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五章 傷重
loading...

“這是怎麽回事?”程明宇眼風一掃,旁邊站著的一個護衛就趕忙上前答話。


“回世子爺!”護衛帶著幾分小心道:“大小姐跟著世子爺下了馬,就把韁繩交給了柳姨娘牽著。柳姨娘不知是不敢挨著馬兒站著,還是想看千金堂前的熱鬧,站得離馬越來越越遠,韁繩越繃越直……馬兒先是不耐煩的打著響鼻,然後也不知到底怎麽一回事,馬兒突然調頭,撅起屁股就給了柳姨娘一蹄子,然後就,跑了出去。”


這護衛程明宇並不認識。不過這段時間出來騎馬,一切事宜都是白氏一手安排的,程明宇倒也不奇怪。不過他稱呼英晚晴為大小姐,那就應該是母親安排了國公府派給英晚晴的護衛了。


“唉呀!這都怪我!”英晚晴一臉自責,看著程明宇:“我不該順手就把韁繩給柳玉的,我沒想到她會連一匹馬都看不住。表哥,現在該怎麽辦才好?不行,我得去求求林小姐,讓她一定要救救柳玉!”


程明謹一把拉住了她,“表姐,你別著急。嫂嫂這不是已經在救了嗎,我們就不要去打擾她了。”


“可是……”英晚晴還要說什麽,程明宇已道:“謹兒說得對,這時候我們不要去添亂。”


那邊林蘇寒正叫喊道:“程明宇,你過來一下!”


程明宇示意英晚晴稍等,自己大步走了過去。“何事?”


“你搭把手,把柳玉抱進千金堂,在這裏我沒辦法給她檢查。不過你一定要小心一點啊,千萬別磕碰到。”林蘇寒側身,示意程明宇上前。


柳玉的傷情林蘇寒有了初步判斷,可是這裏沒有那些醫療器械,想要確診需要更進一步的檢查。她就要掀柳玉的衣裳,看到柳玉這一身的古裝,隻好打消了念頭,使喚起程明宇來。


程明宇一直走到林蘇寒麵前,目光深邃的直盯著她,說道:“來人,把千金堂的門板卸下來,把人抬進去。”


“你……”林蘇寒實在替柳玉惋惜,一顆心浪費在這種人渣身上。


程明宇嘴角勾起一抹邪魅的笑:“記得少夫人的吩咐,千萬別嗑著碰著了!”


林蘇寒氣極反笑,咬牙小聲道:“世子爺,你對你的女人還真是-好啊!”


小姐膽子真是越來越大了,阿竹聽得心驚肉跳,忙隱晦的扯了扯林蘇寒的衣袖以示提醒,見兩護衛很快便抬了門板過來,便上去幫手。


“小心,大家慢一點。”林蘇寒心係柳玉,留給程明宇一個輕蔑的眼神便忙起來。


“好痛啊,好痛……”柳玉不住的呼痛,躺在門板上也是蜷縮著身子。而林蘇寒看著柳玉殿部滲出的血跡,心裏則是‘咯噔’一下,傷得如此嚴重?


“程明宇!”林蘇寒抓住走開幾步的程明宇:“都說一日夫妻百日恩,不管怎麽說,柳玉都是你的女人,是候府的姨娘,你於情於理,都不能眼睜睜的看著自己的女人去死吧?”


“林蘇娘,你說什麽?”


什麽一日夫妻百日恩?什麽他的女人?程明宇爆怒,周身的氣壓低到了極點,一臉陰霾的盯著林蘇寒。


這時候鬥什麽氣?看這男人臉黑的!林蘇寒懊惱的拍了拍額頭,懇切道:“是我說錯話了,世子爺你別生氣。但是柳玉的傷勢非常嚴重,我不一定能救得了。你能不能把慶州最好的大夫請來?最好是多請幾個,人多力量大,說不定能想出辦法來。”


“請所有大夫來會診?你就不怕折了你神醫的名頭?”程明宇尤不解氣。


“跟人命比起來,名聲算個屁!程明宇,這事算我求你,你就說你答應不答應吧!”


柳玉病情可不等人,林蘇寒不想磨嘰。實在不行,大不了就拿了候府少夫人的名貼去請,說起來,這少夫人的權利她還沒行使過呢。


程明宇不說話,隻直直的盯著這個言語粗俗,眼中卻滿是焦急關切的女人。就在林蘇寒等不得要放棄時,開口道:“來人!去把全慶州的大夫都給我請過來!”


程明宇就看到那個女人有些驚喜的回過頭來,對他笑道:“謝謝你啊!”然後快步跑向千金堂。


原來,那女人發自內心的笑是這般模樣啊!程明宇莫名覺得心情好了不少。


“哎呀,林小姐不是自翊神醫嗎?,怎麽還會有她救不了的病?她為何還要讓世子爺去請其他大夫?不會是想把別人的功勞算到自己頭上吧?”圍觀的人眼睛都是一亮,如煙這話,無疑是問出了他們心中的疑惑。


“如煙!怎麽什麽話都說?你這心直口快的毛病可得好好改改!”英晚晴嬌喝道。


這話就讓人深思了。意思就是事實就是這樣的,但你心裏清楚就是了,不要說出來嘛。


程明宇淩厲的掃了如煙一眼。“依你所言,叫聲神醫就是神了嗎!”


如煙被那眼神一掃,頓覺渾身冰涼,噗通一聲跪下:“是奴婢胡言亂語,請世子爺懲處!”


程明宇眼神一冷,她是表妹的婢女,表妹又加以斥責,他要怎麽懲處她?


怎麽說也是從小一起長大,程明宇氣息一冷,英晚晴當即暗暗喊糟,忙道:“表哥!……”


程明宇知道英晚晴要說什麽,伸手打斷她的話。他不想英晚晴誤解林蘇寒,更不想眼前的這些私下裏亂嚼舌根,說道:“林蘇娘凡人一個,隻能盡力而為。她救得了,是柳玉的福氣,救不了,是柳玉的命該絕。要知道,即便是神,也救不了必死之人。這麽淺顯的道理,應該是個人都能明白的吧?”


說罷抬腳往千金堂走去,剩下英晚晴一臉鐵青。


程明謹看著暗歎了口氣,挽了英晚晴:“表姐,我們在這裏也幫不讓什麽忙,反倒要哥哥操心,不如我們先回去吧。”


“不了。”英晚晴勉強扯出個溫和的表情來,“柳玉是因我而受傷,回到府裏我也不安心,還不如在這裏守著,第一時間知道消息。”


“那我也在這裏陪著表姐吧。”程明謹道。


“也好。”英晚晴應道,眼睛掃過還跪著的如煙,氣不打一處來:“怎麽,你還真等著表哥來罰你不成?”


如煙忙惶恐的站起來,小心翼翼的扶了英晚晴進千金堂。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