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一章 劫持
loading...

一陣疾風吹過來,飛沙走石,金蓮牢牢的抓住車廂的把手,眼前已經一片昏暗,絲毫看不清外麵發生了什麽事情。


鳳陽哪裏見過此種情形,她嚇得隻知道大叫,就在身子被一股強力甩出馬車的時候,被一隻手臂拉住了。


“閉嘴,想活命的話就牢牢抓住我的手。”金蓮一張嘴,就覺得灌進了滿嘴的沙子,她顧不得往外吐,一隻右手緊緊的拽住鳳陽的胳膊,腦子裏迅速翻轉著,該怎麽從馬車裏安全的出去。


鳳陽正想還嘴,可是從手臂處傳來一種安定的力量讓她奇異的平靜下來,她仿佛像是在水裏摸到救生木一樣,不敢亂動了。


外麵不時傳來金屬的撞擊聲,金蓮努力的挪到馬車前麵,一把掀起了簾子,就看到外麵混亂的場麵,侍衛們和一群黑衣人正在打鬥著,無暇顧及她們,其餘的貴人們的馬車不知所蹤,就連龍天行也不知去了何處,估計是保護皇帝去了,她們所處的位置正好在山的半中腰,一邊是懸崖一邊是峭壁,前頭的馬兒全憑著蠻力向前奔馳著。


金蓮一看,心頭大叫糟糕,不跳車是不行了,總不能讓馬帶著她們跳下懸崖吧。


“不行了,咱們跳車吧,”金蓮回頭大聲說道,待看到滿臉淚水的鳳陽時,她又拉了拉她的手臂。


“我不想死,”鳳陽平日再囂張再刁蠻,此時也隻是個十幾歲的女孩子,她兀自哽咽著,雙手緊緊的拉住金蓮的手,“我還不想死。”


馬車在猛烈的晃動著,左一下右一下的,估計是撞到了人,金蓮覺得差不多了,將鋪在馬車裏的毯子扯了起來,披在鳳陽身上,“待會兒,雙手護住你的頭部,什麽都不要想,不會有事的。”


鳳陽愣愣的望著金蓮的動作,她心裏劃過一絲奇異的感覺,眼前的這個女子看著柔弱可憐,可是,在這麽危險的境地裏,居然如此冷靜,還有自己那麽對她,她居然還要保護自己?


金蓮沒時間細想這位公主的想法,她隻是考慮著待會兒從馬車上跳下去的時候怎麽避免碰到路上的石頭,雖然這具身體確實很弱,可是以前學的本領還沒有忘記,保住這條小命應該是沒問題的,可是身後還有一尊**煩。


讓她拋下她,獨自求生,金蓮自問還沒那麽冷血,算了,就賭這一次吧,大不了就是個死。


馬兒許是跑的累了,速度居然慢了下來,金蓮一喜,時機到了,她拉住鳳陽的手,擠到馬車的前麵。


“不行了,沒時間了,”金蓮一看前麵二三十米處竟是到了急拐彎處,照著情況跑下去,最好的情況就是撞在前方的石壁上。


金蓮轉身抱住了鳳陽,“跳,”兩人在馬兒將要撞到石壁之前跳了下去。


金蓮將鳳陽的頭部包在毯子裏,然後就地翻了幾個滾,路麵上的小石頭不少,尖利的幾近劃破金蓮的衣服。


“喂,你怎麽樣?”鳳陽扯掉了頭上的毯子,看到眼前女子痛苦的神情,心裏竟升出一種愧疚感。


金蓮呲牙咧嘴的撫著自己的肩膀,估計是流血了,動一動,好像沒有傷到骨頭,那就好,她就著鳳陽的手臂,站了起來,看了一下周圍的環境。


此時天色暗暗的,也看不出什麽時辰來,金蓮看到馬車已經被撞得七零八落的,馬兒也暈死在地上,心裏不由就一陣心悸,幸好剛才跳了出來,不然的話,肯定也要碰個頭破血流的。


“這是哪裏啊?父皇他們呢?”鳳陽隻覺得身上冷颼颼的,剛才還能聽到打鬥聲,現在卻連一個人影都看不到了,也不知道她們這樣算是幸運還是不幸?


“你別急,你父皇那邊那麽多侍衛保護著呢,肯定沒事兒。”金蓮開口道,她望著凍得有些發抖的鳳陽,心裏暗歎一聲,又將地上的毯子撿了起來披在她的身上。


“如今天色已晚,氣溫下降很快,你也別嫌棄了,披著吧。”


鳳陽不知在想什麽,等她想開口的時候,金蓮已經轉過身去。她不由得緊了緊身上那髒兮兮的毯子,如今還有命在,不能奢求太多了。


聽到後麵的歎氣聲,金蓮嘴角微勾,這次還搞不定你,以後你也不會再找我麻煩了吧?


“哈哈,真是得來全不費工夫,”陰森寒冷的聲音傳來,讓兀自暢想的金蓮不由打了個突,這聲音怎麽這麽耳熟呢?


等她回過神來的時候,一個紅色的身影已經站在了自己的麵前,看著那張令人驚悚至極的臉龐,金蓮情不自禁的就想轉身逃跑,可是不等她這個想法付諸實施,自己就已經落在了他的懷抱裏。


“喂,你是誰呀,放開她!”鳳陽傻傻的望著突然出現的紅衣男子,突然開口大聲喊道。


花湛冷哼一聲,右手挽了個蘭花指,金蓮不怕死的緊緊的抱住他的手臂,堅定的望著他,“放她走,我就會乖乖的,不然的話,拚了我這條命,我也不會讓你得逞。”


“嗬嗬,你竟如此大膽,還敢威脅我。”花湛像是聽到極好笑的笑話似的,白色的臉上捩氣更重,他右手突然放在金蓮的脖頸上,慢慢的用力,待看到女子越來越蒼白的臉色之時,臉上終於露出一絲笑意。


“放,她,走。”金蓮感覺到自己的生命隨時都有可能消逝掉,此時也顧不得什麽了,她知道他的目的在於自己,沒必要讓那個嬌滴滴的公主的命也搭上。


花湛緊緊的盯著金蓮的眼睛,片刻之後他右手從脖頸處落在她的肩膀上,也不多說什麽,竟直接帶著她飛了起來。


“喂,喂,回來,”鳳陽跑向金蓮他們,卻隻能看著他們從自己的頭頂掠過,一時之間,驚懼襲滿全身,鳳陽無助的大叫起來。


金蓮耳邊聽到鳳陽淒厲的叫喊聲,不由閉上了眼睛,希望她運氣好些,侍衛能夠早點找到她,也不枉自己剛才為了她差點惹怒了眼前這個變態。


“你帶我去哪裏?”金蓮被他緊緊的箍在懷裏,抬眼間便是他那張雪白的臉,上次差點死在他的手裏,至今心有餘悸,沒想到這次又落在他的手上。


“你最終的歸棲之地,”花湛低頭專注的看著金蓮,那雙血紅色的眸子帶著無盡的寒意,“這次即便他在,也無法救你了,哈哈哈哈。”


聽著他狂妄的笑聲,金蓮心裏越發冷了起來,難道這次真的是在劫難逃了嗎?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