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章 要將人生吞活剝
loading...

連白微心裏微微抽緊,緊張地去看弟弟神色。這對於連懷墨來說,哪裏能叫好消息?應該是一份打擊!


“好了,連忘憂,你和謝元浩訂婚的事,你已經傳達到了,我們也已經知道了,祝福你們。現在可以出去了吧?”


連忘憂點頭,“那好,懷墨你好好休息,爭取早日康複,早點出院。改天姐姐有空再來看你。”說完,又不無擔憂地看著連白微,說,“白微啊,你以後可怎麽辦啊?我真是挺為你發愁的。家裏要對外宣布,說是因為你品德有虧,才導致被謝家退婚。偏偏你還被學校開除了,你以後連工作都不好找啊!”


謝元浩惡劣地補上一句,“臭名遠揚的髒女人,婆家更不好找。”


連白微心底大叫不妙!


被學校開除的事,她還瞞著弟弟,就怕他擔心著急。


連忘憂說完了這些話,挽住謝元浩的胳膊,兩個人像是打了勝仗的公雞,雄赳赳地離開了。


“姐姐……”連懷墨臉色蒼白,呼吸急促,焦急萬分地看著連白微。


連白微趕緊解釋,“你別聽她胡說,她是故意氣你的。我沒有被開除,退婚對我來說,我也不當回事。”


“姐……姐……”連懷墨呼吸越來越急促,幾乎上不來氣,開始抽搐,眼睛都翻了眼白。


“懷墨!懷墨!來人啊,救命!快救人啊!”連白微嚇得按著急救呼叫鈴,一麵恐懼地抓著連懷墨的手。


醫生護士衝進來好多個,一看連懷墨已經死過去了,立刻撞開連白微,即刻進行搶救。


“病人血壓快速降低,心跳微弱,情況危險,立刻送進急救室!”


醫生護士推著病床出去,開通了急救的綠色通道,直接將連懷墨送進了急救室。


連白微一路哭著跟著到了急救室門口,趴在牆上無聲地哭泣。


連懷墨剛剛做完手術,正是最危險的恢複期,這時候再次病發,病情來勢洶湧,有多麽凶險,連白微心知肚明。


這一回,生死未卜。


賀廷森剛剛和同學吃完飯回到醫院,就接到了緊急電話,讓他速度去急救室搶救危重病人。他從電梯裏跑過來,看到連白微,頓時驚住。


“白微,你怎麽在這裏?”


連白微就像是抓住救命稻草一般,扯著賀廷森的白大褂,嗚嗚哭著說,“賀學長,求你救救我弟弟,他被氣得又病了,他在裏麵!求你了,一定要救活他啊!”


香嬌玉嫩的女孩,哭起來更添幾分風情,讓人禁不住陡升無盡的保護欲。


賀廷森兩手拍了拍連白微胳膊,安慰道,“你放心,白微,你弟弟就是我弟弟,我一定竭盡全力去救他,但凡有一分希望,我都不會放棄!別哭了,坐下,等著我的好消息。”


連白微哭著點頭,目送賀廷森進入急救室。


在搶救室外等待的時間,顯得格外地漫長。


連白微揪著一顆心,數著時間煎熬著,真怕不好的消息傳出來。


有淩亂的高跟鞋聲,由遠及近。停在了連白微的腳邊。


連白微垂著腦袋,根本懶得去看這是誰,此刻,她的心思都寄托在裏麵弟弟身上。誰都不知道,她這幾個小時是怎麽挺過來的,她一直在默念著禱告詞,所有的祈禱都為弟弟乞求。


“忘憂姐,我說的沒錯吧,你還不相信我,全醫院都知道,連白微的弟弟又進搶救室了。”


連竹葉全然沒有對親人的一份掛念,反而有些鄙夷地看著連白微,對著連忘憂繼續說,“純粹就是個病秧子,咱們連家有這麽一個累贅也是夠了,從小到大,花了家裏多少錢了!見天的沒事就往醫院跑,好像醫院是他家一樣,敢情錢不是他們掙得,不知道掙錢有多難。”


弟弟生死未卜,她竟然還在這裏說風涼話!是可忍孰不可忍!


連白微多年來對連家人的忍讓,全都為了弟弟,並不是她天性懦弱,慣於退讓,而是不得不退讓!


連白微毫無預警地突然站了起來,緩緩抬頭,眼睛裏噴著憤怒的火焰,那是連竹葉從未見過的一種駭人的神態,好像要將人生吞活剝一樣,連竹葉被連白微嚇得往連忘憂身後躲了躲。


“你說誰是累贅?別以為我原來不吭聲,就認為我不知道事情的原委!我弟弟為什麽會生下來就體弱有病?那還不是因為我母親有孕時,被連家人虧待了!說什麽我們花了連家多少錢?連家三十幾年前幾乎敗落得去要飯,是我父親一力承當,挽救了整個連家!連家現在的財富,都是我父親打下來的江山!你們所有人都是在坐享其成!我和我弟弟花我父親賺的錢是理所應當!反而是你們,你們這些人,憑什麽占據著我父親創造的財富,反而來刻薄他的孩子,你們這群沒有底線的搶奪者,怎麽還有臉在我跟前說三道四!”


一句句,一字字,像是利箭,犀利地控訴著。


連忘憂早就習慣了多年戴著麵具,情緒掩飾很好,聽到這些話,她還是不由得露出一絲震驚和駭然。


連竹葉整個人都嚇得抖成篩子,毫不誇張,她覺得如果她輕舉妄動,此刻的連白微會將她一把掐死。


連忘憂先反應過來,拿出好姐姐的樣子,柔聲說,“白微,你看你一激動,就口不擇言了。連家是一個團結有愛的大家庭,沒人會刻薄你們,況且,你說得也有點言過其實了,堂堂百年連門藥堂,不是我二叔一個人就能夠支撐起來的,自從二叔去世,我父親擔起整個連家的重擔,功勞苦勞都有,對你和懷墨也是盡心盡力,像對自己家孩子一樣,你剛才那番話,可就要涼了整個連家人的心了。”


“哼!”連白微冷冷一笑,轉看著連忘憂,逼近了說,“是嗎?十幾年前,我父親是怎麽死的?沒人覺得他死得很蹊蹺嗎?如果我父親不死,現在的連家敢對我和弟弟這樣嗎?我弟弟如果從小就營養充足,早期治療跟上,他根本就不會發展到這麽嚴重的程度!人在做,天在看,別把別人都當傻子!也不要以為自己的所作所為可以瞞天過海!”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