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一章 應對
loading...

林蘇寒比往常早起了半個時辰,早早的就去了秋華院。


聽到小丫環的通稟,白氏和周媽媽不由對視一眼。


這林蘇娘是要做什麽?自從二人達成協議以來,晨昏定省的那一套她可是從來沒有過。


“請進來吧。”白氏吩咐小丫環,對周媽媽道:“且看她要做什麽。”


周媽媽低頭應是,靜靜站到一旁。


“原以夫人還沒起呢,想必是表小姐來了,夫人要多照顧吧。”林蘇寒嫻熟的施了一禮。


白氏笑著,隻道:“你這麽早來,可是有事?”


“哦,倒也沒什麽事。”林蘇寒笑道,語氣隨意。“夫人你也知道,我一個鄉下丫頭,一向沒什麽規矩,昨晚宴席上不知怎麽就得罪了表小姐。我又常出門,在府裏橫衝直撞的,隻怕又衝撞到表小姐,我想了想,世子爺好像給了我一座小院,不如,我就搬到外麵去住吧。”


白氏和周媽媽都麵露驚愕。


“你想搬出去住?”白氏不由沉思起來。本就是禦賜婚姻,成婚的日子又訂的太急,這件事當時在慶州可謂是無人不知無人不曉。不過到底沒幾個人認識林蘇娘,她如果靜悄悄的搬了出去,或許還真沒人知曉,這樣一來,她就不會再夾在晚晴和宇哥兒中間了。


“對,我想搬出去。這樣既方便我在外行醫,也省得表小姐見了我心中不快,給夫人圖添麻煩。夫人一向支持我理解我的,不知這次覺得我的提議如何?”林蘇寒笑看著白氏,話裏話外透著些許不平。


白氏‘噗嗤’笑了,這林蘇娘,是在向她抱怨吧!


自兩個簽定協議以來,林蘇娘一向說到做到,一直在外搗騰醫館,從不當自己是候府少夫人從不過問候府任何事,這次‘無緣無故’受了晚晴一通氣,心裏肯定窩著火。


不過,窩火歸窩火,自己這次叫了晚晴來的目的林蘇娘肯定是明白了的,這種情況下,林蘇娘立刻就做出應對,還如之前一樣的幹脆果斷,完全遠離了少夫人這個位置,隻想早日脫離候府……


白氏眼中閃過一抹讚賞,心中僅有的那絲懷疑終於煙消雲散。“千金堂昨日才開張,還未在慶州城立足,你還是多一些日子再搬出去吧。這段時間你也不必惶惶不安,隻管一如往常行事就是,晚晴並不是那心胸狹窄之人。”


既然林蘇娘並沒有想就協議一事起什麽心思,她也就不必行那風險之事——前段時間謠言四起,定遠候府被人津津樂道好久,好不容易才平息下來,這要是被有心人傳出新婚的候府少夫人出府而居,到時候百姓們八卦事小,要是被人借此機會在陛下麵前參上一本,那就麻煩了。


“好,話不說不亮,既然夫人心裏明白,我也不強求,畢竟一口氣吃不出個胖子來。時候不早了,去千金堂還要走一段路,我先去忙了。”


“去吧。“白氏笑著點頭,想了想又道:“雖然千金堂與候府無關,但你若遇上什麽不平之事,倒也可以說於我聽聽。”


這是,打一巴掌給一顆甜棗?林蘇寒挑了挑眉,道:“那蘇娘就多謝夫人了!如果蘇娘真遇上了什麽不平之事,定會講與夫人聽的。”


想一想,不管是林蘇娘還是林蘇寒,遇上的最不平之事,好像都是定遠候府所為吧?現在這個給了她最大傷害的人,說要為她所遇不平之事出頭了?林蘇寒不由覺得好笑,跨出了秋華院。


程明宇迎麵走來。


林蘇寒嘴角的笑一下就收了起來,狠狠的瞪了程明宇一眼,“渣男!”


渣男是什麽意思程明宇不明白,但那樣憤恨的眼神語氣,告訴他一定不是什麽好話。他腳步頓了頓,麵無表情的看了林蘇寒一眼,繼續邁步。


阿竹緊張的回頭看了看已經走了一段距離的程明宇,才長長的鬆了口氣。“少夫人,你怎麽能罵世子爺呢?”


“罵他還是輕了!你看他都做了些什麽事?我一直跟他不對付就不說了,可是柳玉呢?柳玉一顆心都在他身上,還是服侍他的姨娘,結果往他的青梅竹馬麵前一放,就什麽都不是了。——吃著碗裏的想著鍋裏的,不是人渣是什麽?”林蘇寒還是怒氣難平。


“少夫人,你有沒有想過,世子爺昨夜其實是故意罰你的。”阿竹斟酌道:“世子爺是候府世子,他對你和柳玉做了懲罰,夫人就不會在人前駁了他的麵子掃了他的威信。你想啊,要是夫人罰你和柳玉,會不會隻是反省禁足這樣簡單?”


林蘇寒從沒往這方麵想過,聽阿竹這樣說不由皺了眉:“你的意思是,程明宇其實是在護著柳玉?”


“應該,是在護著少夫人你吧?”阿竹打量著林蘇寒的臉色,“柳玉這個姨娘在候爺夫人還有世子爺眼中算什麽,不過是個婢女,能把她抬了,也能把她打發了——可是她一句話把表小姐氣暈了的。”


“婢女怎麽了?婢女就不是人了?婢女就不用分對錯隻管隨意賤踏打發了?也是,程明宇從我還是他的未婚妻時就沒有尊重過,就更不要說一個姨娘了。說他是個渣男還是低估了他!”


阿竹看著話題又繞了回去,林蘇寒怒氣更甚,忙轉移了話題:“是是是,生命是高貴的,是平等的,所以我是個有福氣的,跟了小姐您!時辰不早了,我們趕快去千金堂吧!”


這邊主仆倆嘰嘰喳喳的出了府,那邊程明宇程明謹英晚晴都到了白氏屋裏。程明宇坐在了椅子裏,英晚晴和程明謹一左一右坐在白氏身旁。“你這孩子,怎麽不好好歇著,身子骨還沒好利索呢。”


“姨母,我沒事了。昨晚不過是見一向嫻靜的林小姐突然牙尖嘴利起來,忍不住跟她辯了幾句,沒成想柳玉突然又沒了尊卑般的頂撞於我,我就……”英晚晴臉紅紅,很是羞赧。“姨母,從來沒人跟我說過,我是真不知道柳玉抬了姨娘的,不然……”


白氏打斷英晚晴的話:“不過是一個婢女,抬了個姨娘的名份就以為自己成了枝頭的鳳凰,殊不知烏鴉就是烏鴉,就是找了人牙子來也值不了幾個錢!”


“姨母,可千萬別!怎麽說也服侍了表哥一場的人,罰罰她也就是了。我看,”英晚晴沉吟了一下,“不如就把她送到漿洗房去吧!柳玉本來就是婢女現身,活都是做慣了的,不過就是提醒提醒她不忘了本分。表哥,你看如何?”


程明宇點頭,說道:“柳玉確實該罰,那就把她送到漿洗房去吧!”


程序明謹怕她們接下就要說罰林蘇寒的事,忙道:“表姐,你是不知道,昨夜你暈厥過後,可是嫂嫂第一時間替你診治的。她仔細看了說你身體沒什麽大礙,給母親吃了顆定心丸,要不然可把母親給嚇得……”


英晚晴心中暗恨,臉上卻笑道:“如此,我要多謝林小姐了。對了,她現在是候府少夫人,姨母的兒媳,我們都在這裏,怎麽不再她來給姨母問安呢?”


“她早就來過了。”白氏說著看了程明宇一眼,“說她要忙著她的那個什麽千金堂,沒時間陪晚晴你,讓你表哥代她好好盡盡地主之誼。”


程明宇表情淡淡的,眼角眉梢也沒有動一下。


“其實呀,我這個客人說不定比她這個地主對慶州還要熟悉呢。”英晚晴捂了嘴笑,眼睛裏滿是不屑。


“還真是這個理。”白氏笑道:“你一年有三分之一的時間都在候府陪我,我也是個喜歡出門的,這慶州能玩的地方都去看了個遍,還真想不出什麽地方是新鮮好玩的。宇哥兒,你可得想想辦法才是!”


“不如,就讓表哥教我各謹兒妹妹騎馬吧!”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