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八章 出乎
loading...

“世子爺!……”這是要阻止她救治柳玉嗎?林蘇寒著急要解釋。


哪知程明宇卻阻止她繼續說下去,向在場的大夫們問道:“剖腹療傷之術,是從未有人用過,還是說此術根本就不成立?”


“呃,從醫理上來說,剖腹療傷之術是可行的。自古也有神醫華佗剖肚清腸的故事,不過如今…”現在問這個問題是什麽意思?趙大夫有些斟酌的說道。


“也就是說,確有剖腹療傷之技存在,隻是現如今已沒人會了對嗎?”程明宇接著問。


“此乃神技,又早已失傳,恐怕世間,已無人再會。”趙大夫又道,周圍大夫也紛紛點頭附和。


“但是,你會?”程明宇突然轉頭問林蘇寒。


“是,我會!”林蘇寒看著程明宇那雙淩厲逼人的眼睛,自信坦然道:“我雖然最精於剖宮產,但外科手術萬變不離其宗,況且柳玉十之八九就是傷了子宮。隻要打開她的腹腔,找到損傷出血處,止血、修補或切除相關髒腑後再一一縫合,就能達到治傷的目的。”為了讓這些人聽得懂,林蘇寒可是來了個古今結合的說法。


“那你有多少把握?”程明宇繼續問。


麵對這個問題,林蘇寒沉默了。


是啊,有多少把握?這裏是另一個時空,沒有技術精湛的助手護士,沒有先進的儀器設備,也沒有療效顯著份量精準的藥物……她,什麽也沒有,有的,隻是一顆不想讓一個年輕生命流逝的決心。


“最多…一成。”林蘇寒深吸一口氣道。


一成?大夫們沸騰了。


這不就是必死無疑跟九死一生的區別嗎?冒那麽大的風險隻為這麽小的希望,真的值得嗎?


英晚晴的嘴角卻悄悄翹起一個愉悅的弧度。


她讓人查了查,林蘇娘自落水後就性情大變,先是敢跟姨母簽下那樣的一紙協議,後又敢在棺材裏接生,替自己賺了不少名氣,隻是沒想到,林蘇娘的膽子居然有這樣大!


她居然敢撇開表哥,不顧這些大夫反對,執意冒天下之大不韙給柳玉剖什麽腹!


她確定,隻要林蘇寒敢做,她就能讓她聲名狼藉的滾出候府。


大周匯聚天下名醫的太醫院裏醫術最好的李太醫,頗受父親看重,常在英國公府進出,也常與他們說起怪病奇症,卻從不曾聽他提起過什麽剖腹療傷之術!府裏就曾有下人因為腹部刀傷失血而亡,試問,人的肚子被切開了還能活嗎?


屆時柳玉一死,庸醫殺人還有妒婦滅妾的名聲,可就切實落到林蘇娘頭上了!


今天事情的發展完全超出她的預料,不過嘛…這意外的驚喜才更讓人心花怒放啊!林蘇娘,是你自己要下地獄,可就怪不得我了!英晚晴差點沒忍住笑出聲來。


“不治,柳玉必死無疑。治,尚有一線生機。”程明宇冰冷無情的聲音再次響起:“那麽,你就放手救治吧!救得了,是你的功勞,救不了,是她的命!”


這可真是出乎林蘇寒意料!


聽聽那家夥說的話:‘救得了,是你的功勞,救不了,是她的命!’多麽的蠻不講理多麽的霸氣側漏啊!這是要讓她心無旁騖的救柳玉吧?


但不可否認的是,得到了“病人家屬”這樣霸氣到毫無保留的支持,林蘇寒感覺自己壓力頓減。


真沒想到,程明宇這混蛋關鍵的時候還是挺有魄力的,林蘇寒頓覺眼前的這張冰雕臉看起來比以往順眼多了。


“放心吧,我一定竭我所能。”林蘇寒收獲這個格外的驚喜喜,笑容不由格外的燦爛。


對林蘇寒而言是驚喜,對英晚晴來說就是驚嚇了:“表哥,你怎麽能答應她?你不能答應她的!你別聽一番花言巧語,她不過是求而不得你的寵愛,因而嫉恨柳玉服侍過你,想要柳玉不得好死罷了!”


英晚晴聲嘶力竭,臉色很是蒼白,嘴唇也顫抖個不停,神情說不出的淒怨。


程明宇這一問一諾,可就為林蘇娘這個賤人擔了全部責任!


說她庸醫殺人吧,人家明明白白告訴你了這是九死一生;說她妒婦滅妾吧,又是程明宇這個做丈夫同意了的。


表哥,你為什麽要應允?你為什麽要護著林蘇娘?你為什麽要成全這個女人所謂的神技?


“她根本不必如此——表妹,你想太多了。”程明宇冷冷淡淡的一句話,跟英晚晴神色激烈的質問形成了鮮明的對比。


“表小姐,請不要把自己內心的真實想法強加到別人身上,畢竟,不是每個人都像你一樣內心如此陰暗齷齪的。我現在要忙著救人,沒空應付你的胡攪蠻纏,你要是有什麽不明白的地方,就回候府去問你姨母吧!”


林蘇寒啪啦啪啦說完,忙起了正事:“曲大夫,你配製麻醉藥的時候,再配製一些消炎殺菌的藥。”


“好,沒問題。”跟這女子相識也有一段時間了,曲大夫也聽慣了林蘇寒嘴裏不時冒出的新名詞。


“阿竹,準備手術服手術巾消毒紗布!小金,準備水、烈酒。算了,這裏沒有烈酒,那就多熬些藥。”


“要烈酒做什麽?”程明宇問。


“烈酒可以消毒啊!可惜這裏的酒,都是低度數的濁酒,根本不能用。”林蘇寒一邊套手術服一邊回答。


“阿左,回府去拿。”程明宇直接吩咐。


“是!”阿左領命而去,臨走時看了眼林蘇寒。


誰說世子爺不待見少夫人的?沒看見少夫人隻提了提,世子爺就把剛從懿王殿下那裏帶回來的烈酒拿出來了?


“哎!不用麻煩了!”林蘇寒開始往自己臉上係口罩,聲音有些悶悶。“我要的是那種酒味濃烈酒質透明酒精度數高的白酒,我問過釀酒師傅了,目前還沒人能釀出來。所以就算世子爺把候府藏酒拿來也不一定能用的。”


程明宇有些奇怪的看了眼林蘇寒:“很不巧,我手裏有一批剛釀好的酒,正好符合你的要求。”


“是嗎?”林蘇寒有些意外,“這可真是太巧了!那就麻煩世子爺了。”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