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八章 悠閑
loading...

晨光大亮,朝陽帶著豔麗的色彩斜斜的照射到屋前,讓周圍的一切顯得明亮又美好。


阿竹眼下帶著淡淡的青,已經在廚房屋子間往返不知幾趟了。


小姐愛吃的飯食、洗漱的用具、要換洗的衣服,甚至平日裏少用的消遣之物,她都拿出在候府的規格,一一準備妥當了。


現如今,自己不把自己當回事,怕是誰也不會當她們主仆一回事了。


還好莊子裏的人簡單,即便猜測她們應該是犯了錯被趕到這裏來,也沒多嘴多問,還熱心的幫忙。


掀簾進屋,阿竹故意加重了腳步聲。


林蘇寒動了動眼皮,懶驢似的抱著被子滾了滾,嘴裏不滿嘟噥道:“阿竹,大清早的吵什麽呢?好不容易睡個懶覺……”


阿竹又氣又好笑,直接過去推開了窗。“太陽都曬屁股了,小姐你還睡!”


明晃晃的太陽照到臉上,刺得睜不開眼,林蘇寒捂眼無奈起身:“你就讓我再睡會兒唄,又沒什麽事情要忙……”


眼睛無意往窗外瞄了一眼,嘴裏的話嘎然而止。


窗外不遠處,露出一角的魚塘邊菜地裏,豆角藤蔓纏繞在竹杖上正迎風而動;遠一些是一塊塊的梯田,鋪滿了半人深淺綠汪汪的禾苗;梯田盡頭,是一條蜿蜒的小溪,能遠遠看到泛著白色的浪花。


林蘇寒頓時就來了精神,掀被跳下床:“走,我們出去走走去。”


…………


“少夫人,你這是又要做什麽?”


盡管對這主仆二人做的事已見怪不怪了,趙婆子的聲音裏還是帶著幾分驚恐,看著林蘇寒的眼睛瞪得滾圓。


“做菜啊,等會兒你就知道了!”


林蘇寒笑著衝趙婆子挑了挑眉毛,繼續翻炒著油鍋裏的石頭。


嗯?


油鍋裏炒石頭?


怪不得趙婆子驚訝,石頭炒來能吃?


“少夫人,雞蛋打好了。”阿竹天天跟著林蘇寒,聽過見過更多稀奇古怪的事情,此時倒是一臉淡定。


林蘇寒扭頭看了一眼,“嗯,再加點蔥花進去。”


趙婆子不再言語,更沒有阻撓,隻目不轉睛看著。這幾日接觸下來,少夫人說話做事總是出人意料,卻從來沒有荒唐失了分寸的時候。


“滋!”……


蛋液倒在石頭上冒起了白煙,雞蛋迅速沸騰成熟,香味四溢。


趙婆子眼中的驚恐已慢慢轉為驚奇。“這菜……”


“唔…味道還不錯,初次實驗成功!”林蘇寒先是挾筷嚐了一口,才看向趙婆子:“嚐嚐?”


趙婆子毫不遲疑的拿起筷子。


果然,雞蛋一入口,香、滑、嫩,還帶著一股說不出的清香,別有一番風味。


“味道怎麽樣?”看著眯著眼睛品雞蛋的趙婆子,林蘇寒笑著問道。


趙婆子意猶未盡:“老婆子活了大半輩子,還從來沒吃過這麽香的雞蛋!少夫人真是奇慧,居然能想出用石頭煎雞蛋這麽新奇的法子來。”


呃……哪裏是她想出的法子,現代有很多用石頭做菜的餐館……


更何況,用石頭烹飪,自古以來就有。


阿竹知道這是林蘇寒來自另一個時空的記憶,忙道:“這倒不是少夫人憑空想出來的法子,好像也是從一本什麽書上看來的,當時少夫人還講給我聽來著。”


這些天,林蘇寒常常出現在田間地頭,阡陌而行,摘菜采花,好好領略了一把田園風光。


莊子裏的人受程明宇的吩咐,自然不敢讓看起來嬌滴滴的主仆二人單獨行動,常常是三兩個仆婦輪流陪著。


可林蘇寒並不是真正大門不出二門不邁的大家閨秀,她受過高等教育去過很多地方,加上小時候隨外婆在鄉下生活過一段時間的緣故,她的所見所聞,往往引起仆婦們的詫異。


不是說少夫人生性膽小怯懦,除了一張好皮囊其他一無是處,加上身子骨不怎麽好,幾年都沒敢出過候府大門,怎麽最近不但聽說會了醫術,到了莊子上,人利落爽朗不說,還知曉不少農事,沒有她不認識的莊稼,就這一手新奇的廚藝,就夠讓人讚賞了——就算全部都說是從書裏看來的那也是本事啊。


傳言果然不可盡信!


想想前陣子居然傳說少夫人會給人剖腹,真是讓人可笑。


趙婆子搖著頭,心裏正感歎著,林蘇寒已笑著道:“我還知道別人用石頭煮魚吃呢,味道特別鮮美!等我和阿竹再去河裏挑些能用的石頭,再捉幾條魚回來,煮上滿滿一鍋,讓大家夥兒都嚐嚐鮮!”


其實說起來,還是那一桌子人圍著、紅湯翻滾鮮香麻辣的水煮魚片,更讓人魂牽夢縈嗬。


…………


當林蘇寒主仆二人半濕著衣褲提著魚蔞石頭準備回莊子裏的時候,太陽就要西落了。


往日的這個時候,大家紛紛結束一天的勞作往家趕的,而今天,不少人卻一溜往莊子西頭去了。


林蘇寒不由說道:“怎麽了?是發生了什麽事嗎?”


“對啊,怎麽都往那邊去啊?小姐,我這就去問問。”阿竹說著上前叫住正要走過的大嬸。


“唉呀,聽說李家的水牛下牛崽,哎喲造孽,生不下來!”這大嬸嗓門很大,邊說還拍手跺腳的著急,“這要是有個不好,這秋田可怎麽耕喲?”


大嬸甚至沒顧上林蘇寒還在這兒,風風火火的走了。


“小姐……”阿竹轉身看著林蘇寒。


這個年代,耕牛是很重要的生產力,是百姓不可或缺的財產,官府甚至不許民間隨意殺害。莊子上就這麽一頭耕牛,怪不得鄉親們這麽著急。


要是小姐願意出手的話……阿竹不由想到。


“走,我們也去看看。”林蘇寒說道。


“小姐……”阿竹又叫了一聲。


可這畢竟隻是牲畜,小姐畢竟是候府少夫人……


林蘇寒看穿阿竹的糾結:“這人和牛可是不一樣的,我們隻是先去看看。”


阿竹知道自己該阻攔的,可想想那日和小姐喂過的青草和摸過的牛角,還有那大大鼓起的牛肚子,終是意動戰勝了理智。


隨行的婆子想阻攔卻阻攔不了,躊躇一陣跺腳跟著去了。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