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鬧新房
loading...

外麵依然熱鬧喧囂,屋內的氣氛卻陷入一片死寂。


程金蓮與黑袍男人的對峙並沒有持續多久,因為新郎官已經站在了門口將要推門進來,外麵的幾個潑皮口中吆喝著,推著武大,卻是要過來鬧新房。


“看來你未來的生活將會多姿多彩的緊,女人,哈哈,好好享受吧!”男人留下一句略帶諷刺的話之後便沒了蹤跡,隨之,那股凜冽的氣息也帶走了三分之二。


程金蓮氣的跺腳,這個人如此詭異,帶著一絲熟悉,三分陌生,不過他應該認得她,不管是她還是這具身體,她都應該弄明白,自己的背後還有著什麽不可告人的秘密?


不容她多想,外麵令人煩躁的聲音已經充斥在了耳邊,程金蓮無處可撒的怒火終於找到了宣泄口,她看著外麵燃起了燈火,估計已經晚上了,他們不是要鬧洞房嗎,那就讓他們好好鬧一鬧吧!


此時的程金蓮已經將剛才的那種悲觀的情緒全部拋之腦後,也許她應該聽母親的話,好好的活著,尋找到她人生新的希望和目標,不過她可以確定,自己的希望和目標不會在這裏。


“武大,新娘子估計早已經等不及了,嘿嘿,趕快進去吧!”


“是啊,武大,你如果不行的話,兄弟我可以代勞啊,哦,哈哈哈……”


“新娘子長得那麽美,武大,你若是不能給人家‘**’的話,還是讓我們兄弟幾個……”


幾個年輕人口中一點都不避諱的談論著,武大臉上一陣青一陣白,他的雙手已經握成了拳頭,即便他的性格再憨厚老實,可是涉及到人格尊嚴上,他也是有氣性的。


正當他要發怒時,眼前突然一片漆黑,院子裏的燈火瞬間全都熄滅了。


七月裏的天氣,燥熱難耐,卻在此時一股陰寒冷冽的寒氣撲麵,直讓眾人打了個寒噤。


“怎麽回事兒啊?快快把燈點上,”幾個膽小的人急吼吼的,雖然時辰不算太晚,可是院子裏卻是烏漆麻黑一片,讓他們心裏隻覺得一陣陰森。


“哇,誰摸我呢?”一個中年婦女驚叫道,剛才驚慌間感覺到有一隻冰涼的手放在了自己的臀部,那一刻,冰寒徹骨,嚇得她跳了起來。


“武大,你搞什麽啊,你的院子裏怎麽黑漆漆的?要嚇死人嗎?”剛才那個一臉**笑的潑皮隻感覺自己的臉上陰風陣陣,隻吹到了自己的心裏,心裏的那根弦繃得緊緊的,隨時都有可能崩潰。


武大郎還奇怪呢,平常這個時候也沒到伸手不見五指的地步啊,剛才一刻,院子裏屋子裏的燈火幾乎全部熄滅,他有點擔心自己的新娘子獨自坐在屋子裏,也不知道怕不怕。


他熟悉院子裏的格局,趕緊跑到廚房,想找打火石,可是遍尋不著,急的團團轉,外麵卻接連響起慘叫聲。


“啊,鬼啊,”殺豬般的嚎叫,再加上淒厲陰森的氣氛,讓已經陷入慌亂中的眾人瞬間四散逃竄,隻聽得“稀裏嘩啦”桌子板凳碟碗瓢勺落地的聲音。


在他們的身後仿佛隱藏著無數的惡魔,讓他們再不敢回頭看,爭先恐後的往外跑,狹小的院門擠得水泄不通,不時的爆發出罵人的言語。


半刻鍾之後,院子裏隻剩下一片狼藉,最悲慘的是院門,其中的一扇門已經被踩在了地上,而另一扇門晃晃悠悠的也要犧牲掉了。


武大郎從廚房裏出來,看到的就是這幅慘景,端著隻剩下拇指肚粗的蠟燭台,悠悠的歎了口氣,他的心裏雖然疑惑,可是卻也不覺得害怕。


有道是不做虧心事,不怕鬼敲門,他這前三十年的人生中從來沒有傷害過其他人,為人更是老實憨厚,喜歡幫助弱小,所以根本就不認為世上有什麽惡鬼。


想起自己的新娘子還獨自呆在屋子裏,他也顧不上收拾地上的殘局了,拿著燭台就推開了自己的新房。


“娘子,娘子,你沒事吧?”武大郎邊喊邊走進了屋子,寂靜的空間裏,一片豔紅突然衝入自己的視線裏。


那靜靜佇立在那裏的身影是如此的震撼人心,清冷的雙眸帶著絲絲寒氣,如玉的麵容,一頭青絲輕輕的飄舞著,窈窕的身姿雖然穿著紅色的嫁衣卻也帶著一種凜然的氣勢不可侵犯。


武大心裏一個咯噔,他不明白為什麽自己的新娘子和之前見到的如此不同,之前的那個溫婉嬌羞,這個卻是清冷寒烈,一樣的容貌卻是不一樣的氣質。


“娘子,你,”老實的武大訥訥道,卻不知道該說些甚麽。


程金蓮看到眼前的男人眼中並沒有那種**邪的目光,心裏驀地鬆了一口氣,剛才自己貿然提起真氣製造了方才的一出,已經是筋疲力盡了,雖然可以抵擋住這個男人的侵犯,可是目前她還不打算和他翻臉。


“武大,你也知道我是被迫嫁給你的,你我之間並沒有感情,所以請不要強迫我,不然的話,我就是死,也不會委身與你。”她決定醜話先說在前頭,不管他心中怎麽想,她先把自己的心中的想法說給他聽,他的性格木訥,卻也不是個強人所難的人。


武大郎一愣,他沒想到她居然如此坦白,不由得臉上一白,“娘子,我知道你嫁給我,是委屈了,可是咱們現在已經成過親了,與理你已經是我的妻子了,所以我希望娘子能放寬心,我武大雖然沒有本事,可是我一定會讓娘子過上好日子的。”


不要埋怨武大的執著,麵對程金蓮的美貌,任誰可以抵擋住這樣的**?


“武大,若是你不想麵對一具屍體,你盡管試試看,”程金蓮的語氣並無多大起伏,可是神色堅決,她知道武大郎心善,必不會眼睜睜的看著自己被他逼到那種境地。


“好好好,”武大郎終究不忍心這樣一個風華正茂的女子毀在自己的手裏,他急忙揮揮手,“娘子,你,好,我答應你,不會強迫你,可是你這個樣子,我們,以後該怎麽辦?”


-----------------------------------


親,新年快樂哦!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