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五章 京城(漏一章)
loading...

離京城不遠的丹霞山,一片緋色,漫天的雪花悄然落下,那串串麗色的枝頭上蓋上淡淡雪白,紅的更加靚麗,白的更加純淨,讓人望去,隻想把眼前的美景長久的留住。


十月二十七,一場初雪悄然而至,再過幾天便是國誕,丹霞山上負責為國誕布置祭壇的禁軍隻好冒著風雪進行施工。


到了晚間,雪越下越大,他們不得已停了下來,隻派了幾個人在這裏看守,其他的侍衛全部回去複命了。


“娘老子的,這天兒可真冷,”一個長得粗壯的黑臉侍衛甕聲甕氣的同旁邊的搭檔說著話,心裏不由的妒忌著那些已經回去的同伴。


“是啊,也不知道今年是咋回事兒,怎麽一入冬就下雪了呢?”旁邊的侍衛個子小小的,聲音也有些女裏女氣,他一說話,大個子侍衛就不停的瞅著他。


“我說,韓娃子,你家裏到底有沒有姐兒?”


“沒有,就是沒有,你怎麽一直問這個問題?”小個子侍衛惱了,拿著自己的武器向後麵的灌木叢走去。


“沒有就沒有唄,”黑大個嘿嘿的笑道,“你幹嘛去?”


“撒尿。”


暗夜下,幾個黑色的人影從祭壇下麵悄然閃了過去。這邊的侍衛竟無一發現。


“黑風大人,上麵就是祭壇。”


“我看到了,你們記得注意隱藏行蹤,別讓那些兔崽子發現了,事情辦好後,到下麵的半山腰處集合。”


“是,大人。”


壓低了的聲音被簌簌的落雪聲覆蓋,在這森然的靜夜裏,一切暗潮洶湧都隱藏在這場突如其來的大雪下麵,悄無聲息。


龍天行終於醒了,此時的他已經到了京城的禦都使府裏。


“大人,您終於醒了,”黑風站在他的麵前,看著龍天行略顯蒼白的容顏,心裏的那塊大石頭終於落了地,天知道,當他得到金蓮的消息時,急的恨不得馬上到冀州城,將他家主子給接回來。


龍天行環視了一圈,沒有看到那個身影,眸中一暗,“我是怎麽回來的?”


黑風見龍天行想要坐起來,急忙上前扶住了他,“是榮虎長老把您接過來的,金蓮姑娘同您一起,不過她看著有些不好,現在還在休息。”


“她怎麽樣了?”龍天行有些焦急的問道,他想起自己昏迷的那一刹那,那女人眼裏毋庸置疑的擔憂和恐懼,竟讓他舍不得丟下她,可是那隻神獸實在太厲害了,饒是他已做足了心裏準備,見識到它們真正的實力之後也是大吃一驚,他有預感自己會受傷,可是沒想到居然這麽嚴重。


白虎那一擊幾乎將他的心脈震碎,所以他在昏迷的那一刹那竟感到前所未有的恐懼,因為,他一倒下,就隻剩下她自己來麵對那些危險了。


有可能正是因為他放不下,所以在他昏迷的這段時間裏,能夠模模糊糊的感覺到身邊的情景,他知道女人將他救了出來,而且一路上悉心照顧,可能意識到他們脫離了危險,所以他才放心的陷入了深度昏迷當中。


後來的事情他就不知道了,如今自己已經回到了京城,想必這一路上她吃不少的苦吧。


龍天行執意要去看金蓮,黑風無法,隻好扶著他去了隔壁的房間,當看到臉色比他還憔悴的女人在那裏沉沉的睡著時,龍天行冷硬的心房驀然塌陷了一塊兒,那種似疼非疼的感覺,伴隨著心酸又帶有一絲絲甜蜜的複雜情緒竟讓他一時怔楞住了。


“大人放心,榮虎長老已經給她看過了,說是因為過度勞累,耗費了心神,隻需要多休息上幾日便可。”黑風眼見得自家主子神色有些不對,急忙插口說道。


龍天行微微點了點頭,“扶我去書房吧,把榮長老叫來,我有話要說。”


“大人,您的身體還未康複,要不明日再議吧。”


“我已無礙,況且,咱們也沒有多少時日可以等了。”龍天行神色肅穆,語氣堅決,黑風隻好扶著他去了書房。


金蓮這一覺足足睡了兩天兩夜,到了國誕前三天,她終於醒來了。


睜開眼那一刻,她還以為自己又穿了,不過,聽到外麵熟悉的聲音,她才記起,現在的她已經到了京城,這裏是龍天行在京城的府邸,想起前段擔驚受怕的日子,真是讓她疲憊不堪,所以,一看到榮虎的身影,她就知道自己安全了。


一個時辰之後,金蓮神清氣爽的坐在屋子裏吃飯,身邊有一個清秀的小姑娘非常周到的布菜,讓金蓮感到很不好意思,不過自己也確實餓了,隻好委屈這位名叫子冉的小丫頭了。


得知自己睡了兩天兩夜,金蓮還真是嚇了一跳,不過,自己醒來後,覺得身上好像充滿了力量似的,所以,她也不去介意這麽多了。


當從丫鬟口中得知龍天行進宮去了的消息時,金蓮的心裏還是擔憂了一陣。她知道龍天行受的傷不輕,所以才昏迷了那麽長時間,在她終於能夠聯係上禦都使的人時,她那擔憂的有些恐懼的心才得到緩解幾分。


後來,在冀州城再次遇險卻得到榮虎等人的搭救,她才知道那位其貌不揚的趕車大叔擁有著深不可測的武功,就是在那時,她也有些懷疑龍天行的真正身份。


作為朝廷的人,他手下的能人異士居然如此厲害,而且,他們的行為似乎很隨意,不像受製於朝廷的。所以,她就想龍天行是不是一個江湖上的門派的統領,之所以進朝做官,是因為他有著其他的目的。


她越想心裏就覺得越亂,其實她很討厭這些麻煩纏身的朝廷中人或者江湖中人,可沒想到自己接觸到的居然還是雙重身份的人,難道自己就是個麻煩體質。


想想這個朝代,再想想自己的身份,金蓮真心感到無語,一開始以為自己穿到了小說裏,可是看著周圍的人和環境,似乎和小說裏描寫的差了太多。不說武大,就說西門慶,簡直和小說裏描寫的那個色胚完全是兩個人好不,還有這潘金蓮招惹到的龍天行,小說裏根本沒這號人物,也不知道是從哪裏冒出來的,自己本來還想仗著未卜先知的優勢繼續得過且過下去,可是自從來到這裏,碰到的一樁樁一件件事情,讓自己越來越感到迷茫了。


最大的麻煩就是自己體內的龍焱,她覺得這次來京城好像等於羊入了虎口,可是她也無法逃離這裏。因為她不知道離開了龍天行的保護,自己還能不能保得住這條小命,那些隱藏在暗處的勢力,她是一無所知,而且她也想搞清楚這些人如此拚命的想要得到龍焱到底是為了什麽。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