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六章 反誤
loading...

將養了半個月,英晚晴身子總算是大好了,白氏擔著的心總算是落了地。見英晚晴這段時間吃藥忌口,飲食清淡,幹脆讓廚房做了一桌席麵,算是慶祝英晚晴身體康複。


英晚晴見定遠侯真的搬走了程明宇的東西,心中極度不甘憤怒,但也知道,此事已定,無從更改。並且林蘇寒已經得到了定遠侯的支持,今後要怎麽對付,還得從長計議。所以她和往常一樣,乖巧愉悅的出現在定遠侯和白氏的麵前,高高興興的吃了這頓飯。


飯後,還和程明謹陪著定遠侯白氏喝茶,不時講兩句俏皮話,逗得大家喜笑顏開。


程明宇到的時候,見到的就是這樣一副其樂融融的場麵。


“父親,母親,我回來了。”


“表哥!”見到程明宇,英晚晴眼睛一亮。


“宇哥兒!怎麽回來也不派個人來說一聲?累不累?用過晚膳了嗎?”白氏一疊聲的問。


“母親,我不累的…”


“還說不累,哥,你瞧瞧你這一身,滿身的灰塵,也不去洗漱一番再過來。”程明謹打斷程明宇的話,嫌棄道。


“我猜,表哥一定是先回了屋,準備洗漱一番換了衣裳再過來的吧?”英晚晴若有所指的說了句。


程明宇下意識看了一眼定然遠侯,對英晚晴笑道:“是,表妹說的不錯,我確實先回屋了一趟。”


定遠侯不自在的咳嗽了一聲,“咳,這件事,我正要跟你說一聲。你的東西,我都給你搬蘇娘屋裏去了,往後,你就住她那裏吧!不管怎麽說,她都是你的結發妻子。”


“是,我知道了。”程明宇垂首應道,“兒子的事情,讓父親操心了!”


“怎麽?我的話…嗯?”定遠侯頓住了。他沒聽錯吧?一向不頂撞他就不好過的宇哥兒居然應下了?今兒個太陽,從西邊出來了?


定遠侯準備好的一腔怒火就這樣偃旗息鼓,他再次咳了聲,“咳,你知道就好。”


英晚晴卻是有些傻眼,表哥怎麽就,答應了呢?


“表哥!你不能跟那個女人住在一起!”英晚晴情急之下喊道。


四道吃驚的目光齊刷刷看向她,定遠侯更是沉臉道:“你倒是說說看,他們夫妻怎麽不能住在一起了?”


“表姐,哥哥和嫂嫂已經奉旨成婚了,有什麽事,也有父親母親做主,我們做妹妹的,就不要對哥哥屋裏的事指手畫腳了。”


程明謹也有些生氣,說話也沒那麽好聽——嫂嫂好不容易才得了父親的支持,表姐卻總是想方設法的搞破壞,表姐與哥哥感情再好,那也是過去的事了。如若不是表姐自己把自己給嚇病了,這段時間,她就能和嫂嫂一起見證柳玉康複的奇跡了。


那才是真正有意義的事吧?


白氏也很意外一向聰明乖巧的英晚晴怎麽說出這樣不合時宜的話來,一時間沒有說話。


英晚晴話一出口就知道自己說錯話了,程明謹的‘勸說’也讓她有些惱羞成怒,不過,她在定遠侯白氏麵前樹立起來的形象卻是不能就此毀掉的。


她正要為自己辯解,就聽程明宇道:“父親別生氣,謹兒也別冤枉你表姐。表妹隻是被蘇娘手術嚇到,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繩罷了,哪來的其他心思。”


英晚晴心裏頓時一喜,表哥果然還是護著她的,底氣便足了幾分:“是啊侯爺,晚晴並沒有其他意思的。隻是晚晴膽子小,想起林小姐救人時的血腥殘忍還是害怕不已,不想表哥也跟我一樣受此驚嚇,情急之下才說錯了話,還請侯爺見諒!”


血腥殘忍!隻有蘇娘一人會的剖腹療傷的神技,居然被她說成血腥殘忍!定遠侯覺得自己偃旗息鼓了的怒火又呼呼的冒了起來,但一想到英晚晴確實被嚇得病了一場,白氏平日裏也頗疼愛這個侄女,便道:“算了,你自然是看不明白——蘇娘剖腹血腥是為了治病救人,宇哥兒戰場血腥是為了保家衛國,他們倆,誰會嚇著誰?”


定遠侯這樣一說,英晚晴心裏頓時嫉妒起來:“其實晚晴也並不是無的放矢,表哥此番回府,人都清減了不少,本該好好歇息歇息,卻連衣服都不願意去軒榭換一件,又如何能夠在軒榭歇息好?而林小姐鍾情於醫術,並不一定能照顧好表哥,故而晚晴才有不能住在一起之說。”


“連衣服都不願意回軒榭換一件?”定遠侯看向程明宇,怒極反笑:“嗬嗬,程明宇,你還真是孝順啊!”


“哎呀好了好了,”白氏見事情越發緊張,忙打圓場。“侯爺,宇哥兒這還沒用膳呢!有什麽事,等宇哥兒用完膳再教訓也不遲。來人,讓廚房再做些飯菜來!”


“母親不必操勞,我不用晚膳了。我約了陸啟陸公子談事情,馬上就要出去了。”


程明宇話音剛落,定遠侯已經拍案而起:“我就知道是這樣!程明宇,是不是從今往後,你忙得連府都不能回了,一走又是一個三年?”


“父親…”


“我告訴你,現在!立刻!馬上!你乖乖的給我住到軒榭去,要是再找借口走,你就永遠別回來了!”


英晚晴呆呆的,看著程明宇被管家帶著,一步步往軒榭而去。


定遠侯氣呼呼的,臨走時衝她甩袖哼了一聲。


程明謹說了兩句話也走了,隻留白氏還坐著。


“姨母,我…”英晚晴隻覺得眼睛發澀喉頭發緊,是她自己,把事情搞成這樣的吧?


“唉!晚晴,你也太沉不住氣了,不是跟你說過要從長計議的嗎?”白氏忍不住歎氣,見英晚晴失魂落魄的樣子又有些心疼。“算了,事情已經這樣了,多說無用。不過你也不用太擔心,林蘇娘會按照協議來辦的,我們會在她身上想到辦法的。你呀,不要再輕舉妄動了。”


白氏再歎一聲,也轉身走了。


英晚晴任由自己傷心了一會兒,再抬起頭,發紅的眼睛裏全是狠絕。


那女人會按照協議來?鬼才相信!若是真的不阻不撓,恐怕到時候拿出協議來都沒用了吧?


她是得好好想想辦法了。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