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2章 本少有受虐傾向
loading...

蘇塵忍不住插嘴,“腦子不好使,你耳朵也壞了?咱們慕少剛才不是說過了,手機信號不好,所以才沒接到。”


周圍一片抽冷氣聲。族人們全都被嚇著了。天啦,連白微要找來的人證,居然是慕臨驍!


電話打不通,結果人家就自動上門了!


就為了當個人證,這陣仗……也太瘮人了。


連老爺子差點栽倒,“慕少,您的意思是,連白微剛才打電話的人證,就是您?”


慕臨驍清美的鳳眸快速略過連白微的臉上,再看向連老爺子時,眸子裏隻剩下肅冷,“正是。”


連白微聽到這話,一顆心,禁不住狠狠顫了顫。


一股熱血湧上心頭,酥酥麻麻的,在心房散開,剛才絕望的心湖,漸漸暖融融起來。


她悄悄看向慕臨驍,突然覺得他那張冷冰冰的臉,越看越好看。


一直懸著的心,現在才算安定下來。


慕臨驍來了,她還怕什麽,不知道什麽時候起,她已經將他看成了最大的靠山。


族人們再次一起爆發了抽氣聲。


聽到慕少親自證實了猜測,還是怪嚇人的。


謝元浩早就看慕臨驍不順眼了,因為有這種頂尖男人在,會襯得他越發不堪,太讓人嫉妒了,他惱怒地說,“中午明明我和連白微在一起吃的飯,慕少又如何能給她證明?”


蘇塵凶狠地斜過去一眼,兩隻拳頭攥緊了,捏得嘎嘣響。


謝元浩頓時被嚇得向後縮了縮腦袋,不敢再吭聲。


連忘憂內心情緒起伏不定,又亂又驚,連白微如何能和慕臨驍認識,並且熟識?看今天的架勢,慕臨驍專門為了她,親自來連家一趟,這給她的麵子也太大了吧。


深吸一口氣,沉穩地笑著說,“慕少,你和連白微又是怎麽認識的?是什麽關係?”


連忘憂提出疑問,連老爺子擰著眉頭連連點頭,附和道,“對啊,我也有此疑惑,慕少和連白微又是什麽關係?”


連白微一聽這話,臉色猛地一白,擔憂地看向慕臨驍。


老天爺啊,慕臨驍千萬不要說實話啊,他如果說出來他們倆的那種關係,她就死定了。


慕臨驍挑起眉骨,看了看連白微,那眼神,好像在說,怎麽著,要我說實話不?


嚇得連白微皺起小臉,用力瞪眼。


慕臨驍臉上神色淡漠,任誰也看不出來他是何表情,隻聽他不急不躁地說,“本少最近在調理身體,連白微打針技術不錯,經常要給我掛營養針。”


“咳咳咳!”連白微眼皮抽了抽,幾乎要聽不下去。


連白微幾乎氣笑了,“慕少說笑呢吧,連白微紮針技術全院聞名的差,您卻讓她給您打針?”


這一聽就是慕臨驍在說謊啊!


慕臨驍根本不看連忘憂,清冷的目光又忍不住在連白微粉白的小臉上轉悠,慢悠悠地說,“本少有受虐傾向,你管得著麽?”


咳咳咳!


一群人差點被驚著,集體汗滴滴。


連白微苦著一張小臉,哭笑不得,她覺得她打針技術也沒那麽差好吧,嗔怪地瞟了慕臨驍一眼,她卻不知道,她這麽無心隨意的一眼,浸染著無盡的嫵媚風情,勾得慕臨驍心頭顫了顫,幾乎一口熱血差點湧出來,他趕緊屏住呼吸,狠狠壓下去胸腔裏的那股子腥甜。


蘇塵傲慢地掃視全場,邪氣地說,“我們慕少最近火氣旺盛,脾氣不太好,打營養針這事不想太多人知曉,慕少是連白微的救命恩人,找她打針,她不會亂說,嘴巴也會很嚴。”


蘇塵這套說辭,就是輔助慕臨驍,將為什麽要讓連白微打針的緣由,說得更讓人心服口服一些。


果然,他這番話說出來後,所有人都禁不住恍然大悟,不自覺就微微點頭。


像慕臨驍這種萬眾矚目的大人物,身邊任何事都是大機密,一旦向外傳出去慕少在打針,不知道會引起外界多少猜測,會引起多少不必要的動蕩。


南宮忘狐狸眼閃了閃,重重歎息一聲,“蘇塵你嘴也太快了,你現在說出來,不是讓在座的這些人,身陷危險當中嗎?萬一他們哪個嘴巴沒把門的,把這捅出去,那這小命可就……”


所有人,包括連老爺子,都禁不住狠狠抖了抖。


怎麽就忘了這一茬!


他們現在聽到了慕少的這個秘密,不就等於腦袋上隨時懸了把劍?


嗚嗚,後悔剛才聽到那些話了。都怨連老爺子,他幹啥非要追著人家慕少問。


蘇塵點點頭,非常誠懇地認錯,“怪我,不該把內幕說出來。不過這裏人數也不多,想封口還不是小意思。”說著,像是野獸一樣癟著危險的眼睛,摸著腰間的武器,瘮人得看了一遍所有人。


我的天哪,咋覺得脖子涼涼的!


議事堂裏所有人頓時像是被野獸盯上了,全都嚇得汗毛直立,有一種小命休矣的恐怖感覺。


連老爺子也聽出來話語裏的威脅,心裏也慌成一團,臉上還算鎮定,快速說,“請慕少放心,我們在座的每個人,都不會將此事說出去,一個字都不會泄露。”


其餘族人們全都用力點著頭,眼神驚恐。


謝元浩憋了半晌,仍舊沒憋住,“可中午我明明是和連白微吃的飯,我們拿不出實證,那慕少有什麽實證嗎?”


連忘憂這一刻還是非常欣賞謝元浩的勇氣的,雖然有點傻。


其餘族人們聽到謝元浩冒出來這句話,全都哀歎著用手捂住臉。


好好活著不好嗎?幹什麽非要去碰慕少這種絕對硬茬?


蘇塵像是閃電一樣騰挪到謝元浩跟前,大家還沒看清他是什麽動作時,謝元浩已經被他鉗著脖子,提到了半空裏。


謝元浩兩條腿撲騰著,一張臉憋得發紫,兩隻手無力地揮舞著,感覺脖子要斷了,眼前發黑,這一刻,他體會到了死亡的恐懼。


蘇塵輕輕鬆鬆提著人家,跟玩兒似的,惡劣地說,“讓你說話了嗎,你屁話這麽多。”


連家人這才真正意識到了慕臨驍的可怕,一個個全都嚇得渾身發抖。


連白微也是看的歎為觀止。嘖嘖,想不到平時吊兒郎當的蘇塵,功夫這麽強,看著這小子挺瘦的啊,手勁兒竟然這麽大?看來,以後還是少惹這個中二少年的好,他武力值太恐怖。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