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九章 意料
loading...

英晚晴感覺自己此時此刻還能坐在這兒沒暈過去簡直就是奇跡!


話說這已經是她第幾次快被氣暈了?


剛剛林蘇寒懟她心思陰暗齷齪的時候,她就已經眼前一黑,還好程明謹急忙扶了她坐下,給她喝了杯熱茶後緩過勁來。


就是現在程明謹還在她耳邊嘮叨:“……那柳玉本來一直被母親禁著足,是嫂嫂惦記著往日主樸情分,做主放了她出來。即便嫂嫂現在對她不滿了,柳玉一個婢女抬的姨娘,隨便找個由頭打發了便是,你說,嫂嫂又何苦再加害於她!”


“表姐不知內情,一時想岔也是情有可原,不過現在你可別再冤枉嫂嫂了,否則可就打哥哥的臉麵,哥哥可要生表姐的氣了……”


程明謹這句話可算是觸動了英晚晴。


剛剛她是有多氣極傷心,表哥卻隻輕飄飄的說了句:她不必如此,表妹,你想太多了。


這要換作以往,表哥見她如此生氣,早就一門心思來哄她開懷了,哪會如此旁若無人的跟林蘇娘討論什麽烈酒,像是把她遺忘了一般。


英晚晴緊緊抿著唇,指甲深深的插入掌心而不自知。


那邊林蘇寒已穿戴好手術服,雙手習慣性的舉在身前,聲音從口罩後方傳來:“我馬上要進行手術,手術期間不宜打擾,還請各位先出去!”


古代醫術向來講究傳承,所有秘方秘技自然不能示於人前,所以大夫們對此倒沒什麽異議不滿的,紛紛提腳邁步。


英晚晴紅著眼看著,這一局,她就要這麽眼睜睜的輸掉嗎?


不,她不甘心!她蹭的一下站起來:“不,我不走!”


所有人的目光‘唰’一下射過來,英晚晴無往不前的氣勢一下子泄了大半,尤其是看到程明宇幾不可見的皺了皺眉頭,英晚晴更是緊張的不行。


“我…我是擔心柳玉,畢竟…畢竟是我的馬兒踢傷了她,我實在不放心就此離去。再說,曲大夫雖是一心救人,但男女始終有別,手術時我在旁邊看著也能少些閑話。林小姐,我要留下來參加手術,你不會不同意吧?”英晚晴最開始還有些緊張,越說倒是越順溜。


“生死關頭,倒難為表小姐還能生出這些個旖旎的心思來。”


“你……”林蘇寒淡淡又譏諷的語氣噎得英晚晴說不出話來。


“你要留下來,倒也不是不可以。”林蘇寒又道:“不過先說好了,手術場麵血腥,呆會兒無論你看到什麽作何反應,都不能有半點影響到我。”


“當然!”


“嫂嫂,我也留下來陪著表姐吧!”程明謹對林蘇寒眨了眨眼睛。如果英晚晴還要作亂,她一定死死抓住她。


“好吧。”林蘇寒想了想,點頭應允。


“你放心做手術就是,我會在門口守著。”程明宇的聲音插了進來。


英晚晴感覺自己又要暈過去了。表哥這是,不放心她嗎?


“好啊,謝謝世子爺!”林蘇寒覺得程明宇今天的表現實在是可圈可點,值得讚一個。


雖然不明白那女人為什麽要在臉上蒙塊布,但看到那雙露在外麵眯成月牙的眼睛裏,那蕩漾的讓人不容錯識的喜悅,讓程明宇的嘴角不由自主的跟著揚了揚,連帶著神情都溫和了幾分:“各位請回吧!今日之事,有勞各位大夫了。”


“沒有沒有,世子爺客氣了!”大夫們亂亂的答應著,相繼出了千金堂。


“真的,要剖腹麽?”


“是啊,開腹啊!”


出了千金堂的門,大夫們似才回過神來,嗡嗡議論。


剖腹療傷啊!這對普通人來說是必死無疑的事情,對大夫們來說也是存於想象不敢實踐的事情,那個女子,她怎麽就敢了呢?


“哼,正妻給小妾剖腹而已!”趙大夫冷哼道,甩袖率先離去。


……


千金堂裏,小小的治療室已消毒完畢,空氣中還遺留著一股子酒香味。


英晚晴看了看自己還有程明謹身上穿著的‘奇裝異服’,又看了看躺著的柳玉身上蓋著的奇怪布巾,臉上露出嘲諷。裝神弄鬼的有什麽用!英晚晴很想把這句罵出來,但她剛張了張嘴,馬上又悻悻的閉上了。


就在剛才,林蘇寒指揮著阿竹給柳玉脫衣服的時候,那個曲大夫居然賴著沒動,她實在是看不下去說了兩句,林蘇寒就狠狠的瞪了過來:“你,要麽出去,要麽閉嘴!”


她剛要辯駁,程明謹居然捂了她的嘴!


然後她就看到林蘇寒開始拿了烈酒湯藥開始在柳玉身上塗抹,嘴裏還一邊講解什麽手法、範圍……


那曲大夫還問:“消毒很重要嗎?”


“是,要盡量減少細菌感染,特別是手術前,這可關係到患者的生死存亡。當然,處置一般擦掛外傷也應如此,或許當時看不出什麽,但時間長了區別就顯現出來了。”


曲大夫點了點頭。


然後林蘇寒開始又是鋪又是墊的,柳玉最終成了現在的樣子。


除了頭以外,柳玉都蒙在布巾下,偏偏布巾中間少了一塊,露出柳玉的肚子。


“麻醉藥效還不錯,不過有時間限製,少夫人可以開始手術了。”曲大夫拿銀針紮了下柳玉,說道。


“好。”林蘇寒深吸一口氣,從托盤拿起了手術刀。


她沒藥沒設備,甚至連一個觀測生命體征的血壓計都沒有,這一刀下去,會有什麽樣的後果?


算了,本就是死馬當活馬醫,盡力就行。


曲大夫,我需要你幫我拭血牽拉結紮!阿竹,我所要的器械紗布你負責!小金,你負責查探病人脈搏,隨時關注病人生命體征!”


曲大夫肅然應“好”,阿竹小金也整然應“是”。


林蘇寒在主刀區域站定,眼角餘光看到站在角落的英晚晴和程明謹,說道:“你們都沒見過人體內髒吧?害怕的話就站遠一點。”


程明謹搖了搖頭,阿竹小金也忍不住對視一眼,分明在說我們也沒見過。


英晚晴倒是開了口:“別說人的內髒了,就是豬啊羊啊的內髒我也沒見過。不過這也沒什麽,不就是有些惡心嘛,我們能忍住。”


林蘇寒不置可否收回目光,說道:“那我們正式開始了!”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