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九章 奉命出行
loading...

龍天行的右手緊緊的抓著鞭子,目光冷酷的望著鳳陽,周身散發出的狂狷肆意的氣勢令許皇後暗暗心驚。


“大膽,龍天行,你敢以下犯上?”鳳陽麵對著如此依然發怒的龍天行雖然心有餘悸,可是,她更在乎的是這個男人竟然為了身後的那個女人來阻止她。


“她是我的救命恩人,請公主莫要傷害她,否則的話,莫怪我翻臉無情。”龍天行冷冷的說道。


“你,”鳳陽氣急,使勁全力想掙脫他的桎梏,龍天行見狀,便撤了力量,鳳陽被慣性摔在了地上。


望著狼狽不堪的女兒,許皇後眼中閃過一絲怒意,“還不快把公主扶起來。”


“母後,我要殺了她,”鳳陽隻覺得十幾年來從未像現在如此丟臉過,她甩開侍女的手,從地上爬將起來,氣勢洶洶的指著潘金蓮,“龍天行,你不要不識好歹,我這就讓母後下旨,處死那個女人,看你能把我怎麽樣?”


“皇上駕到,”就在眾人因為鳳陽這一句話集體變得鴉雀無聲的時候,皇上來了。


“怎麽了,這是,天行,哪位是你的救命恩人啊?讓她過來,”徽宗撫著自己的小胡子笑眯眯的坐在了正位上。


許皇後和李貴妃急忙站了起來行禮,下麵的眾夫人回過神來也連忙跪了下來,一時間大殿上呼呼啦啦的,好不熱鬧。


“父皇,你要為鳳陽做主,”鳳陽一看自己的父皇來了,臉上劃過一絲喜色,這次定要那個女人好看。


“啟稟皇上,潘姑娘第一次進宮,難免有禮數不周的地方,請容微臣帶她向皇上謝罪。”


“沒事兒,沒事兒,”徽宗心情很好的樣子,他擺擺手,招呼著龍天行,讓他把潘金蓮帶到前麵來。


金蓮抬起頭,望了一眼坐在上頭的皇帝,心裏倒不覺得怎麽害怕,隻是她很好奇皇上怎麽對龍天行如此尊崇。


龍天行回過頭來,黑眸中滿是她的影像,他臉上的擔憂和寬慰讓金蓮很是心安,她對著他點點頭,然後便輕移蓮步走到了前麵。


“民女潘金蓮參見皇上,皇上萬歲萬歲萬萬歲。”


徽宗的眸中閃過一絲驚豔,“你就是潘金蓮?”


“民女正是,”金蓮不敢抬頭,卻明顯感覺到徽宗對她的好奇,心裏打著突,這個皇帝在曆史上也是極好色的,這次不會看上了自己吧,要是那樣的話,可就糟了,她可不想進宮。


正在她胡思亂想之時,皇上的聲音再次響起,“聽說你救了龍愛卿,那你就是我大宋的功臣,說吧,你想要什麽,朕一定賞賜與你。”


鳳陽一看,臉上寫滿了不高興,她正想開口,卻被皇後身邊的女官拉住了手臂,抬頭一看,就看到母後暗含警告的眼神。盡管內心再不情願,也知道母後已經怒了,在父皇麵前,她可不敢向剛才那樣造次。


“皇上言重了,”金蓮低頭道,“能夠救龍大人是民女的榮幸,民女不敢奢求什麽。”


“你可成過親?”


“啊,”金蓮猛然抬頭,便看到徽宗一臉好奇的樣子,他的身材有些發福,麵容仿佛剛出籠的饅頭似的,白白淨淨的,若不是那撇小胡子,看著真的很慈祥的樣子。金蓮微微有些吃驚,這個皇帝怎麽和想象中的不太一樣?


“民女已經成親,隻不過,在成親當日,夫君感念民女身世可憐,並沒有強迫與我,便與民女兄妹相稱,並以兄妹之禮相待。所以,民女也不知自己算不算成親了。”金蓮輕聲說道,她想起了遠在陽穀縣的武大、紅蓮他們,也不知道自己什麽時候才能回去和他們見麵,從自己去西門府到現在,已經兩個月餘了,也不知道他們如今怎麽樣了。


“哦,”徽宗眸中閃過一絲驚訝,卻又笑道,“你那夫君是不是自知配不上你,所以才與你兄妹相稱?”


下麵的眾人心思各異,尤其是鳳陽,聽到潘金蓮說自己已經成過親了,她冷哼一聲,眼中倒溢滿了喜悅,可是一會兒工夫又聽到金蓮說和自己的夫君沒有成夫妻反倒成了兄妹,這下臉上譏誚之色更重,她偷偷的看著龍天行,發現他臉上無悲無喜,仿佛聽不到潘金蓮在說什麽。


鳳陽一時搞不清楚龍天行到底對這個潘金蓮是何心思了,她想想方才,自己是不是太過魯莽了,萬一龍天行對潘金蓮根本毫無感情,隻是顧慮著她是他的救命恩人才出手阻止的,那她方才的行為豈不是又破壞了龍天行對自己的好印象?


她臉上忽青忽紅的,像開啟了染色坊似的,直到自己的手臂被人拉著,才聽到父皇喊她的聲音。


“鳳陽,你剛才怎麽了,讓我給你做主什麽?”


鳳陽如夢初醒似的望著徽宗,“沒,沒什麽,父皇,鳳陽想著待會兒您要去丹霞山,我也想去,父皇也帶我去好不好?”


“鳳陽,”許皇後趕緊出聲製止,“你父皇出去辦正事,你不要添亂,和母後一起在宮裏等著。”


“不嘛,我就要去。”鳳陽覷了一眼龍天行,回頭目光堅定的望著徽宗,“父皇,你讓龍天行護著我,不會有事的。”


徽宗哈哈大笑,打趣著望著龍天行,“天行啊,朕這女兒就交給你了,你就好好帶著她隨朕一起去丹霞山吧,哦,對了,還可以把這位金蓮姑娘帶上一起去湊湊熱鬧。”


龍天行滿臉的不情願,卻也無可奈何,“是,皇上。”


到了巳時,一眾人等浩浩蕩蕩的從皇宮裏出發,往丹霞山趕去。


金蓮被安排在一輛豪華的馬車上,當然是和鳳陽公主一起的,她以為這個刁蠻公主肯定又是一路上為難自己,可誰知,自從自己上了馬車,這個公主居然看都不看自己一眼,金蓮覺得自己還真是小瞧了這位鳳陽公主。


一路上,聽到外麵聚集了好多的百姓,他們在沿途觀看著這群貴人們,不過外圍有侍衛們擋著,他們也不敢靠的太近。


金蓮對祭祀什麽的一點興趣都沒有,也不明白為何徽宗要讓她過來。


對那位皇帝,她不知怎的竟有一種親切感,說親切感似乎很詭異,可是她卻千真萬確的感覺到,這個徽宗似乎好像認識自己,不是因為自己是龍天行的救命恩人,而是因為自己是潘金蓮,這個認知讓她懷疑這個皇帝難道也是穿來的?


如果是這樣的話,那就太好笑了,金蓮忍不住嘴角上揚,以後如果有機會的話,一定要去證實一下。


“你笑什麽呢?”


金蓮抬頭便看到鳳陽嫌惡的眼神盯著自己,心裏暗暗腹誹,這個公主,又要發什麽瘋?


“民女隻是想到自己能和尊貴的公主殿下一起坐馬車,就覺得無比的榮幸,以後回了家鄉,也可以和姐妹們好好炫耀一下。”金蓮就不相信自己搞不定這個刁蠻公主。


“切,少在那拍我的馬屁,”鳳陽譏笑道,“若不是父皇的命令,你以為我想讓你待在這裏?”


金蓮低頭不語,鳳陽冷哼一聲,便扭頭掀起了簾子,看到前麵龍天行的身影,眼中情意綿綿,不知所思何方。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