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六章 欺侮
loading...

門內,英晚晴終於挑起了傲慢的唇角:“來人!快把她給我轟出去,可別再玷汙了定遠候府的一磚一瓦!”


“是,表小姐!”


一眾婆子一擁而上,連推帶掀的把林蘇寒和阿竹推下台階,摔倒在地上。


林蘇寒不由罵了聲靠。


阿竹眼眶都紅了,忙爬起身又去攙林蘇寒。


林蘇寒站起身,拍了拍身上的塵土,冷冷道:“什麽時候,定遠候輪到一個表小姐做主了?”


“哼!像你這種毫無廉恥之人,人人得而誅之!”一個牙尖婆子道。


“不錯!像你這種人,就該拿去浸豬籠!”馬上有人附和道。


英晚晴滿意的笑了,穿過婆子們來到林蘇寒麵前:“林蘇娘,我要是你,早就一頭撞死在外麵了,哪還有臉回府來!”


“我不過救了個人而已,有什麽不敢回來的?”


“救了個人而已?哈哈哈……”英晚晴像是聽到了世界上最好笑的事一樣,“敢情‘林大夫’救人,都是嘴對嘴的親啊!哈哈哈……”


婆子們跟著笑,看向林蘇寒的眼神全是輕蔑:居然做出這種‘傷風敗俗’的事來,看你還有什麽臉!


林蘇寒被這麽多雙不懷好意的眼睛盯著,沒見一絲狼狽,反倒一本正經起來:“那不叫嘴對嘴的親,正確的學名叫人工呼吸,有特定的頻率和節奏,是用於自主呼吸停止時的一種急救方法,適用於窒息、溺水、藥物中毒等患者的急救……”


林蘇寒說到這裏停頓了一下,換上了一種不可思議的表情:“你們可是覺得,麵對一個已經停止呼吸的將死之人,還能有滿腦子的親吻念頭?你們莫不會都是——變態吧?”


呃……


不是在嘲諷林蘇娘麽?怎麽好像反被她罵了?


婆子們的笑都僵在臉上,英晚晴則有些惱羞成怒:“任你舌爛蓮花,也改變不了你水性揚花的事實!”


說著抖開手裏的紙:“可看清楚了,這是什麽?”


林蘇寒看了看:“休書?”


“不錯!”英晚晴抬起下巴,特意強調:“是寫給你的休書!你,從現在開始,不再是候府少夫人了!”


林蘇寒接過休書,一邊看一邊往裏走,順便慢條斯理來了句:“唉,就算我不再是候府少夫人,這少夫人的位置,也輪不到表小姐你來坐!”


英晚晴簡直氣得頭頂冒煙,一步攔住林蘇寒,咬牙切齒的道:“你要幹什麽?”


“找夫人哪!”林蘇寒一臉認真:“我們當初說好的可是和離,給我個休書算怎麽回事?”


英晚晴:“……”


眾人:“……”


這個時候,還糾結這個,有意義嗎?


就在這時,‘嘶’的一聲,林蘇寒手裏的休書化成了碎片。與此同時,還有一個磁性卻又無比陰沉狠戾的聲音:“你覺得這件事情,是一封休書或和離書就能解決的嗎?”


是程明宇!


林蘇寒心底沒來由的一陣心虛,身子瞬間繃緊。


“表哥!”英晚晴原本見程明宇撕了那張休書有些著急,現在聽到程明宇這樣說,很快釋然,還立刻欣欣喜喜嬌嬌羞羞又叫了聲“表哥!”


可惜,英晚晴的這番作態程明宇沒顧得上瞧一眼,已一把抓了林蘇寒的手腕往外拉。


林蘇寒手腕被捏得生疼,再一看程明宇的臉,雙目發紅,陰沉得仿佛能滴出水來!


現代人知道自己頭上被綠了都會氣得想殺人,更別說這滿腦子封建觀念的古代人了,程明宇不會也是,想殺了她吧?


“程明宇!衝動是魔鬼,你……你有話好好說!”林蘇寒害怕了,腳步踉蹌著不肯跟著走。


程明宇冷冷掃了一眼妄想跟他對峙的人,手一鬆。


下一秒卻直接把人扛了起來,一把塞進不知什麽時候停在一邊的馬車裏。


“救……”命字還沒出口,林蘇寒就被‘咣’一下扔進了馬車。


人還沒緩過來,馬車廂裏有限的空間已經擠進一個高大的身影。


那冰冷的目光,像是要噬人。


老是被程明宇這樣盯著,林蘇寒脾氣也上來了。


她繃著臉,努力適應快速行駛中馬車的顛簸,爬起來坐到程明宇對麵的座位上,開口道:“好,我這就給你解釋一次,不管你相不相信理不理解!我!隻是單純的在救人!”


這輛馬車,隻是一輛府裏管事們常用的青布帷車,空間比較狹小,兩人相對而坐後甚至膝蓋都能碰著膝蓋。


程明宇長臂一伸,揪著林蘇寒胸前的衣襟,那張靈動的小臉就到了自己麵前。


“救人?救人需要嘴對嘴?”


冷冰冰的嘲諷,擺明了是不相信。


林蘇寒深吸一口氣,沒做無謂的抵抗,極力平靜的道:“在戰場上,世子爺應該深深感受過,生命的寶貴以及脆弱。當前一刻還和你喝酒吃肉的戰友,這一刻卻倒在你麵前立刻就要死去……我想,如果能救他,無論用什麽方法,世子爺都願意的。其實,我為何會如此選擇,世子爺應該是最懂我的,不是嗎?”


我懂你個鬼!


看著眼前翕翕合合的紅唇,程明宇重重的吻了上去!


就算我都懂,我都明白,可是,一想到那棱角分明的櫻唇曾經無距離接觸過別的男人,我就受不了!


這是獨屬於我的!


就算你是為了救人都不可以!


林蘇寒猛得睜大雙眼,張口要喊,卻給了程明宇可趁之機。


啃噬、嘶咬、侵占、糾纏、掠奪,程明宇的吻,帶著狠狠的懲罰意味,不放過一唇一舌,似是要留下自己的專屬烙印。


隨著動作越發不可控製的粗野,喘息聲加上越發激情的曖昧聲響回蕩在車廂裏,更添刺激。


林蘇寒覺得自己好像就要窒息而死了,意識已經開始煥散,直到胸前的柔軟被一雙略有粗糙的大手掌控揉捏,帶著微痛的刺激,人才恢複一絲清明。


身子被這個男人壓著,肩膀胸脯白花花的一片……


林蘇寒一個激淋,連忙手腳並用的推開正對她上下其手的男人。


“程明宇!你這樣算什麽意思?”男人重重的壓在身上,林蘇寒半天推搡不動,氣急敗壞質問道。


“什麽意思?”


好好的進程被打斷,程明宇紅著雙眼,喘著粗氣,“什麽意思你會不明白?”


說著又俯下身啃咬起來。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