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一章 情況
loading...

“怎麽回事?”回答她的,是磁性醇厚的男低音。


林蘇寒抬頭,程明宇俊逸挺拔的身影映入眼簾。


“哦,是你呀,我還以為是謹兒那丫頭。”


稱呼下人的丫頭二字,程明宇聽出了寵溺的味道。“謹兒怎麽了?”


“沒怎麽,那丫頭拿了我那…麽厚一本書,說是兩天就能把它背完。”林蘇寒說著比劃了一下書的厚度,滿臉不相信。


程明宇卻絲毫不見怪的點了點頭:“這事對她來說,倒是沒多大問題。”


“啊?”林蘇寒張嘴瞪眼,那妮子沒吹牛啊?“謹兒還有這本事?”


看著林蘇寒靈動的眉眼,程明宇眼裏帶上淡淡的笑意,解釋道:“啟蒙時就發現她很會背書,不過我們並不想要她背上神童、才女之類的名聲,加上謹兒自己也不喜讀書,故而知道此事的人並不多。”


“原來是這樣啊!”林蘇寒了然的點點頭,筆在指尖翻了一翻,用手掌托住腮幫子,思索道:“說不定,還真的可以試著學一些,這麽好的天賦不用可惜了啊。”


“學什麽?”程明宇好奇道,“跟你學醫?”


“嗯,不過我隻會教她一些理論知識,讓她懂就行了,不會讓她動手接生剖腹的。”


林蘇寒覺得自己已經把一個言行舉止、行走坐臥都講規矩有講究的名門閨秀給帶歪了,這些‘髒活累活’,就不讓程明謹上手了吧?


再說,就是林蘇寒想教,程明謹也不一定學得到。


在許多人眼裏,女子比男子低賤,女人生產更是汙穢之事,連帶專門從事接生的‘穩婆’一職也有些上不得台麵。


程明謹生來尊貴,可不是林蘇寒這個出身低微的候府‘偽媳婦’可比的。懂些醫理還可以,真要其動手行醫,一身血汙汙穢,別說定遠侯,就是程明宇,也絕對不會允許的。


沒想到程明宇問道:“因為秘方不外傳?”


這哪跟哪啊?林蘇寒哭笑不得,“哪是我不願意教?我是擔心你不願意讓謹兒學!”


“我為何不同意?你能行醫她為什麽就不可?”程明宇奇道。


這樣啊!林蘇寒眨巴兩下眼睛:“我專業的,可是產科!嗯,通俗點說就是女人生孩子那些事。”


聞言,程明宇沉默了。


果然,又一個被剖腹二字所迷惑的。


林蘇寒聳聳肩。


並未覺得任何氣餒或不平。


她隻是來行醫的,不是來推動社會進步的。何況那些根深諦故的習俗觀念,也不是哪一個人就能輕易撼動的。


產婦們需要她就足夠了。


“就是因為難產,我才成了沒娘的孩子。”


程明宇突然說道,看著林蘇寒的眼睛裏藏著記憶中不可磨滅的傷痛。


林蘇寒愣了下,又聽程明宇道:“其實我有時候在想,如果那時候能有一個跟你一樣厲害的大夫,母親是不是就不會死?蘇娘,你知道嗎?你從事的職業,寄托了多少人的希望?”


程明宇說完,見眼前的女人先是征愣愣的望著他,然後慢慢的彎起唇角,很快聚起一張笑臉來。


那發自內心愉悅的笑容,似乎帶著光,晃得程明宇頭暈目眩心跳加速。就在他兀自咽了咽口水之際,一隻手搭上他肩頭:


“世子爺,我們和離後還繼續做朋友吧——我突然發現有點舍不得你了!”


程明宇瞬間清醒。


“和離?”


程明宇冷笑一聲,拍下肩頭的那隻手,一字一頓道:“我不同意!”


語畢轉身走開,沒走幾步又停了下來,回頭道:“母親也不同意!”


林蘇寒瞪大了眼。


什麽意思?


白氏接受她了?


不可能啊!


白氏是不是不再反對她和程明宇,林蘇寒震驚了一小會兒就拋開不管了。


是與不是的,去問問白氏就清楚了。


第二天一大早,林蘇寒去到秋華院的時候,白氏剛醒還未起床。聽到周媽媽的稟報,皺起了眉。


“這個時辰?她一個人還是和宇哥兒一起來的?”白氏問道。


“世子爺沒來,就少夫人一個人。說是還要去千金堂,故而來得早了些。”周媽媽回道。


沉吟半晌,白氏說道:“就說我昨夜失眠,現在還在休息吧。”


“既然夫人不願見,老奴這就去回了少夫人。”


白氏看著因周媽媽出門晃動的門簾,幾不可見的歎了口氣。


她是有些不願見林蘇寒。


這個時辰,又是隻身前來,林蘇寒的態度,白氏不難猜道。


可現在卻是:一邊是自己兒子,一邊是自小疼愛的侄女,中間還夾著個林蘇寒,自己勸合不是,勸離更不是,還不如幹脆不管,林蘇寒的去留,就交給宇哥兒自己處理吧。


…………


這段日子,英晚晴不再三句話不離程明宇,似是真的放下了,隻是去陪白氏的次數越發勤了。


一大早起身收拾妥當,英晚晴正準備前往白氏處,白氏身子偶有不適讓她們免去請安的話就遞了過來。


英晚晴一邊朝如煙使了個眼色,一邊關切的向前來遞話的小丫環問起白氏的身體。得知白氏隻是沒睡好,英晚晴鬆了口氣。


小丫環離開沒一會兒,如煙就回來了。“小姐,奴婢打聽清楚了,今天一大早,林蘇娘就去了夫人處,不過,夫人聲稱身子不適,沒見她!”


“哼!”英晚晴冷哼一聲,“聽說表哥都求到姨母麵前了,她還不緊著在姨母麵前掙表現?”


“可惜,夫人連見都不願見她,那賊人碰了一鼻子灰,此刻怕是正躲在千金堂哭呢?”如煙臉上帶著惡意的嘲諷。


英晚晴看了她一眼:“隻要她一天還是候府少夫人,我們就不能大意,一切按計劃進行。”


“小姐你就放心吧,我都安排好了,隨時可以動手。而且,無論計劃成功還是萬一有所閃失,也跟我們牽扯不到半點關係。”


“那就好……”英晚晴點頭,忽然目光一凝:“本想再留她幾日,怎料她今日就撞上來,既如此,我就成全她——今日就動手!”


“今日?”如煙驚訝道。


“對,就今日!”


抬眸間,英晚晴眼全是狠戾。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