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一章 口舌
loading...

“柳玉她還沒有度過危險期,不適宜移動,還要在千金堂住一段時間,這段時間的衣食住行,還請世子爺安排一下。”


“危險期?你是說柳玉還有性命危險?手術不是很順利嗎?”程明宇問。


“是,手術隻是第一步,接下來還要抗感染,防止並發症……”林蘇寒話沒有說完,就被英晚晴打斷。


她緊緊拽了程明宇的衣袖:“表哥,你別再信她的花言巧語,她根本就是在殺人!”


英晚晴口中的她,自然指的是林蘇寒。


隨著自己的話,英晚晴像是想起了什麽特別恐怖的事情,她整個人開始顫抖起來,像是尋求庇護般紮進了程明宇懷裏。


“柳玉的肚子…切開了…血,全是血…殺人了…表哥,她在殺人!你快把她抓起來!”


英晚晴尖聲叫完,把頭深深埋進程明宇胸前,雙臂緊緊箍住程明宇的腰。


程明宇有些尷尬,本能要閃避身子隻得僵在那。感受到懷中人兒的顫抖,下意識抬起的手輕輕在她肩膀拍了拍:“手術已經結束了,表妹不必再害怕。”


“表姐,柳玉還活著呢,是嫂嫂救了她才對。”程明謹一張小臉還慘白著,但心神已完全鎮定下來。


“柳玉現在是還有一口氣,可說不定下一刻就死了!你沒聽她說嗎,還有什麽危險期沒過!哼!先前說什麽剖腹就能療傷,現在肚子剖開了,又說還有什麽危險期。她這般花言巧語,不就是為了掩飾她的真實用心嗎?”


喲!前一秒還嬌弱的求保護,後一秒就針對她侃侃而談,這哪裏是嚇得不要不要的,分明就是針對她嘛。


林蘇寒挑了挑眉,誰說古代女子保守了?你看這英國公府的謫長女,就“對付‘情敵’投懷送抱”兩不相誤!


先前她忙著手術無瑕理她,現在嘛……


“都說男女授受不親,表小姐緊緊抱著我的夫君,是幾個意思?”


“呀!”英晚晴嬌呼一聲,像是才發現自己做了什麽似的忙鬆開程明宇,臉上爬上一抹紅暈,嬌羞道:“我…我剛才太害怕了,表哥是為了安慰我…”


瞧瞧這話說的,程明宇倒成了主動的那個。林蘇寒自然是不會留情麵的:“我可是瞧的清楚,世子爺可是動也沒動,明明是表小姐主動投懷送抱的。莫非…這投懷送抱又不承認的,是你們國公府的家風?”


英晚晴的臉一瞬間漲得通紅:“你少血口噴人!我們國公府家風最是嚴謹不過,豈是你隨意就能汙蔑的?”


“難不成我們這麽多雙眼睛看到的,都是假的‘有情人相擁’?”


‘有情人’三個字大大取悅了英晚晴,她的憤怒一下就平息了不少,看著林蘇寒的目光帶著挑釁:“國公府跟侯府本就是親戚關係,我跟表哥又是青梅竹馬,從小一起長大,感情自是深厚。剛才我一時驚懼不已,少不得要尋表哥庇護,表哥自然也擔心著我,我們不過是互相關心的人一時情難自禁罷了。怎麽,林小姐出口不遜,難道是嫉妒我跟表哥之間的感情不成?”


“不嫉妒不嫉妒,”林蘇寒笑咪咪的,“表小姐和世子爺感情深厚,我這個做妻子的,很是欣慰。這樣吧,我稟了夫人,讓世子爺盡快納了你為妾如何?”


“你……”英晚晴差點吐血!


堂堂英國公謫長女,怎麽能為人妾?屆時英國公府還有何臉麵立足於朝堂?


曲大夫阿竹小金聞言都低下頭,萬分努力的憋著笑。


英晚晴看在眼裏,氣得身子搖搖欲墜。一張俏臉上,青中帶著白,白裏泛著紅,像開了染房似的。


“說什麽胡話!”程明宇怒斥林蘇寒:“表妹如明謹一般,都是我嫡親的妹妹,怎可隨意玩笑?”


“可表妹就是表妹,並不是親妹妹。況且世子爺從未與我說起過你待表小姐如“同胞兄妹”,人前又一點不避嫌的,”林蘇寒聳聳肩,“我難免誤會。”


程明宇不說話了。身子裏一股說不清的感覺在亂竄:似氣惱,似無奈,似驚喜…


這女人是在,吃醋麽?


“以後,不會再讓你誤會。”程明宇脫口而出,說完後就愣住了,似是不明白自己為何要說這樣的話。


“沒事,你都已經說清楚了。”林蘇寒笑著道,看了眼泫然欲泣的英晚晴,在她幽怨又陰翳的目光中,挽了程明宇的手臂:“走走走,現在該我跟你說清楚了。”


看著兩個人手挽手,一步步走進掛了“觀察室”三個字的屋子,英晚晴眼一番,終於暈了過去。


程明謹也是個妙人,她一點沒叫喊驚慌,隻輕聲對曲大夫說了句:“大夫,快!”


進了屋,林蘇寒立馬鬆開了程明宇,一時間,兩人都有些尷尬。


“你今天辛苦了。”


“今天謝謝你啊。”


兩人同時開口,難得的默契,


林蘇寒噗嗤一聲笑了,“我今天真的很辛苦,也是真的謝謝你。”


看她笑的開懷,程明宇也露出白白的牙。


林蘇寒呆了一下。


帥哥笑起來,真的是,迷死人不償命啊!


要是近親結婚,生個有缺項的孩子……真是浪費了這良好基因啊。


“世子爺,你對表小姐隻是兄妹之情?”


果然是要說這個啊!


程明宇輕咳一聲,鄭重道:“你聽我說,我對表妹……”


林蘇寒擺了擺手:“我沒別的意思,隻是作為大夫勸你一句:世子爺生母和表小姐生母應該是同卵雙胞胎,dna都是相同的,作為她們的子女,你們血源太相近,結為夫妻的話,可能會影響後代。”


什麽跟什麽啊,程明宇半點沒聽懂,但有一點他是明白了,事情跟他想象的不太一樣。


“好了,”見程明宇臉色變了變不說話,林蘇寒道:“表小姐的事到此為止,我不再提了。我們現在來說說柳玉吧。”


“有話就說!”語氣不是太好。


林蘇寒:“……”


還有半句有屁快放吧?小樣!這脾氣真是喜怒無常。該不會,真如上一次她說的謠言般吧?


林蘇寒的目光在程明宇腿間掃了一眼:“呃,我雖然不太明白柳玉為何還是完璧之身,但是,她確實還是完璧。不過,我手術時不得已傷了她,特意跟世子爺講一聲,以免日後世子爺誤會她。”


程明宇臉色頓時黑如鍋底。


偏偏某女還作死的加了句:“世子爺,身患隱疾要早些治療才是啊!”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