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7章 你求我啊
loading...

連白微給慕臨驍打電話,人家沒接,她挺沮喪的,結果這時候來了一個危重病人,走廊裏亂成一鍋粥,她也參與到急救當中,一直將病患送入搶救室,她那才算閑下來,想著再給慕臨驍打個電話試試,一打開手機嚇了一跳,慕臨驍竟然給她打過來三個電話!


我的個去!她怎麽就這麽倒黴,好容易財神爺給她回電話了,她竟然還沒聽到。抖抖索索地連忙給慕臨驍打回去,響鈴一秒鍾就被慕臨驍接通了。


“你在哪兒?”劈頭蓋臉就是慕臨驍的質問,聽那個語氣,他非常不悅。


哎,開篇不利。


“慕先生,我當然是在醫院上班啦。”


走廊盡頭,有一個男人一手藏在兜裏,鼓囊囊的,一麵快速穿過病號,向這邊走來,可以看到他緊張的臉上,帶著幾分肅殺。當他看到連白微好整以暇地在打電話時,他那才鬆了口氣,又認真觀察了一下她周邊的人,發現沒有可疑的,那才靠在牆壁上,將禁止吸煙的標示視若無物,抖著手找出來煙點燃,狠狠吸了一口。


如果這個女人有個三長兩短,聽慕少剛才電話裏的語氣,估計他脖子上的腦袋也玄了。


慕臨驍一直擰著的眉頭漸漸放鬆,汽車的速度也減緩了,“你剛才為什麽不接我電話?”還是凶巴巴的冷酷質問語氣。


“啊?哦,不好意思啊,剛才突然就來了個危重病人,周邊太亂了,所以就沒聽到。”


汽車又放緩了一些,在路邊平穩地滑行,慕臨驍略微煩躁地接著問,“那你剛才給我電話什麽事?”


“這個這個……嘿嘿嘿……”連白微猶猶豫豫的,半晌才憋出來那句話,“慕先生,我想請你吃飯!”


“……”慕臨驍吃驚得突然屏住呼吸,還差點猛然踩了刹車。


“喂喂?慕先生?慕先生!”


“在聽。”他竭力讓自己聲音放得更自然一些。


“哦哦,慕先生,我想請你吃飯,你有沒有空啊?”


“為什麽?”


“因為……因為不為什麽,也該偶爾一起吃個飯嘛,你今天中午有空嗎?”


這丫頭葫蘆裏賣的什麽藥?人都說,事出反常必有妖!她是不是在盤算什麽壞點子?


可就算知道她來者不善,他為什麽還是禁不住勾起唇角呢?


鳳眸炯炯有神,微微向上一挑,說出來的話卻仍舊冰冷傲慢,“想請我吃飯的人,多了去了, 我為什麽非要和你一起吃飯?”


連白微急得亂抓著自己頭發,絞盡腦汁,“好歹咱們還是一個屋簷下,我又吃了很多頓你家裏的美餐,回請一次也是應該的,請您給我這個機會,讓我請一次客。”


慕臨驍開的汽車已經變成了龜速,後麵已經壓了很多輛車,可當看到他那輛醒目的昂貴豪車,和連號吉祥數字車牌,就沒有一輛車敢亂摁喇叭了。


“那你求我。”他清爽的聲音如雲似霧,隱藏著絲絲輕佻。


我……連白微差點爆粗口。慕臨驍這貨就是個趁人之危的大壞蛋!


可想想身負的使命,骨氣啥的都可以不要了,“嘿嘿嘿,慕先生,求求你了,就請給我一個機會,一起吃午飯吧!”


慕臨驍隱忍著胸腔裏的笑意,淡淡地說,“看你這麽可憐的份兒上,就勉為其難地答應你吧。中午司機會載你去飯店。”


掛了電話,慕臨驍抿著的薄唇,微微彎起好看的弧度。


這才注意到,他竟然親自駕車出來了,好多年沒有自己開車了,而且急得連隨從都沒帶。自己的反常令他皺起劍眉,他自我安慰,他是唯恐解藥出了事影響給自己解毒,所以才會這麽緊張。


將汽車停在路邊,不過二十秒,蘇塵他們的車隊就趕了過來,車裏都有衛星定位的追蹤器,他們一路按圖索驥,追著來的。


蘇塵惶惶然下車,慕臨驍已經打開車門,蘇塵擔憂地將慕臨驍上下打量一番,急衝衝問,“慕少您沒事吧?”


慕臨驍施施然下車,顯然已經不想再親自開車了,用手整理一下衣服,神情自然,“沒長眼嗎,這不好好的。”


“那您怎麽突然就自己開車出來了,連個人都沒通知?”蘇塵擦著汗,都是急出來的冷汗。


慕臨驍麵不改色,“哦,突然覺得工作壓力太大,想出來兜兜風,散散心,就出來了。”


蘇塵眼珠子差點掉下來。這麽多年就沒見您工作有過壓力大的時候!還說什麽兜兜風,鬼才信!這借口也太敷衍了吧。果真如他所說,值當的就像是瘋了一樣,開著汽車在公路上狂奔。慕少,您摸著良心敢再說一遍嗎?


“慕少,那現在咱們去哪裏?”


慕臨驍一副看傻子的表情看著蘇塵,“這還用問麽?風也兜完了,當然是回公司了。你就這麽想出來玩!”


說完,慕臨驍在馬路上神情愜意地伸了個懶腰,然後冷冷瞟了一眼石化中的蘇塵,清雅地坐進了豪車後排。蘇塵像是一隻被主人冤枉偷吃了肉幹而用雞毛撣子教訓完一遍的二哈,隻剩下臉皮痙攣。


慕臨驍之前開出來的汽車已經由保鏢去開,慕臨驍照樣懶洋洋地坐在他的汽車後麵,單手撐著下巴,鷹眸隨意地看著外麵風景。一頭霧水的蘇塵則坐在副駕駛,從觀後鏡悄悄地觀察著慕少。


一想到那個女人主動請他吃飯,不期然竟然和他原本的打算不謀而合,眉眼就忍不住劃過流光。


幾輛汽車來到了慕天集團樓下,慕臨驍剛剛下車,迎麵就跑過來幾個人,保鏢們立刻用胳膊擋住了那幾個人。


“慕總!我是謝氏的謝春生啊!我有事跟慕總說!慕總,看在謝氏的麵子上,求您給我幾分鍾好不好?”


慕臨驍微微凝眉。


謝氏?謝春生?哦……謝元浩的父親啊!差點就成了連白微的準公公那位啊!


本來不打算搭理的慕臨驍忽然停下腳步,眸底帶著幾分玩味,走到謝春生一米遠,問,“謝老先生是有什麽事?”


本以為會被這位怪脾氣的冷麵富豪妥妥地忽略,沒想到人家竟然還給了他幾分薄麵,一時間,謝春生當真是激動得無以言表,整張臉都漲紅了。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