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破滅
loading...

今天一大早林蘇寒腳剛踏進偏殿大門,就看到靜心師太在檢查她昨天抄寫的那些佛經,看到她進去,跟她打了聲招呼又認真看了起來。


林蘇寒也動筆抄寫起來。


“林施主,很遺憾,昨天抄寫的那些經,全部不合格。”


聽到靜心師太古井無波的語氣,林蘇寒隻覺得全身的血液隻往腦袋上衝,手上一抖,一橫就歪到姥姥家去了。


這不明擺著欺負人嘛!寫字也是個重體力活好不好!竭心盡力寫了一整天,居然一篇都沒有好的。


她的鋼筆字寫得挺好的,上學的時候也練過不少字貼來著。


林蘇寒努力擠出一個笑臉:“蘇娘愚笨,請師太指教,蘇娘抄的經書不妥在哪些地方,蘇娘也好改正。”


靜心師太溫和一笑,一句話不說拿過林蘇寒手的筆,撫袖在紙上寫了起來——這也是林蘇寒忒不習慣的地方,一隻手寫字,另一隻手還要抓著袖子,一不小心給忘了,大袖一掃,袖子上沾了墨水不說,寫好的字也費了。


靜心師太寫,林蘇寒看,不一會兒,林蘇寒眼睛瞪得大大的。


這滅絕,不,靜心師太這手字,那叫一個讚啊,下筆有神,筆鋒有勁,一撇一捺間鋒芒漸露,跟她溫和的外表實不相配,但架不住字真是好啊,堪比現代那些書畫大師了。


再回頭看看自己寫的那些字,嗬嗬,林蘇寒有想把它們藏起來的衝動。


“那個,靜心師太,”林蘇寒訕訕笑道:“蘇娘家境窘迫,從小不曾正經學過,就這手字,還是在候府的這幾年練就的,加之在撞在湖底石頭上的時候也傷了手臂,所以這手他抖啊抖的字就寫不好了。但蘇娘心誠啊,字雖不好看,但我用心寫得工整啊,而且我一邊寫都一邊在心裏念阿彌陀佛的,佛祖麵前,最貴在心誠,其他都是次要,師太你說是不是這個道理?”


靜心師太聽了微微笑,“施主說的極是,倒是貧尼執著了。既然林施主如此有誠心,要不,這部佛經施主抄寫兩遍?”


林蘇寒看了看那部不是很厚的佛經,想了想說道:“好,沒問題。”


靜心師太神情恢複淡然,對林蘇寒施了一禮走出了偏殿。


林蘇寒卻再次感覺對方似乎有一絲陰謀得逞的味道,仔細想想卻又沒發現什麽地方特別不對。


這樣的日子過了有半個月。


林蘇寒是個嚴謹的人,做事喜歡要麽不做,要做便盡量做最好。靜心師太每天挑出來不合格的經文越來越少,她的毛筆字也越來越好,最關鍵是,認識了多少以前不認識的繁體字啊。


她甚至有些喜歡這些古人了,靜心師太說話算話,再不刻意刁難;


每天往返於偏殿與小院之間,天黑有人提燈籠,下雨有人送傘,迎麵碰到小尼姑也謙和的對她施禮微笑;


小院裏的粗使婆子每天早早打掃好庭院,晚上及時擔來熱水,見到她時恭恭敬敬對她施禮;


柳玉和阿竹也不再吵架,規規矩矩服侍她用膳洗漱,嘰嘰喳喳的圍著她講些小笑話逗她開心。


除了每天抄經這項重體力活,林蘇寒初步體驗了古代千金小姐衣來伸手飯來張口的生活模式。


終於在這一天,她落下佛經中最後一個字。


“呼!”林蘇寒長出一口氣,高興的對靜心師太說道:“師太,我寫完了,我馬上就開始寫第二遍。”


“不急。”靜心師太淡淡說道:“把第一遍抄完再說。”


“啊,我已經抄完了!”林蘇寒有些不明所以。


“施主抄寫完的,是這部經書的第一卷,這部經書,總共有二十八卷。”靜心師太淡然說道。


林蘇寒頓時感覺有一萬頭那什麽馬從心裏奔騰而過。


“師太,這很好玩嗎?”林蘇寒冷冷問道。


“好玩?施主大概是誤會了,”靜心師太指了指牆,“看看牆邊的閣架上,剩餘的二十七卷整整齊齊擺在你麵前,難道施主會說從來都沒看到過嗎?”


林蘇寒循聲望去,寶閣架子上除了放著一些零零散散的瓷器古董之類的東西,確實還整整齊齊摞著許多本經書。


看是天天都看見的,可誰會想到這些經書跟早就擺在長案上的那一本同為一部啊,而且為了早一天離開嚴法寺,天天從早到晚一刻不停的抄寫,累的跟條狗似的,誰還有閑情去翻來看看不成。


這不典型的燈下黑麽。


靜習師太不緊不慢繼續說道:“以施主現在抄寫的速度,差不多半個月抄寫一本,以此計算,隻需兩年零四個月就能抄寫完兩遍佛經,都說熟能生巧,說不定施主用不了兩年四個月就能完成,到時,施主自可以提前回定遠候府去。”


雖然說古代生活節奏很慢,但並不代表林蘇寒願意花兩年多的時間浪費在吃力不討好的抄經一事上,再說這麽簡單就被人坑了心裏還真是別扭得不要不要的。


“都說佛渡有緣人,抄經一事花費時日良多,蘇娘福溥,沒有這麽深厚的佛緣,恐怕要食言了。至於回候府一事,就不勞師太操心了。”林蘇娘說完朝靜心師太匆匆一禮,轉身就走。


先前想方設法回候府是想著在這個陌生的時空生活更有保障而已,而且她的決定並不隻是關係她一個人,可現在看來候府根本就沒有誠意,回去也怕是再入龍潭虎穴,脫離候府雖然是一條未知的危險的路,但手裏有了銀子,又有阿竹這個‘本地人’的支持,未必不能走下去。


幹嘛還蠢蠢的抄什麽經書!


隻是當林蘇寒剛走到大門口,一柄纖細的飛刀擦著她的鼻尖,‘叮’的一聲插在大殿的門扉上,刀身已沒過半,刀柄的還在悠悠的打著顫。


林蘇寒嚇得臉色一瞬間雪白,身子發僵腿卻止不住的發軟,她不容易才控製住沒一屁股坐下去。


她機械般的轉過頭,定定看著靜心師太。


師太!!你身懷絕世武功不做那名震江湖的一代女俠、而是在這佛門淨地中深藏功與名、並且取一個叫做靜心這樣安靜美好的名字是你自己的事,但欺負一個來自千年後沒見過什麽‘世麵’的孤魂,算幾個意思?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