麽離開候府!你走了,不就是給林蘇娘騰地方了麽?到時候,林蘇娘再回候府,世子爺又把她捧在心尖上,想要再趕走,怕就沒那麽容易了!”


出乎柳玉的意料,英晚晴聽此話沒有發怒反而平靜下來:“行了,你滾吧!該怎麽做,我自有思量。”


“表小姐!…”柳玉還要再勸,英晚晴已不耐煩:“如煙,把她拖下去。”


如煙拉起柳玉就往外走,“柳姨娘,多說無用,你若真心想幫小姐,往後照我們吩咐行事便是……”


一切歸於平靜,英晚晴就像被人蹂躪摔打的布偶一樣,癱坐在椅子裏,慘淡,破碎。她眼睛盯著虛空,嘴裏喃喃說道:“表哥,這次如果我鬧著不走,是不是以後,我都無法再踏進候府半步了?”


英晚睛閉上眼,眼淚順著臉頰滑落,再睜眼,眼裏已滿是怨毒狠絕:“林蘇娘,再回候府?你休想!”


……


林蘇寒剛剛放下碗筷,趙婆子就掀了紗簾走進來。“少夫人,聽說你要馬,我們那口子半夜就動身了,趕在早上帶了兩匹回來。少夫人可用好了?快去看看可否滿意?”


林蘇寒聽她腳步輕快,語帶笑意,想是買的兩匹馬兒真的不錯,便笑著站起身:“辛苦你們了。走,看看去。”


確實是不錯的兩匹馬:體態健魄,馬身線條流暢優美,棗紅色的馬鬃在燦爛的朝陽下泛著油光,漆黑黑的大眼珠子透著股靈勁。


林蘇寒一眼就喜歡上了。


她慢慢走近,伸手撫上馬脖子。


馬兒似是有些受驚,揚頭避開林蘇寒的手,馬蹄不安的胡亂踩踏著。


“小姐你小心些!”阿竹喊道。


楊老頭緊了緊手中的韁繩,馬兒立即就老實了。“少夫人不用怕,這馬…很溫順的。”他有些局促的道。


“嗯,我知道了。我很喜歡這兩匹馬,謝謝你啊!”林蘇寒說著去牽韁繩。


楊老頭就是趙婆子的丈夫,看著五十餘歲的樣子,眼角額頭不少皺紋,人有些黑也有些瘦,但骨架頗大,看得出年輕時候長的頗為壯實。隻不過性子木納,人有些老實,見林蘇寒笑著向他道謝,伸手欲牽他手裏的韁繩,忙不跌的鬆手給了。


身後的趙婆子有些急了:“少夫人要牽馬去哪?”


阿竹有些不解:“我不是跟你說過嗎?小姐買馬就是為了學會騎馬啊。”


林蘇寒倒是笑了笑:“是程明宇的交待嗎?”


趙婆子夫妻倆對視一眼,神情有些不自然。


世子爺除了給銀錢再三交待要仔細照料少夫人外,確實還要求他們把人看緊點…


林蘇寒也不是真要他們回答,又道:“我的事,想必你們都很清楚了。候府,或者說慶州城,我一時半會是回不去的。不過你們可以放心,我既不會偷偷回去,也不會偷偷離開,在跟候府的關係沒有了斷之前,我都會安心的住在這裏。”


“不過這並不代表我後悔、或者是覺得自己做錯了。相反,我是覺得自己還有很多事情可以做——今後這十裏八鄉的,誰家有懷孕產子的,都可以來找我。我學會騎馬,來回都方便。”


趙婆子看著馬旁那女子俏麗的容顏,聽著她說的話,想著她做過的事,不知怎的,心中突然蕩起一股豪情,曾經以為千不該萬不該的事情,細細想來,好像也沒什麽不對的了。她笑著朗聲道:“少夫人,你想要去哪裏,想要做什麽,盡管去就是,沒人會攔著你!當家的,牽馬,跟少夫人走!”


阿竹這下不幹了:“不是說不會攔著我們的嗎?”


趙婆子哈哈笑了:“阿竹姑娘,你和少夫人從未騎過馬,我們當家的多少懂一點騎術,你確定不要他教教?”


阿竹鬧了個大紅臉。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