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loading...

程金蓮等得就是這句話,她的臉色放緩了許多,“武大,我嫁過來之時,主母送予我很多嫁妝,雖然不是價值連城,可是也抵得過小戶家庭五、六年生活之資,我知道你自幼家境貧寒,雖然有一技之長,可是平日裏溫飽都成問題,如今有了這些嫁妝,你可以拿去做些買賣,就當我送予你的回報。”


“這怎麽能行?”武大郎聽完急忙搖頭說道,“你一個弱女子,在主家辛勤那麽多年,才賺的恁些嫁妝,怎能贈與我,雖然我武大家境貧困,可也不是見錢眼開之人,潘娘子,以後這話不必再提。”


程金蓮心裏這才鬆了一口氣,沒想到這個武大郎容貌雖然醜陋,可還算是有一顆赤誠之心,她剛才那樣說一半是試探與他,一般也是有些真心,她想離開這裏,可是短時間內還得借住他家,那些嫁妝她剛才已經看過,都是些綾羅綢緞之類的,還有幾件成色不太好的金銀首飾,估計是平日裏是張家主母賞賜下來的,折賣下來也不值幾兩銀子,沒有錢傍身,她也沒有闖蕩這個社會的勇氣。


目前,武大家裏雖然家徒四壁,可是比起外麵來,還算好的,她可不想流落街頭,還是等她在這裏安頓幾天,了解一下這裏的風土人情和曆史,再做打算。


她和武大達成了初步協議,兩人在外麵假裝夫妻,在家裏以兄妹相稱。武大郎自作炊餅,每天早上擔出去賣,程金蓮就負責內業,幫他料理家事。


當天晚上,他們二人一個住在新房,一個去隔壁屋子裏休息,程金蓮坐在新房子裏,聞著發黴的氣息,也沒有睡意,過了大約一刻鍾,便聽到了武大綿長的呼吸聲,估計已經陷入了夢鄉之中。


真是性格憨厚單純,這麽大的事情武大居然也不放在心上,程金蓮真是有些佩服他的性格,不過老實人在這樣的環境中,不吃虧那是不可能的,也難為他獨自一人在這清河縣裏打拚。


程金蓮盤著腿坐在床上,慢慢的修複著身體裏麵的真氣,這具身體還是太弱,真氣僅能循環一個周天便累的渾身濕透了,不過她試了試自己的咒語和法術,威力雖不能和之前相比,可是也能達到五六成,這已經相當不錯了,到時候自己憑借著這些法術可以重操舊業,也算有了一項謀生的本事不是?


她又勉強運行了兩個周天,覺得自己胸中的鬱氣散去不少,才停了下來。


一雙美目仰望著前麵那黑乎乎的牆壁,程金蓮的臉上現出一絲絲懷念。


今天發生的事情太多,現在回想起來,覺得自己能夠穿到這裏絕非偶然,記得很早的時候,母親就替自己算了一卦,說在自己二十八歲的時候有一場浩劫,當時自己還笑話母親來著,誰知,真的發生了這樣的事情。


俗語說得好,是福不是禍是禍躲不過,若真像母親說的那樣,隻要不放棄,就會收獲新的人生,那麽她此刻也下定決心,無論等待她的前麵是龍潭還是虎穴,她都要闖一闖,還有那個黑衣人,她相信他會再次出現在自己的麵前,替自己解答一切疑惑的。


程金蓮向來就是個敢想敢做敢作敢當的姑娘,她決定的事情,就不會再改變的,即使一條路走到黑,那她也不會後悔,分析了自己當前的處境,她已經決定先做好一段時間的潘金蓮吧,雖然名聲不怎麽好,可是評判她的人距離這個時代還很久遠呢,再說了她不會走潘金蓮的老路,去**小叔,因為**失敗,又**西門慶,殘害武大郎,最後被武鬆一刀奪去了性命,這樣的事情不會發生在她這個潘金蓮的身上,絕對不會。


她想了很多,又迷迷糊糊的和衣而眠,不知睡了多久,就聽到外麵武大的聲音,“潘娘子,我出去了。”然後又陷入了寂靜。


程金蓮打著哈欠坐起來,看著身上皺皺巴巴的紅嫁衣,暗歎一聲,雖然穿上了嫁衣,可是自己一點都不認可這次的婚禮,如果是真正的潘金蓮,估計看到自己的新郎這個樣子,也隻能咬碎了牙往肚子裏咽了。


所以說這個社會裏的女人有什麽好的呢,男人有錢的可以三妻四妾,女人出嫁了一定要從夫,自己有一點做不好了就會被夫家休掉,看著小三小四登堂入室,真真的可憐。


再次概歎了這個時代對女人的不公後,程金蓮打定主意,不要在這裏尋覓自己的另一半,如果真的回不去的話,那就自己開開心心、逍遙自在的過一輩子也無妨。


從箱子裏翻出了一套素淨的衣裙,她非常認真的研究了穿法,腦子裏回憶著昨天看到的那些婦人的衣著,慢慢的換了上去,現在是盛夏,裙子有些繁複,不過還不算太厚,跟自己穿上道士服的感覺是一樣的,不過,就是行動有些不便而已。


程金蓮從鏡子裏也模糊的看到了自己的容貌,居然和自己的那具身體的麵容相差無幾,不過眉宇間的英氣變成了嫵媚和妖嬈,讓身為女子的自己也不禁為之心動,怪不得昨天的成親現場,她一掀簾子,引得那麽多人的驚豔,不過也就是這副容貌,成了摧毀她一生的導火線。


她走出了屋子,發現院子裏的狼藉已經收拾好了,院子有些破敗,不過收拾的還算幹淨。


打了水,洗漱了一番,她走進了正屋,桌子上蓋了兩個碗,掀開一看,是一盤素菜和兩個炊餅,估計是武大臨走時給她留下的早飯,程金蓮這時也餓了,她端起旁邊的茶壺倒了一杯茶水,咕咕咚咚的灌了下去,拿起了炊餅,啃了一口,


等刷過了碗碟,時間也不過是左右,也就是現在的十點多鍾,程金蓮在院子裏轉了幾圈後,百無卿籟,這個武大郎出去賣炊餅,估計到下午四五點鍾才能回來,她決定就趁著這些時間,將院子、屋子裏好好打掃一下。


這個破落的小院子,程金蓮記得小說中並沒有提及,隻說是武大和潘金蓮成親後,在清河縣遭遇到了地痞無賴的欺負,便搬到了陽穀縣,隻是沒想到後來會遇到武鬆。


程金蓮想了又想,決定還是先不告訴武大,自己的弟弟會在陽穀縣出現,到時候自己找到了謀生的本事,賺到了錢,就會和他分開,到那時候再和他說,意義就不同了。


首先,可以避開武鬆這個煞星,還有西門慶這一節,其次,她離開了武大兄弟倆,才覺得有了自己的新人生,不然的話,老是活在小說中潘金蓮被殺的陰影下,連呼吸都不覺得暢快。


在累的氣喘籲籲,廢了九牛二虎之力之後,這個小院子終於露出一絲潔淨來,屋子的窗子上的灰塵都被她打掃的幹幹淨淨,到時候買些窗花貼一貼,也能讓人的心情變得明朗些。


程金蓮倒完了最後一桶汙水,拿著自己做的毛巾,擦了擦額頭上的汗,坐在靠牆搭的木椅上,喘了幾口氣,錘了錘有些酸軟的腿,這具身體實在太弱了,沒事的時候一定要加強鍛煉才好,省的到捉鬼的時候因為速度不行讓自己陷入危險之中。


“小娘子,歇著呢?”一個略顯輕佻的聲音突然響起,倒讓正在思考問題的程金蓮嚇了一跳,她懊惱的轉過頭,看到一個身穿湖綠色衣袍的年輕男人,站在他們院子的門口,正要邁腿進來。


-----------------------------------


真心不會起名字,嗬嗬,雪會努力更新的!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