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三章 之計
loading...

英晚晴從白氏那裏離開的時候,已經用過了晚膳。


狠狠的哭了一場,又在白氏照顧下好好的睡了一覺,英晚晴現在已冷靜了許多。


可終歸是意難平,路過花園的時候,往軒榭方向看了一眼,心中的嫉恨又冒了出來。


察覺到英晚晴停步,如煙跟隨英晚晴的視線一看,便知曉她心中所想,瞧見四下無人,她忍不住問英晚晴:“小姐,你為何要奪了柳玉的姨娘身份?”


英晚晴狠狠的揪了一把身前的花葉,“柳玉那個小賤人,上次不就是仗著自己是表哥的妾室對我出言不遜嗎?我豈能饒得了她!隻是沒想到馬兒一蹄子沒把她踢死,反到被林蘇娘給救活了。”


“隻是這樣一來,不就便宜了林蘇娘嗎?——平白的幫她除了一個敵人。”如煙撅嘴不甘道。


英晚晴也覺得心裏不痛快,她咬了咬牙,恨聲道:“便宜不了她幾天,我一個一個來收拾!”


說完,斜了眼如煙,又道:“再說,我這麽做,算是成全了林蘇娘。我有這樣的態度,表哥會打消對我的顧慮,不會再對我生疏客套,姨母也會更加心疼我。我在侯府更加體麵自如,對付起林蘇娘來不也就更省事麽?”


“還是小姐思慮周全。”如煙笑著拍了記馬屁,又哼了一聲:“哼!柳玉那小賤人,不知死活的也敢惦記世子爺!她不是把這姨娘的身份看得比命還重要嗎?可小姐一句話,就能讓她生不如死!想想真是讓人暢快。”


柳玉眼珠一轉,往英晚晴身邊靠了靠,低聲問:“那這一次對付林蘇娘,小姐準備…”


英晚晴‘啪’的一下折斷一根花枝,狠毒扭曲的臉上全是殺氣:“這一次,我要她的命!”


……


直到英晚晴主仆二人身影消失不見,翠兒才從花樹後探出身來。


姨娘果然最是精明,一早吩咐她在這裏守著,果不其然,聽到了如此勁爆的消息:


柳玉很快就不是姨娘了…


英晚晴想要林蘇娘的命…


翠兒滿意的彎了彎唇角,她得快些告訴姨娘才是!


“哦?你說的可是真的?”柳姨娘正在抄經書,聞言放下筆。


“奴婢親耳所聞!”見柳姨娘已坐下,忙遞上熱茶。“還是姨娘料事如神,知道世子爺少夫人圓房的消息傳遍侯府,那表小姐必會有所動作。隻是奴婢不太懂,表小姐不顧她和少夫人之間你死我活的爭鬥,對付柳玉這個病人做什麽?這時候,難道不應該拉攏柳玉對付少夫人麽?”


柳姨娘撇了撇茶沫,語氣輕蔑嘲諷:“蠢人就是蠢人,這個時候還隻顧自己心裏暢快。唉,除了那張臉,也不知道我們天哥兒到底看上了她哪一點?”


這就不是翠兒能隨意點評的話題了,好在柳姨娘也沒要她回答,自顧自又道:“這樣也好,免得府中一提柳姨娘,不知道說的是她還是我。”


“她跟姨娘你相提並論?也不撒泡尿照照,她也配!”翠兒鄙夷道。


“配不配的,人家也占著那個名頭,就好像林蘇娘,禦賜的名頭在那,誰見了不也得規規矩矩稱一聲少夫人麽?”


“說起這少夫人,”翠兒接過話頭,“還真是不鳴則已一鳴驚人啊,居然還有這等醫術。現在,可是侯爺在為她撐腰呢。”


“所以說,”柳姨娘挑了下眉,目光裏全是別有深意:“要是少夫人剛被迫和世子爺圓了房就出了事,那對一向視少夫人為眼中釘的母子兩個,脫得了幹係嗎?”


翠兒心中一跳,柳姨娘這是,又想到了什麽好計謀?


“翠兒!”柳姨娘嫣然一笑,“這可都是表小姐的意思呢!我們呀,頂多加把火就是了!”


…………


程明宇回來的時候,軒榭裏一片安靜。


軒榭本來就不大,中間留了個院子就更沒有幾間屋了,程明宇院子裏服侍的隻有阿若搬了過來,加上之前林蘇寒住的時候隻有她和阿竹兩個人,軒榭裏安安靜靜的倒也不奇怪。


阿若正站在廊下,看見他回來便迎道:“世子爺回來了。”


程明宇大步往屋去,路過阿若身邊的時候頓住腳,聲音壓得有些低:“我看見湖邊的荷花開了,明早上你去摘兩枝放屋裏。”


“是,奴婢記下了。”世子爺什麽時候喜歡花了?莫不是,為少夫人摘的?


程明宇一步邁進屋,室內燭火搖曳,把每個角落都照地一片明亮,隻是,都沒有那個女人的身影。


“少夫人呢?”程明宇擰眉。


“早些時候阿竹派人來說了一聲,說是少夫人今天晚上要歇在魏府。哦,就是有慶州第一大商賈之稱的魏家。說是……”阿若答道。


願意住在別人家也不願意回來嗎?程明宇臉包黑了下來,不待阿若說完便說道:“去把少夫人叫回來,就說我不同意!”


女人回個娘家都要做丈夫的同意,何況是自作主張住別人家裏。


“…可是,少夫人是去救人的,也要把她叫回來嗎?”阿若鼓起勇氣道,世子爺發起火來可是很嚇人的。


“救人?魏府有人病重?”程明宇渾身的壓迫氣息緩和了些。


“聽說是魏府的一個姨娘。”其實阿竹說的是魏府姨娘要生了,她們是去接生,女人生孩子,猶如在鬼門關前走了一遭,也不可謂不危險,這樣說也不為過吧?


程明宇眉頭依然緊鎖,沉吟不語,阿若一顆心七上八下。


世子爺還是不同意吧?畢竟少夫人這拋頭露麵的,不合適。這個世道對女人來說,要做點什麽真的太難了。


阿若正胡思亂想之際,突然聽程明宇道:“她身邊隻有一個人,人手哪夠。這樣,你再帶兩個人去幫忙,有什麽消息也好盡快傳回來。”


“是,奴婢知道了。”阿若轉身要走,突然想起來:“世子爺你還沒用晚膳吧?我還是服侍你用了膳再去吧。”


“不用,你快去,讓阿左阿右來就是。”


阿若一走,偌大個軒榭就隻有程明宇一個人。他緩緩的吐了一口氣,他這算是,獨守閨房麽?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