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五章 感情
loading...

果然是古人誠不欺我,程明宇算是深刻的體會到這兩句話的深意:


女人心,海底針;


唯女子與小人難養也。


無奈搖頭的同時,心底卻覺得有些滿滿的,似乎過去單調沉悶日子裏缺失的色彩,都被林蘇寒給補齊了。


任由林蘇寒自己擦著頭發,默默的走到桌旁,拿起湯匙盛了一碗湯:“出了那麽多的汗,肯定口幹舌燥的,吃飯之前先喝碗湯潤潤。”


林蘇寒沒理他,隻是賭氣的又瞪了他一眼,頭發擦得更用力了。絲毫沒有察覺到,那似嗔似怒的一眼,看得程明宇心跳都漏掉一拍。


“好了,別鬧了。”程明宇上前,拿掉林蘇寒手裏的毛巾,雙手握住她的肩頭輕輕將她扳向自己,溫言道:“是我說錯話惹你不高興,可不是頭發,幹嘛跟它過不去?”


林蘇寒被自己不明真相的火氣衝昏了頭,絲毫沒有發現程明宇此刻的‘異樣’,而是目光咄咄的看著程明宇:“好啊,你到是說說,你哪裏說錯了?”


程明宇:“……”


他也很想知道他哪裏說錯了好麽!!


“怎麽?說不出來了?”看到程明宇‘卡殼’,林蘇寒還有什麽不明白的。


程明宇手上加了點力,離林蘇寒更近了些,磁性的嗓音帶著些許蠱惑:“蘇娘,你直接告訴我,我不就知道哪裏錯了,嗯?”


“你說你和英…唔…”話出口,林蘇寒才意識到,就算他要和她表妹怎麽地,關她什麽事啊?她急個什麽勁啊?看,操閑心操的吧,‘急刹車’咬到舌頭了。


“我看看,咬哪兒了?林蘇娘,你說你說句話也能咬到舌頭,我真是……”


程明宇說不下去了。


時間仿佛在這一刻停止。


輕輕被他抬起的小巧精致的下巴,女人吃痛微蹙的眉微眯的眼,更有他挪不開眼那微張的櫻唇,輕吐的紅舌,鮮豔的似那有毒的蜜糖,給予他奪命的吸引……


看著一點一點在眼前放在的俊顏,林蘇寒的眼睛一點一點睜大,這臭男人……毫不猶豫的用力一推!


連著被推了兩次,程明宇這次有經驗了,伸手捉住自己胸膛上的兩隻小手,自己後退的同時連帶著林蘇寒上前,兩個人撞上飯桌才停下來。


“滲(信)不滲(信)我再糊你一身!”林蘇寒氣紅了臉,想要掙脫自己的手。


“哈哈…”程明宇一隻大掌就握住兩隻作亂的小手,另一隻手刮了一下林蘇寒的鼻梁,“林蘇娘,跟你夫君溫存的時候,就不要說這麽惡心的話了。”


“呸!誰是我夫君?我怎麽不知道?”林蘇寒連程明宇一隻手都掙不過,幹脆使腳踢。


“林蘇娘,你這是在埋怨我成親這幾個月來沒有夫妻之實嗎?”


“實你個頭!我林蘇寒的丈夫,不管是身還是心,都隻能隻我一個!所以,你配嗎?”


可惡,怎麽就是踢不著這混蛋啊啊!林蘇寒氣得那叫一佛出世二佛升天,連自己的真實名字都爆出來了。


林蘇寒?舌頭咬破了自己名字也說不清楚了?程明宇一摟林蘇寒的纖腰,強勢的往自己懷裏一帶,挑眉道:“剛好,我也是這麽想的——我這輩子隻有一個妻子,我的心還有我的身,隻屬於她一個人。”


見抵抗無用,林蘇寒幹脆不再掙紮,隻用雙手撐在程明宇胸前,讓雙方稍為隔開一點距離,嘲諷道:“就你?你自己相信麽?”


“原來你是不相信我說的話。”程明宇覺得自己找到了林蘇寒先前生氣的原因,“蘇娘,我發誓,我和表妹……”


“專一的世子爺,我指的是你的另一個女人——柳玉!”林蘇寒打斷程明宇,戳了戳程明宇的胸膛。


嗯,硬邦邦的,這混蛋身材挺有料的嘛。


“柳玉?哦,這可不能怪我,那是你硬塞給我的,她不是我的女人。”程明宇說得那叫一個輕描淡寫。


“嗯,是不是你的女人,你隻是和她睡到了我的床上而已!”林蘇寒拖長音調。


程明宇:“……”當初這事,他確實…過分了…


“對不起,這件事是我的錯,我向你保證,我絕不會再做傷害你的事了。”程明宇放開林蘇寒,認真道。


林蘇寒挑眉,第三次了…


“但我根本沒有和她睡你的床,甚至連一根指頭都沒碰過她,這個,你不是很清楚嗎?”嗯,這個,程明宇必須要解釋清楚的。


林蘇寒:“……”確實,當初她還以這個調侃過程明宇來著…


“可她名義上可是你的女人啊。”


“你弄出來的事,當然由你來解決的好。”


“如果我說給她一筆錢,放她大歸呢?”


“那就給錢,放人!”


“你說真的?”這下林蘇寒意外了,抬眸看著程明宇。


魏老爺顯然對魏夫人情深,放個姨娘都還遮遮掩掩的,這程明宇怎麽答應的這麽幹脆?


“我說過,我這一生,身心隻給我妻子一個女人。”


“那好,等柳玉身子好了,這把這事辦了吧。”林蘇寒點頭道,這混蛋要是真專一了,柳玉苦求而不得,日子可就更難過了。


“那你呢?”程明宇又問。


“我什麽?”林蘇寒不解。


程明宇看她半晌,突然把她緊緊的摟進懷裏,用力的箍了又箍,生怕一放手她就不見了一般。


“喂,非禮…”自知掙紮不過的林蘇寒抵著程明宇的腰,正要‘以理服人’,脖頸上噴來的炙熱氣息讓她不由打個寒顫,不知是不是她的錯覺,箍著他的人也在微微顫抖著。


“你要什麽時候才肯給我…你的身心?”耳邊傳來低沉暗啞的聲音。


林蘇寒瞪大眼。


我去!


她這是被告白了麽?


…………


屋內林蘇寒得程明宇還說了些什麽,柳玉一句也沒有聽見,她的耳邊,隻反反複複響著兩句話。


“那就給錢,放人!”


“那好,等柳玉身子好了,這把這事辦了吧。”


木偶般的走出軒榭,最後一級台階卻一腳踏空,啪一下摔在地上。柳玉卻像感覺不到疼痛似的,手裏緊緊的攥著地上的塵土。


少夫人要把她從世子爺身邊趕走啊!


林蘇娘要把她從世子爺身邊趕走嗬!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