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0章 哪裏想我
loading...

她哄人的本事還是不錯的,想討好誰的時候,總是讓人無法特別討厭她。


就像此刻,他內心明明清晰地告訴自己,她是個眼線,是慕海洋的人,他不能給她好臉色。可是,看她用心地套近乎,謹小慎微的樣子,還有那張白麵團子喜慶的臉,總是無法對她特別冷漠。


連白微用心整理完衣物,抬臉看了看慕臨驍,問,“還有別的東西要裝進來嗎?”小臉上的笑容真心像個服務員,明顯地帶著巴結,特別的公式化。


本來一直低頭默默盯著她看的慕臨驍,輕輕挪開視線,“沒有了。”


“那就鎖上箱子了!”連白微像個做事嚴謹的服務員,關上行李箱,還幫著上了鎖。突然又想到了自己買來的禮物,趕緊不由分說塞進了慕臨驍的手裏,說,“慕先生,這是我給你買的水果撈,清涼解渴,還補充維生素,味道不錯哦。”


慕臨驍不經意地微微皺眉,看著手裏那盒所謂的水果撈。輕薄的塑料盒子,一看就是做工廉價,至於裏麵的水果,看著也不怎麽樣。這應該是街頭水果攤賣的那種便宜貨。


他有生之年,還從未吃過這麽……糟踐的東西!


第一秒鍾的想法,就是直接丟出去。


可側眸正對上連白微那期待閃閃的大眼睛,他又竭力忍住了。


罷了,就算丟棄,也該在她看不見的地方丟掉。


慕臨驍拿在手裏,沒說謝謝,也不吭聲,就算是收下了。


抬起腕表看了看,時間也差不多了,準備拎箱子出門,連白微最會察言觀色,立刻搶先拎過去箱子放在地上,拉著萬向輪,說,“我來我來!慕先生,你這就要出差啊?走,我送您下樓,我們一起。”


慕臨驍二話沒說,緩緩抬步,向辦公室外麵走去。


眼睛餘光禁不住打量著連白微。


她真是個讓人看不懂的女人。明明長得美豔奪目,可她自己卻總是不太在意,從來不會那種撒嬌賣萌發嗲,她貌似把自己當做中性人了,譬如現在,她活脫脫一個小跟班。


一高一矮的兩個人一起走出辦公室,像是一道別樣的風景。辦公區的所有職員全都看得一愣,反應過來紛紛低頭行禮。


連白微對這些目光恍若未覺,扮演小跟班上了癮一般,拉著行李箱小碎步快走幾步,來到專用電梯那裏,搶先按了電梯鍵,男秘書伸出去的手不得不收回來,訕訕的。


電梯門開了,連白微更像是服務員了,用手擋著電梯,請慕臨驍率先進去。


冷傲的慕臨驍當然不會跟她來紳士那一套,目中無人地跨步進去,一張俊臉慣常的冷若冰霜。


電梯穩穩下行,裏麵隻有他們倆。


慕臨驍打破沉默,“你不在醫院上班,跑這來幹什麽?”


“今天我去學校了,把關於捐樓的資料要求傳達給了校長,這不順路就想過來向你匯報一下這項工作的進展嗎,沒想到你要出門。”


“從醫科大到這裏,根本不順路。”


連白微一噎,幹笑著胡亂敷衍道:“咳咳,我這不是想您了嗎,過來看看您。”


還送了打折的水果撈呢!


“哪裏想?”慕臨驍突然追問一句。


啊?連白微被問得傻了眼。同誌,她剛才那句話就跟“早啊今兒個天不錯啊”一個意思,不能當真的聽。他真是個能把天給聊死的家夥。


她偷偷瞄他,赫然發現他一直用幽幽的目光認真地看著自己,和他視線交匯那一刹那,幾乎能電得她一顫。這家夥的表情明顯是在等她回答。


連白微張了張嘴,竟然不知道怎麽回答他。


慕臨驍眯了眯眸子,聲音下沉,“不是說想我嗎?是心裏想,還是嘴上想,還是……身體想?”


果不其然,連白微白玉無瑕的小臉,漸漸變得粉紅,連耳朵也粉瑩瑩的,像是一塊透明的粉玉。


這讓她可怎麽回答?


他一隻長臂搭在她邊上的壁沿上,略微低頭,熱氣撲來,“說啊。”


連白微隻好老實地承認,“是嘴上……”說說而已。


這後麵的幾個字還沒來得及說完,他卻迅疾出手,抬起她的下巴,迫她抬臉與他對視。


他邪笑,呢喃,“哦,是這裏想啊……作為你的金主,我也不能太冷落了你,好,滿足你。閉眼。”


好好的閉什麽眼啊!連白微心裏還在吐槽著,卻發現情況不對,他那張美極的俊臉竟然突然逼近!


哦不!


下一秒,他的唇,就貼在了她的上麵。


連白微大睜著眼睛,處於驚嚇中的樣子,眨巴下眼睫毛,他微微側臉,調整方向,不容她抵抗,強勢,凶猛。


連白微大腦嗡一聲響,眼前一片虛無。隻覺得陣地失守,他的迅猛態勢幾乎燙著了她的靈魂。


叮咚!電梯停在了一層,電梯門緩緩打開,裏麵兩個人還黏在一起。


不僅驚著了老遠往這邊遙看的前台,更是驚著了等在電梯門口的蘇塵。


生生嚇得蘇塵一個猛哆嗦。


我去!簡直了,少兒不宜!


同時心好痛。他們從來不近女色的美美噠慕少,竟然被這個該死的壞女人玷汙了。


連白微的小爪子這會子一直在煩躁地亂撓著慕臨驍,隻不過毫無用處而已。


慕臨驍緩緩放開她,他自然紅的薄唇似乎更加豔麗,連那雙深眸也增添了無盡的魅惑,整個人的神態,像極了喝了小酒的妖精。


慕臨驍輕輕瞟了連白微一眼,那丫頭此刻小臉通紅,一副呆頭鵝的傻樣子。他心頭一軟,拔腿向外走。心情嘛,說不清楚,總是不算很賴。


蘇塵呆呆地來回看看他們倆,讓開一點,氣得都結巴了,“慕少你……她怎麽……哎呀……”


搞了半天,慕少推遲專機的飛行時間,竟然就是為了等待連白微那個壞女人?噢天哪,他要不行了,要氣死了。那個女人有什麽好的,竟然還……親她!


就想問,慕少你原來的冷傲疏離在哪裏,能不能拿出來?


慕臨驍走了三步,停下,微微側頭,看著電梯裏還在憤恨懊惱的女人,嫌棄地語氣說,“拎行李的那個!傻了?別回味了,快點跟過來!”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