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七章 抵達
loading...

“明白你個鬼!”林蘇寒用力推開程明宇的臉,“你給我起開!”


“我為什麽要起開?”程明宇沒費什麽力氣就捉住那雙作亂的手,將‘她們’舉過林蘇寒的頭頂牢牢鉗住。


“你混蛋!無恥!流氓!”林蘇寒氣得破口大罵,手動不了,開始用腿踢。“我跟你說,你要再敢動手動腳,就別怪我對你不客氣了啊!”


“我不過是和自己的妻子親熱,怎麽就無恥了?”程明宇也吼道,一條長腿死死的壓住林蘇寒的腿。


“呸!誰是你妻子?休書都寫了!”手腳都被鉗製,林蘇寒隻能憤怒的扭動身子。


“沒有休書。”程明宇想也沒想的道。


“怎麽沒有?明明……”好吧,那休書確實不是程明宇寫的,最後還被他撕了……


“明明就算沒有休書,也沒有我們這樣的夫妻,我從來就不是你的妻子!”林蘇寒脫口道。


程明宇眸子裏的溫度一下就冷了下來。


她不願意!


她從來都不願意做他程明宇的妻!


所以她才會那樣毫無顧忌的救人!


“你說的對!”程明宇緩緩啟唇,“我們之前確實不像夫妻。不過從此刻起,就讓我們做一對名副其實的夫妻吧。”


話落低頭重重咬上林蘇寒的脖子。


一路往下。


一隻手‘嗤’一聲撕開林蘇寒的衣服……


林蘇寒明顯感受到程明宇渾身散發的低氣壓,以及誌在必得的決心,知道自己今天難逃這一劫。


幹脆心一橫眼睛一閉不再掙紮:“你若是覺得我人盡可夫人人可辱,就盡管上吧!”


程明宇身子一頓。


慢慢抬起頭來,見到林蘇寒頭發散亂腦袋擰向一旁,精致的小臉緊皺,眉頭緊鎖,大有幾分視死如歸的味道。


心底悔意頓生,先前那種不管不顧的氣勢蕩然無存,然後是濃濃的苦澀。


程明宇幾不可聞的長歎一聲,放開林蘇寒。


林蘇寒先是不可置信的睜開眼睛,然後就像從老鷹爪下逃生的兔子般攏衣爬起,‘嗖’一下坐到離程明宇最遠的地方。


程明宇:……


合著他就是毒蛇猛獸?


不過剛剛,自己是挺……禽獸的……


…………


林蘇寒縮在角落一件件整理好衣裳,又拿出梳子打理散亂的頭發。


她的手能對付精密複雜的外科手術,卻對這三千煩惱長絲沒有任何辦法。終於n次挽髻失敗後,淚水不爭氣的滑了下來。


該死的劈退的前男友……該死的不能剪頭發的古代……還有該死的程明宇,居然那啥她……


越想越委屈,越想越傷心,眼淚不要錢似的一顆接著一顆。


“別哭了,有什麽好哭的?”程明宇看了眼女人哭紅的鼻頭,硬綁綁的說道。


林蘇寒吸了吸鼻子,胡亂抹了把臉上的淚水,把頭扭向一邊繼續梳著發。


程明宇看著那越梳越結的頭發,在心底無奈的歎了口氣,伸手拿過梳子。


林蘇寒卻是身子一縮,瞬間拉開與程明宇的距離,神情戒備。


程明宇手一僵,眼神暗了暗,口中卻道:“就這麽點大的地方,我真要對你做點什麽,你能躲到哪裏去?”


林蘇寒更是緊張,正要不顧一切的‘自衛’,肩膀就被一扳一正,隨即就感到男人手中的梳子落到自己頭發上。


“這般披頭散發的出去,是個人都知道你經曆了什麽。”


林蘇寒聞言一窒,身子僵著不動了。


頭發卻變得聽話起來,在程明宇手裏變得服服帖帖。林蘇寒能感受到那雙有些粗壯卻靈活的手,輕柔的穿插在她發間,將她亂糟糟打了結的頭發梳理柔順,輕鬆快速的挽成了發髻——並沒有一絲一毫的逾矩!


可剛才的‘屈辱’就在眼前,林蘇寒身子依舊緊繃,並不敢放鬆絲毫。


似是知道她心中所想,程明宇突然道:“你放心,從今往後,不論你做了什麽,我都不會再這樣對你。”


“不過,你要是再敢用‘親嘴’的方法去救人,特別是男人,看我不打斷你的腿!”


程明宇突然靠近她幾分說道,緩慢森然的語氣帶著濃濃的威脅。


林蘇寒:“……”


所以,她方才是日了鬼了才會有程明宇想道歉的念頭?


…………


馬車到莊子上的時候已經半夜了。


程明宇冷邦邦的丟下一句:“好好伺候著,不能少了一根頭發!也給我看好了,不得離開這莊子半步!”就頭也不回的走了。


匆忙被喚起身的仆婦們忙不迭的應了,帶著幾分無措和同情將林蘇寒迎進了屋。


這裏自然比不得候府寬敞舒適,好在一應生活物品倒也齊全,有仆婦機靈的抱來了幹淨被褥,引路的仆婦也手腳麻利的上去幫忙。


折騰了一天,又嚇得夠嗆,林蘇寒是真心累了,尋了張椅子軟軟的坐下來。


兩仆婦見了,不由對視一眼,都從對方眼中看出了相同的意思:這是傷心了吧?


其實,誰人被掃地出門不傷心難過?尤其是這位少夫人的境遇,她們也有所耳聞。好不容易才成了候府的正主子,這好日子還沒過幾天,如今卻又落到這樣的境地……


“少夫人可是困了?”引路的仆婦當即爽朗的笑道:“放心!這棉被褥子,我們才洗了曬了的。這不,還有太陽的味道呢!呆會兒啊,您肯定一覺睡到天亮,身都不帶翻一個的!”


林蘇寒笑了笑,露出白白的牙,手還拄著腦袋:“是嗎?我很喜歡被子上有陽光的味道,有勞你們費心了!對了,現在可有什麽現成的吃的?晚飯沒吃,現在正餓得慌。”


倆仆婦頓了頓,詫異的又對視一眼:這個時候,不是該強顏歡笑、茶飯不思……莫不是傷心過了頭,想要支走她們……


帶路的仆婦朝抱被褥的仆婦使了個眼色,停下手笑道:“不就煮個飯嘛,一把火的事!少夫人想要吃什麽?我這就去做!時候不早了,我給少夫人做點好克化的東西——熬點粥可好?”


林蘇寒點頭:“好極好極!就是一碗清粥,再加點泡菜什麽的就完美了!”


“少夫人就安心等著吃吧!不是我自誇,這十裏八鄉的,就數我做的泡菜最好吃了!”


“是嗎?”林蘇寒眼珠亮了亮,“那我可有口福了,我就好這一口!”


瞧著林蘇寒忍不住咽口水的樣子,婦人心底稍安。“保證少夫人不會失望!”說著朝廚房去了。


鋪床的仆婦也沒閑著,有些膽怯卻又盡量的沒話找話,說了自己姓李,煮粥的仆婦姓趙……


林蘇寒看出她的拘謹,一一回應了她的話。


趙婆子手腳麻利,很快便做了幾小碟泡菜鹹菜伴著白粥端上來。


林蘇寒正準備動筷子,門外腳步急促伴隨著呼喚傳進來:“小姐!”


說話間人已經一陣風似撲了進來,直奔林蘇寒抓著她胳膊上下左右打量:“小姐,你怎麽樣?有沒有事?”


林蘇寒任由阿竹擺布,笑道:“能有什麽事?瞧把你給急的!”


阿竹停下動作,心落下:“你是不知道,這一路上擔心死我了!世子爺他……”


忽覺失言住了口,有些尷尬的看了一眼屋子裏正打量她的仆婦。


李婆子趙婆子倒也聞音知雅,忙借口要去送熱水退了出去。


“那個混蛋!他又做什麽了?”林蘇寒提起程明宇就是一肚子火,加上也沒別人在跟前,不用跟他留臉麵。


咦,她為什麽要給他留臉?


阿竹剛放下的心卻是再次提了起來:“又做了什麽?小姐,世子爺真打你了?快給我看看,你傷哪了?”說著上前扯林蘇寒衣裳。


世子爺把小姐抓上馬車的那一刻,似是要把她生吞活剝了!該不會真對她下殺手了吧?


阿竹眼淚掉下來。


畢竟小姐做出那樣的事,別說打一頓,就是世子爺真要了她的命,世人也隻會說小姐活該。


林蘇寒避開阿竹,帶著幾分不自在坐下捧起碗。


“他沒打我。”


就是差點把她給‘吃’了。


那男人魯莽,脖頸肩頭胸口留下不少痕跡。


還好這古代衣服夠嚴實……


“又餓又困的,吃點東西墊墊早點睡,有什麽話明天再說。”林蘇寒又道。


阿竹聽話的端起碗,隻是看向林蘇寒的目光總帶著幾分狐疑。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