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章 手術
loading...

刀子劃開皮膚,血,立刻滲了出來。


特意站近了些的英晚晴忍不住瑟縮了一下,程明謹忙扶了她的肩。


林蘇寒還在解說:“這是皮下脂肪層,這是前鞘膜,這是肌肉層…”


曲大夫睜大眼睛瞧著,生怕錯過一絲一毫,阿竹小金則是生生的移開了視線,一個盯著眼前的鑷子剪子,一個盯著自己診脈的手。


劃開最後一層腹膜,整個腹腔呈現在眼前。


血,全是血……


英晚晴再也忍耐不住,尖叫起來:“啊!你…你殺人…”眼睛一翻暈了過去。


程明謹渾身顫抖個不停,根本扶不住英晚晴,隻能任由她滑倒在地上。


程明謹想要帶英晚晴離開,卻發現自己雙腳根本挪不動半分。喉嚨也像是被掐住了般呼吸困難,眼睛直直的盯著眼前的一片血腥。


“注意牽拉…果然是子宮破裂!紗布填充!”林蘇寒快速的結紮腹動脈,沒注意阿竹的手已經抖的不成樣子。其實注意到了也沒辦法,林蘇寒已顧不上這些了。


曲大夫接過阿竹手裏的紗布。他的動作穩健多了,也不似手術開始時那般緩慢。眼睛裏的震驚也是越積越多。


原來真正的剖腹療傷是這樣子的啊?看那嫻熟的動作,看那不斷替換的手術器械,看那對人體五髒六腑以及脈絡走向的熟悉程度……


這應該是從小就接觸的吧?這應該是常常練習的吧?果然啊!


“注意紗布數量,可千萬不能有遺漏!”


“正確,沒有遺漏。”


“曲大夫你看,這就是子宮破裂的地方。”


“破損不小,好似還有腫大?”


“不錯,我需要切除子宮。”


曲大夫倒吸一口涼氣:“切,切除?”


“對!她的子宮位置異常,太前位了,否則也不會被馬兒踢傷,而且,這子宮發育也有些不良。”


“這個,我倒沒看出來…”


“我見過最多的人體器官就是子宮了。”林蘇寒看了曲大夫一眼,耐心解釋。“你看這裏,還有這裏,即使柳玉沒有愛傷,她也不易受孕。我如果強行給她修補的話,反倒留下許多後遺症,不如切除的好。”


曲大夫認真仔細觀察起來。


“器官摘除,得通知家屬一聲。”林蘇寒抬起頭來:“阿竹!你去跟世子爺說一聲,我要切除柳玉的子宮!”


阿竹一腳高一腳低跌跌撞撞的走了出去。


切除?五髒六腑是想切就切的嗎?柳玉肚子裏已經是一片血了,還要切除子宮,這後果……小姐,這什麽手術怎麽這麽嚇人啊,這要讓她怎麽說服世子爺啊嗚嗚嗚……


“怎麽了?是人死了嗎?”程明宇語氣平靜的問。


還沒,不過也許……快了……


“世子爺,”阿竹抬臂擦了擦淚眼朦朧的臉,“少夫人讓我告訴你,柳玉的子宮必須要切除,否則……”


阿竹故意留了半句話不說。柳玉切除子宮後,就沒辦法為世子爺孕育子嗣了,世子爺,能答應嗎?


“你跟她說,但凡是為了救柳玉性命的決定,盡管放手去做就是,我相信她。”


當阿竹把程明宇這句話如實轉告的時候,林蘇寒忍不住笑了笑:“真是難為他答應的這麽痛快。也許,他對柳玉是真愛?”


曲大夫根本沒注意到林蘇寒的自言自語,他的全部心神都放在林蘇寒的那雙手上:……防護輸尿管……切除韌帶……剝離……那雙帶血的手把那顆子宮放進了托盤。


真…真切了啊!


曲大夫狠狠的咽了口唾沫,回過神來的時候自己忍不住狠狠的惡心了一把。


“啊!”程明謹看到托盤裏東西,終於腳一軟坐了下去。


阿竹抖的連紗布都拿不穩了,小金也捂住的嘴巴。


“斷端牽引做的不錯,周圍組織沒有任何汙染。”林蘇寒含笑對曲大夫說道。


“接下來我要準備縫合,注意清點紗布數量!哦,有幾塊得從***取出……”


“這是8字連續縫合,記得收線……”


“…兩側輸尿管粗細蠕動正常,縫合處無出血,準備關閉腹腔…”


剪斷最後一根縫線,林蘇寒顧不上有些刺眼睛的汗水,問小金::“脈象怎麽樣?”


“脈象,還算平穩…”小金有些愣愣的,真不敢相信在柳玉身上發生了那麽血腥的一幕。


“嗯,心跳也正常。”林蘇寒放下簡易聽診器,語氣稍有雀躍。“等我取出最後幾塊紗布,手術就算完成了,第一關順利通過。”


“這隻是第一關?”小金忍不住問。第一關就這麽嚇人了,那第二關……


“對,手術隻是第一關,第二關主要抗感染。這是一場看不見銷煙的戰爭,一旦失敗,前功盡棄!”林蘇寒神情鄭重。


“我會看情況配藥,少夫人不必擔心。最難的一步都走過來了,接下來我們也能扛過去。”曲大夫道。


其實,第二關才是最難的。林蘇寒心裏默默加了一句,走到柳玉身前。


注意避開插著的導尿管,林蘇寒伸手進去。


“嗯?”林蘇寒驚疑了聲,疑惑的皺起了眉頭。


“怎麽了少夫人?”阿竹頓時緊張起來,這最後關頭,可別出什麽岔子。


柳玉居然是完璧!


這可真是讓人意想不到。“沒什麽沒什麽,我就是最開始沒摸到了紗布。”


這種事情,還是私下裏告訴程明宇吧。不過,這事好像,不太對啊……


紗布取了出來,手術宣告正式結束。


門被打開,林蘇寒一眼就看到程明宇。


他就站在大堂靠門的地方,明明有椅子,他卻沒有坐,聽到聲響,他一下轉過頭來。


看到臉色慘白被林蘇寒扶著的程明謹和英晚晴,他快步走過來幫忙攙扶。


“手術很順利。”林蘇寒取下口罩。


程明宇點點頭,看了眼程明謹和英晚晴:“她們,沒事吧?”


隻是嚇癱了,應該沒事吧?林蘇寒和曲大夫對視一眼。“應該沒什麽大礙,世子爺如不放心,我再開一副定神安眠藥就是。”


“好,有勞大夫。”看著英晚晴還有些渙散的眼神,程明宇應到。


林蘇寒想了想,開口道:“世子爺,柳玉她……”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