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2章 蘇塵受罰
loading...

蘇塵對著連白微哼了一聲,嘀咕了一句,“不要臉!”


然後越過連白微,上了飛機。


後麵一輛車上麵下來了南宮忘,還有一眾保鏢。南宮忘含著那抹固定的奸笑,經過連白微時,歎息著說,“這難分難舍的,嘖嘖。”


連白微萬分無語。


他哪隻眼睛看到她難分難舍了?


她是著急慕臨驍回來時,救命錢都晚了!


連白微乘坐來時的汽車,回到了醫院。跟護士長銷假,然後心思沉重地投入到工作中。


花朵朵興奮地湊過來,說,“我說,今天有大好事啊!關於你的!”


“能有什麽好事。”連白微眼皮都沒抬,打不起精神。


“哎呀,你還不知道嗎?你已經恢複學籍了!而且那個副校長還被處罰了,真是大快人心!恭喜你啊,我最親愛的白微!”


花朵朵用她胖嘟嘟的胳膊緊緊摟住連白微,差點將連白微給嘞斷氣。


“哦,你說的這件事啊,我已經知道了。”


“那你為什麽一點兒也不開心?”


“我……”她總不能告訴花朵朵,三十萬還沒有眉目,白白讓花朵朵擔心,“我就是有點累了,今天折騰了好多個地方,腿都要跑斷了。”


手機有短信提示音,她拿起來一看,是醫院發過來的繳費催單。


下班時,天色將晚,和花朵朵道別,兩個人分別向兩個方向走。


“白微!白微!”後麵傳來男人的聲音,連白微茫然回看,看到賀廷森正向她快步走來。


“賀學長啊,你下班了?”


“還沒有,今天晚上在病房,正好可以多觀察一下懷墨的情況。”賀廷森微微喘息,明顯是跑過來的,站在連白微米麵前,壓低聲音說,“我不是說過嗎,不要跟我見外,你怎麽記不住?”


連白微一頭霧水,訕訕地笑,說:“賀學長你說的什麽啊,我都聽不懂。”


賀廷森的表情極為嚴肅,“懷墨的住院費。”


連白微笑容散去,苦笑著低頭,磨著鞋子,“這件事啊,我會按時間交上的,一定不會耽誤。”


賀廷森一隻手輕輕放在她的肩頭,帶給她一份份溫暖,稍微有點嗔怪地說,“你有困難,應該直接告訴我啊,作為學長,我幫你是應該的。我這卡裏有三十萬,你拿去,明天交了懷墨的費用。”


賀廷森說著,從兜裏拿出來一張卡,遞給連白微。


連白微向後退了一步,擺著手,連聲說:“不用了,真不用了。賀學長,我有錢,隻是還沒到賬,你不用為我擔心,我有辦法的。”


賀廷森也不多說,牽住連白微一隻手,然後強硬地將卡拍在了她手心裏。


“拿著!我在國外掙了不少錢,這點不叫什麽。這些你明天先去給懷墨交費,以後再有需要,隨時從我那裏拿就可以。掙錢不就是為了花嗎?”


他差點說出那句心裏話:我掙錢不就是為了讓你花嗎?


還好算他理智,及時改了口。


連白微焦急地往回送,“真不行,賀學長,我不能用你的錢。你拿回去。”


賀廷森看了看時間,快速說,“醫院他們還在等著我,我先去忙了。拿著!否則我就生氣了!”


說完,對著連白微溫暖笑了笑,快速轉身向醫院裏麵跑去。


連白微看了看沒有還回去的銀行卡,頓時覺得手裏千斤重。錢,她是絕不會用賀學長的!隻不過這份人情,她是深深記下了。


賀學長,真是個好人!


慕臨驍在私人飛機上喝著咖啡,隨意翻著今天的工作匯報,手機有信息發來。


拿起手機看了下,是跟著連白微的保鏢發過來的。


連白微在醫院外麵的路邊,和賀廷森兩兩相對,賀廷森挺拔英俊,顯得那麽亮眼。從男人的角度,可以清晰的分辨出,他看向連白微的目光中,充滿了傾慕。


不消停的連白微!你到底要勾著自己男人?慕海洋、謝元浩、賀廷森……還有一個自己。慕臨驍鼻腔裏冷哼一聲,煩躁地丟開手機,再去看平板電腦裏麵的工作匯報,頓時一個字都看不下去。停了一會兒,他再次拿起來手機查看剛才的圖,猛然發現賀廷森不是在握著她的手,而是往她手裏放了什麽東西!


將圖片擴大,這次看清楚了,賀廷森給了連白微一張銀行卡。


慕臨驍靜心思索,前後聯係起來想。從謝元浩那天說到三十萬,到連白微放下尊嚴一次次地討好他,借錢三十萬,到今天賀廷森給她銀行卡……慕臨驍不得不對連白微說過的話,重新考慮一下。她說她的親人逢到危險,急需錢救命……難道是真的?


“蘇塵!你過來!我有話問你。”慕臨驍放下手機,麵色嚴肅地喝道。


蘇塵猛不丁一抖,撓著頭皮向慕臨驍走過去。


慕臨驍冷冷地注視著蘇塵,問:“連白微說她家人遇險,急需用錢,有沒有這回事?”


蘇塵猶豫了幾秒鍾,點點頭,沒敢出聲。


慕臨驍眸光暗了幾分,“是誰?”


蘇塵囁嚅,“是她弟弟。那小子有先天性心髒病,正在重症監護室住著,需要大概三十萬的費用。”


慕臨驍眯了眯眼睛,不辨喜怒,卻突然猛不丁抬腿踢在蘇塵的膝蓋上。


啊!劇痛襲來,蘇塵疼得心底狂叫,一張臉皺成了麻花,噗通一下跪在了地毯上。


一時間,疼得腿都微微顫抖,根本沒力氣爬起來。


“慕少……”


“為何瞞著我這些消息?嗯!”


慕臨驍神色清淡,聲音微微提高,雷霆怒火卻變作威壓,瞬間鋪天蓋地而來。


蘇塵被嚇得瑟瑟發抖,牙齒都禁不住咯咯作響。


“我覺得這隻是一些小事情,不值一提……所以就沒匯報……”


慕臨驍聲音陰測測,“你的意思是,怪我沒有交代清楚,讓你事無巨細全都匯報給我了?”


蘇塵要哭了,“我錯了,慕少,是我善做主張,覺得那個女人的小破事,沒必要煩擾您,所以就沒說。”


慕臨驍內心升上來一股子難以言說的惱怒,鳳眸眯了眯,抬起腿又是一腳,踢在蘇塵的胸口上,直接將他踢翻在地,仰麵朝天躺在地上。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