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四章 驚變
loading...

林蘇寒無聲笑了。


她就說嘛,她氣暈了人家的青梅竹馬,又無視他那什麽反省的懲罰,程明宇怎麽會一點反應都沒有,原來,是在這裏等著她啊。


阿竹和小金則嚇了一跳,都從對方眼中看到了驚慌害怕,阿竹就要上前跪下求程明宇,小金已漲紅了臉結巴道:“世子爺明,…明鑒,千金堂…千金堂從來沒有假藥!”


林蘇寒心中一暖。原來,她並不是孤身一人啊,這個時候,還有兩個年紀輕輕的丫鬟和小廝害怕卻堅定的站在自己身後。


她會心一笑,上前一步,將阿竹和小金擋在身後,喊道:“程明宇……”


話剛出口就被程明宇打斷:“這件事你不用管!”又轉頭對大黃牙道:“黃大人,你可要查仔細了,我到是不知道,堂堂定遠候府,需要賣假藥來掙銀錢!黃大人你說,是不是朝廷給候府的俸祿太少的緣故啊?”


這話一出,原本笑的一臉燦爛如菊花的大黃牙頓時似花枯萎了一般,笑容就敗在了臉上,有汗珠從他額頭鬢角滲了出來:“世…世子爺,這千金堂,是…候府開的?”


程明宇斜了大黃牙一眼,“怎麽,定遠候府的少夫人,就不能有間陪嫁的鋪子麽?”


定遠候府的少夫人是誰,全慶州就沒有一個人不知道,那樣一個孤女,哪裏會有什麽鋪子,說到底還不是定遠候府的產業。


大黃牙腸子都悔青了,他抹了把額頭上的汗,諂笑道:“下官實在不知千金堂是候府的產業,否則說什麽也不會前來冒犯!如此看來,假藥一說完全是子虛烏有!我這就回去,把那謊報之人狠狠懲罰一番!”


這事就這樣完了?這怎麽,不按套路來啊?林蘇寒困惑的眨著眼。


程明宇居然,幫她解圍?大庭廣眾之下承認她這個拋頭露麵的妻子?


林蘇寒看著這翻轉的劇情,一臉見了鬼似的看著程明宇。


阿竹和小金提著的心則是落了地,劫後餘生般的相視一笑。


“大人這話可好沒誠意!”英晚晴款款走來,鶯聲翠語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你不知這千金堂和候府有關,尚且情有可原。可你要是不知林小姐的大名,就是你的不是了!”


“下官願聞其詳!”大黃牙倒是個精明的,俯身一禮給英晚晴墊戲台。


英晚晴笑得越發好看:“林小姐貴為候府少夫人,哪裏需要自己出來營生,就更別提賣什麽假藥了。林小姐之所以拋頭露麵,不過是不想埋汰自己的一身好醫術罷了。眾所周知,林小姐不但把死人從棺材裏救活了,還給接生個胖大小子,試問,還有什麽人什麽病是林小姐救不得的?”


謔,這高帽戴得!林蘇寒挑了挑眉,轉眸看了程明宇一眼。就說嘛,怎麽突然那麽好心,原來是一個當紅臉一個當白臉啊,且看著,他們這葫蘆裏到底賣的什麽藥!


程明宇看著英晚晴,微微皺起了眉頭。


程明謹也跟下了馬,心裏著急著想過來,隻是如煙有意無意的總擋著她。


“林小姐當得神醫之名也!”大黃牙立即高聲唱和道,對隨行的幾個差役使了個眼色。


“對對,當得神醫之名!”“神醫神醫,見過林神醫!”幾個差役亂亂的高呼作揖道。


英晚晴似乎發自內心的高興,對著林蘇寒盈盈一福:“林小姐懸壺濟世,得這神醫之名,晚晴在此恭賀小姐!看在我如此誠心的份上,往後晚晴若有所求,還望林小姐不要推辭才是!”


林蘇寒莞爾一笑,就要說什麽,街上一陣驚呼,隨即傳來一聲慘叫。


“馬驚了!馬驚了!”驚呼伴著馬蹄聲響,眾人紛紛閃避,扔了菜丟了擔,你撞了我摔了,街上頓時一片人仰馬翻。


一個護衛已經腳下生風的追了上去,不多時便接近了馬兒,眼疾手快的抓了韁繩,翻身上馬勒停了它。


他的精彩並沒有太多人關注,人們已經圍在了慘叫的女子身邊。


女子捂著肚子蜷縮著身子躺在牆邊,痛苦呻吟。


如煙一溜煙的跑了過去,嘴裏叫著“柳玉,你怎麽樣了?”一邊撥開人群往裏鑽。


粗粗的看了一眼,如煙便轉身高聲叫道:“林小姐,林神醫!快救人呀!”


“對對,我們別圍著了,快讓大夫來瞧瞧!”


“唉,我看這姑娘傷的不輕啊,也不知道有沒有性命危險。”


“有危險也不怕,不是有林神醫在嗎?”


“不錯!不是有林神醫在嗎?”如煙提高聲音,掃視了一眼說話的這些人,“要是林神醫連這個人都救不了,還配稱什麽神醫?說不定,所謂的棺材接生,也不過是子虛烏有隻為聲名遠揚呢!”


圍觀的人群麵露驚疑,交頭接耳起來。


“不,不會吧?”


“這可是好多人親眼所見,也能有假?”


“且看這回,林神醫能不能救得了這人就知道了。”


真的是太過分了!


林蘇寒氣得一佛升天二佛出世。她容易才打開了這一點局麵,腳跟都還沒站穩,英晚晴就想要這樣捧殺她!當然,說不定還有程明宇這個一丘之貉。


可是眼前最重要的是病人,林蘇寒顧不得為自己辯解,隻狠狠瞪了程明宇一眼,就蹲在了柳玉麵前。


柳玉好像瘦了好多,更沒了往日的好氣色,因為疼痛麵色扭曲,虛汗直冒,臉色更顯灰白。”看樣子是傷到了腹部,阿竹,拿我的聽診器來。“林蘇寒打量了一番吩咐道。


小金一轉身就去拿了藥箱,阿竹忙從裏拿了聽診器遞過來。


林蘇寒看了眼手中簡陋的聽診器一眼,無奈咬牙道:“柳玉,你暫且忍忍,我得給你檢查一下,看看你到底傷到了哪裏。”


“肚子,”柳玉吃力道:“馬,踢到我的肚子!”


“好,我給你看看。”林蘇寒說著一邊在柳玉腹部探聽一邊輕輕按壓。


英晚晴擔憂害怕的拉了程明宇的袖子:”表哥,柳玉她,沒什麽大礙吧?剛才都還好好的,怎麽轉眼就……這到底是怎麽一回事啊?“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